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 區域特色
再訪綏中縣永安鄉西溝村 薊鎮長城當年護家園如今富鄉親
2019年09月23日 10:33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郭 平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記者 郭 平

  核心 提示

  綏中縣永安鄉西溝村2014年進入第三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村落隔著山嶺與河北省為鄰,因而也處于古遼東與中原地區的交界處,村落旁的明長城修筑得高大、堅實,為明代薊鎮長城的一部分,長城上的空心敵臺為抗倭英雄戚繼光的又一軍事杰作。時隔4年,記者再訪西溝村,留下最深的印象則是村民觀念轉變后帶來的巨大變化。

  村志

  CUNZHI

  綏中縣永安鄉西溝村

  距離綏中縣城80多公里,現有7個自然屯,328戶人家,848口人。

  考古調查發現,早在隋唐時期,當地便有人居住生活。明隆慶五年(1571年),戚繼光被調到今遼寧、河北、北京一帶整頓邊務,擔任薊鎮總兵,修繕破損的長城,同時抽調義烏兵加強守衛,這是西溝村可查記事中最早的居民。

  清軍入關后,當年戍守將士的后代逐漸從長城內的山嶺中遷出,沿當地石河兩岸的宜居之地擇址建屋。

  2014年,西溝村被選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

  戚繼光重塑長城

  薊鎮是明代鎮守北部邊陲的“九邊”之一。據史料記載,在薊鎮轄區,從明太祖朱元璋時期就開始修建長城。當然明朝初期修建的長城并不是后來人們看到的樣子,修建質量并不高,而且隨修隨壞。

  到了明后期,由于國力的衰退,北方游牧民族日益強大,明統治者為了防備來自北方的侵擾才開始加大長城的修建規模,這個時期薊鎮迎來一位著名將領,這就是抗倭名將戚繼光,長城的整體形象也因為他的到來發生了根本性變化。

  《明史·戚繼光傳》中有,明隆慶五年(1571年),繼光巡行塞上,議建敵臺。略言:“薊鎮邊垣,延袤二千里,一瑕則百堅皆瑕。比來歲修歲圮,徒費無益。請跨墻為臺,睥睨四達。臺高五丈,虛中為三層,臺宿百人,鎧仗糗糧具備。令戍卒畫地受工,先建千二百座”。戚繼光針對長城屢修屢壞的狀況,提出修建空心敵臺的建議。

  當年的薊鎮總督譚綸在奏疏中詳細描述了戚繼光空心敵臺的設計方案:“將寒垣稍為加厚,二面皆設垛口,計七八十垛之間,下設小門曲突而上。而又于緩者計百步,沖者五十步或三十步即筑一墩,如民間看家樓,高可一倍,高三丈,四方共廣十二丈,上可容五十人。”

  從這段記述中可以看出,戚繼光的設計也不是拍腦門想出來的,而是借鑒了民間看家樓的樣式。

  當年的規劃方案“每歲可造千座,每座費五十金”。就是以明代計價標準,每座敵臺耗資白銀五十兩。

  同時在隆慶末年到萬歷初年,譚綸、劉應節與戚繼光又提出了改造舊墻,修建包磚新墻的建議,《四鎮三關志》載:萬歷六年(1578年)“新墻廣高于舊墻,皆以三合土筑心,表里包磚,表里垛口,純用灰漿,足與邊腹磚城比堅并久,內應增臺者即增之,外應削偏坡者即鏟削之。”

  修建空心敵臺,將長城內外包磚,這項改造工程最終達到的效果就是長城與內地的城池同樣堅固。

  在戚繼光擔任薊鎮總兵的16年中,薊鎮長城的改造建設達到了高潮,共修建空心敵臺1400多座,青磚包砌的長城蜿蜒曲折地穿行于崇山峻嶺之間,后世人眼中巍峨的萬里長城由此開始屹立在中華大地之上。

  村里人均收入翻了番

  城里人到了山村,最喜歡什么?

  綏中縣永安鄉西溝村的農民經過這幾年跟城里人打交道之后,已經基本摸出個大概來。

  金秋時節,記者時隔4年再次走進西溝村。村頭,遇到兩位挎著筐的大嫂,問她們干什么去,她們說:“去采蘑菇,現在正是時候。”

  轉過幾道彎,進到山谷里,遇到一個騎摩托車的漢子,臉膛曬得黑紅黑紅的,一臉的興奮,他的胸前掛著一個籃子,里面也是剛剛采下來的蘑菇,裝得滿滿的,這是他一個上午的勞動所獲。

  西溝村是我省第一批進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根據有關保護規劃,有關部門對村子的基礎設施和一些危舊房屋進行了改造和修繕,對外交通、村容村貌整體上有了比較明顯的改觀。

  說到村子的變化,村黨支部書記葉德紅微笑著一擺手:“那可大了去了,今年人均收入得在8000元左右吧,和之前比是翻了番的。”

  西溝村位于燕山余脈的溝谷間,地少山多,過去這里的人們生活比較貧困。山里雖然有蘑菇、榛子等土特產,但是因為不具備生產規模,所以銷售起來十分困難。

  隨著西溝村知名度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城里人到這里觀光旅游,老百姓過去采來自己吃的蘑菇、榛子現在一點兒也不愁賣。

  與城里人經常打交道,西溝村人的生活觀念也發生了較大的變化,村子里現在基本看不到閑人,年齡65歲以下的,都在外面打份工。

  葉德紅說:“大家都知道現在到處在用人,誰都不想閑著,都找份活兒干。”新的生活觀念的注入,勝過磨破嘴皮子的說教,過去那種再窮也要守著一畝三分地過日子的頑固想法已經不知不覺地在這片鄉村里消失了。

  當然,觀念轉變帶來的影響遠不止于此,葉德紅帶一行人參觀了西溝村遠近聞名的“農家樂”,這是頭腦靈活、有一定經營管理能力的農戶創辦的集餐飲、住宿、導游服務為一體的旅游服務設施。

  在彩霞農家樂,原來的普通農家院里蓋起了新式樓房,院子辟出一半左右的空間蓋上了餐廳。

  聽說有客人來,主人王彩霞邊擦著手邊從勺子與鍋碰擊的翻炒聲中走出來。她帶領記者參觀了自己“農家樂”里的客房。這里不僅有按賓館客房設計的有獨立衛浴設施的標準間,還根據鄉村的特點,保留了火炕。她說:“現在還不明顯,天氣冷了以后,火炕房特別受歡迎。”

  王彩霞把遠方的客人分成兩種類型,一種是穿越游,這樣的客人來了喜歡登山觀景,時間安排得比較緊湊,往往還有其他游覽計劃。另一種是攝影游,專門來這里拍長城,有的一住就是十天半個月,甚至跟她還成了好朋友。

  前些天,專門有一撥攝影愛好者相約來拍云海,其中本溪的一位朋友中途有事提前走了,結果第二天一早,云海出現了。她翻動手機中別人傳給她的照片說:“本溪的朋友看了后悔死了,說定了安排時間還來。”

  據介紹,現在西溝村的農家樂在周末和節假日特別火,如果不預約,基本沒有現房。葉德紅說:“我們的長城游比海邊的旅游周期要長,這種狀況能一直持續到十一月中旬。”

  談起收入,王彩霞樂了,說:“現在一年收入十來萬元吧,比種地強多了。”

  明代義烏兵守長城

  “你們家先祖有遠見,當年修長城是為了保護家園,后來長城留了下來,成了風景,又讓子孫后代靠旅游開發過上好日子。”這是一位傳統村落保護專家跟葉德紅說的帶點玩笑的話,卻道出了西溝村同長城悠久的歷史淵源。

  能夠讓綏中縣永安鄉西溝村名聲迅速傳揚開來,傳統村落還算不上主要原因,最根本的原因還在于這里守著一段在我省擁有獨特地位的薊鎮長城。

  車行在山間公路上,看著車前迎面而來的長城敵臺,葉德紅說:“在我們這里,長城的各個敵臺都有名字,前方路左邊的叫葉家樓,它對面那個,叫曹家樓。”

  如果登上附近的高山頂上,可以看到在連綿起伏的峰谷之間,在連續不斷的長城沿線,一座座保持了明代基本樣貌,甚至上面當年戍卒值守的小房子的形狀還清晰可辨的敵臺排成一個威武的陣列,葉德紅指點那些敵臺,告訴你那里還有陳家樓、孫家樓、駱家樓、吳家樓、王家樓……

  其中有一座敵臺稱媳婦樓,它還流傳著一個可歌可泣的戍邊故事。

  當年守衛明長城的將士中,有一部分來自浙江義烏。其中一位將士的妻子奔波了幾千里來到邊關尋夫。找到丈夫后沒多久,有敵兵來犯,一場廝殺之后,來犯之敵被打跑了,可是那位將士卻在戰斗中不幸犧牲。

  這位將士的妻子看到守邊將士的艱苦生活后,決心不回家鄉,要同丈夫的戰友們一起守長城。她的決定打動了守邊將領,于是將她丈夫生前戰斗過的敵臺騰出來讓她居住,這座敵臺后來就被人稱作媳婦樓。

  葉德紅引領一行人登上葉家樓。這是一座分成上下兩層的空心敵臺,入口是一個拱形門洞,門邊根據門的大小鑲著兩塊長條石和一塊修成圓拱形狀的石頭,石頭的表面,當初的建設者還雕刻上了精美的紋飾,為這座防御工事加入了生活氣息和審美情趣。

  敵臺下面一層呈“回”字形布局,外間一周是完全用青磚砌起來的回廊,回廊的四面都有窗口或者叫瞭望口。

  在一個瞭望口前,葉德紅指著一根橫木說:“這是西溝一帶長城敵臺里僅存的一根橫木了。”他指給記者看瞭望口下邊及四周留下的孔洞說:“這些敵臺過去都是有門和窗的,能夠住上幾十人。”

  下層的中間是一處較寬敞的廳室,四個方向都有通道,廳室舉架比較高,墻壁上過人高的位置上有對稱的柱孔,推測那里有過頂棚式的裝置,搭起的空間可以存放物品。

  敵臺南北兩側都有通向上一層的磚砌臺階。登到敵臺頂上,視野變得非常開闊,從敵臺頂的垛口,可以看到對面的曹家樓敵臺,延展的長城墻體和遠處溝谷間的村落。記者注意到,敵臺靠山一側的垛口上,當年的建設者修建了向上和向下兩種箭孔,這樣既可以迎擊山下的敵軍,還可以支援山上長城的守軍。

  這座敵臺上的值房僅剩下矮矮的一段殘墻。葉德紅說:“早些年這些墻還有一人高。近年來,墻磚被一些不法游客偷偷拆走了。”

  隨著生活條件改善,因為有著明代征調義烏兵前來守長城的傳說,西溝村的人們也嘗試著根據傳說踏上尋根之旅。

  葉德紅說:“原來的傳說經過多少年了,人們并不當真。”后來情況發生了變化。前兩年,葉德紅的一個侄女到了義烏,在那里還真查到了義烏葉家家譜。在那本家譜上,他們找到了西溝村葉家的先祖葉守義的名字。也是那一次查家譜,修正了傳說中葉守義帶著四個兒子前來守邊的傳說,家譜記述當年葉守義不是帶了四個兒子,而是一個兒子、三個侄子。

  從先祖葉守義算下來,這些義烏兵的后人到葉德紅這一輩已經傳承了14代。

  立根臺屯有 悠久歷史

  西溝村村委會設在一個名叫立根臺的小屯子里。村委會對面是個獨立院落,有對鋼筋焊接的大鐵門,上面焊有“發展經濟,保障供給”8個大字。葉德紅說:“這里是供銷合作社,還保留著當年的樣子。”

  進到屋里,記者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三四十年前:沿北墻排著一長列玻璃柜臺,柜臺里的格架上陳列著各種小商品,北墻上方掛著大字標語,長時間經受煙火,已經發黃、變暗,鼻子里沖進來那股香皂中混合著醬油、醋的復雜而熟悉的味道,那種用一角錢可以換回11塊什錦糖的記憶抑制不住地涌了出來。

  從供銷合作社出門右轉進入立根臺屯的主街,兩側有兩三座嶄新的青磚灰瓦門樓,這是根據保護規劃方案修繕的,顏色雖然新,樣式卻是傳統的。

  推門進院,是一戶扶貧重點戶,在那次改造前,他們住的老房子椽子朽爛,雨天四處漏雨。新房子雖然仍是青磚灰瓦的樣式,但是借鑒了農村新居的建筑特點,房基比平地高出半米多,房子采光更為充足。

  農村的老房子能不能住出現代感是傳統村落保護的熱門話題。西溝村在這個方面已經進行了較好的嘗試。

  這戶傳統樣式的房子三間一戶,中間開門,進門是灶間,墻面貼瓷磚,不見煙火氣,非常干凈。直接推開灶間北門,那里才是廚房,采用的是燃氣爐具。

  灶間兩側是臥室,進入左手一間,一位老者和一個女孩帶個寶寶在炕上看電視。屋子四角規整,四壁是平整的白灰墻,窗明幾凈,光線充足,全然不見過去老屋那種灰暗陳舊的感覺。

  沿村里的主街繼續前行,兩側是石墻院落,走過幾戶后便是幾座年代久遠的大門樓,第一戶大門板上有一個破洞,這是抗日戰爭時期留下的。

  當年黨領導的抗日武裝趕跑了日偽武裝,將原來的日偽村公所改造成人民政府的辦公場所。有一天,日本鬼子的飛機來轟炸,一連往這個院子里投了好幾枚炸彈,大門的破洞就是那一次留下的。記者注意到這戶人家的大門上有著四個圓形的“門簪”,便詢問這戶人家的過去。

  葉德紅說:“像這樣的大瓦房過去不是普通人家能蓋得起的,大多數人家住的還是那種囤頂房。”

  一路看下去,這戶朝南人家的對面,同樣是一戶有著四個“門簪”的大門樓,如今大院已經被隔成了南北兩戶人家。繼續前行,村街的北邊又是一戶門面朝南的有著四個“門簪”的大院。

  從立根臺屯的布局看,當年這三家大戶正好占住了小屯子的中央。

  一行人很快到了村西頭,葉德紅在一個大石臼前停下來。他說:“這個石臼經專家看過,是唐代的物件。”

  村里人早就知道有這么個石臼,有人想把它改造一下,用鐵釬敲打了很久,無奈石頭太硬,最后只好放棄,后來石臼被人們挪去砌了墻。還是在那次傳統村落改造時被專家看到,才清理出來。

  這件石器證明,早在1000多年前,便有人在立根臺這個地方居住。 (本版照片除署名外,由本報記者郭平攝)

  記者手記

  SHOUJI

  西溝村有好看的明長城,人們習慣稱那里的明長城為“野長城”。

  翻看漢語詞典,野字詞條下面有六條解釋:其一,野外;其二,界限;其三,指不當政的地位;其四,不是人工飼養的或栽培的;其五,蠻橫不講理,粗魯沒禮貌的;其六,不受約束的。

  西溝村的薊鎮長城是400多年前留下來的世界文化遺產,人們在其前面加上個野字,采用的是野外的意思。

  那么,剩下的幾個意思當中,無論選擇哪一種解釋,其實都是在從不同側面告訴我們,那里的明長城仍然還處于缺少看護的狀態。

  人們稱那里的長城為野長城,可能想讓更多的人到那里無拘無束,甚至無禮地去賞玩長城,但這一提法也給我們提了醒兒,我們寶貴的、絕美的長城應該可以不再“野”。

作者簡介

姓名:郭 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