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 區域特色
明末三方勢力曾在綏中縣李家堡鄉角逐
2019年10月09日 14:43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郭平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綏中縣李家堡鄉新堡子村緊挨九門口長城

  明末三方勢力曾在此地角逐

  記者 郭平

  核心提示

  站在綏中縣李家堡鄉新堡子村村頭,一抬頭便可以看到西邊的九門口長城。由西向東流入渤海的九江河,由北向南綿延起伏的燕山,天然的地貌將一個“關”字具體而形象地呈現出來。新堡子村有很多村民是明代戍邊將士的后人,他們繼續傳誦著這里發生過的那些驚天動地的歷史事件。

  村志

  CUNZHI

  綏中縣李家堡鄉新堡子村

  距離綏中縣城70余公里,包括新堡子大莊、炮嘴子屯、王家峪屯、新臺子屯4個自然屯。現有居民508戶,共1751口人。村落原叫鎮勇臺,因明長城的修建而逐漸形成。

  在清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遼寧省設置綏中縣時,這里隸屬河北省臨榆縣第五區管轄。1933年,劃為遼寧省綏中縣管轄。

  2012年至今,劃為遼寧東戴河新區李家堡鄉,歸綏中縣管理。村中旅游資源豐富。

  山海關大戰的前一天發生了啥

  在史料當中,“一片石”三個字的出現與戰爭有關,而幾次規模較大的戰爭都是發生在明朝嘉靖年間。

  《明實錄》記載,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虜酋打來孫擁眾十萬屯青城,分遣精騎犯一片石、三道關等處,總兵歐陽安率兵拒卻之……知我兵有備,乃遁”。

  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虜酋都把兒辛愛等擁眾數萬人……入寇一片石等關”,參將佟登、游擊胡堯勛等“帥兵御卻之,出關追至芝麻灣而還”。

  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東虜土蠻黑石炭等糾眾萬余犯薊東一片石、黃土嶺,參將白文智據墻御之,虜晝夜急攻不克,總兵胡鍞、巡撫溫景葵督游擊董一元等兵至,協力拒守,賊知我有備,復轉攻山海關,不克乃遁”。

  當然,包括一片石關在內的整個山海關一帶,歷史上發生的對后世影響最大的戰爭便是山海關大戰。這場由明朝末年最強大的三支軍隊參與的決戰,以農民起義軍的潰敗,清軍入主中原而告終。參戰雙方在戰爭前后的各種表現直到今天還在引發思考和研討,既令人扼腕嘆惜,又時時讓人警醒。

  從史料記載看,明末的山海關大戰中,一片石關并不是主戰場。

  《明史·李自成傳》中有:“執吳襄于軍,東攻山海關,以別將從一片石越關外。”從中可以看出,當時的大順兵馬已經占領了一片石,并且出擊關外,其意圖是對山海關形成兩面夾擊的態勢。

  對這一出兵結果,《明史》并沒有記述。但是在《清實錄》中,記者找到了接下來發生的事件:清攝政王多爾袞軍“踰寧遠,次于沙河地方。戊寅,師距山海關十里外。吳三桂哨騎來報,賊已出邊立營。攝政和碩睿親王遂命諸王等各率精兵逆擊。遇賊唐通馬兵數百人,我前鋒兵擊敗之,生擒二人還。”

  清順治元年(1644年)農歷四月二十一,山海關大決戰的前一天,大順軍由唐通帶領的數百軍隊出一片石關不久,便被多爾袞軍的前鋒輕松擊敗。

  唐通原為明朝總兵,居庸關戰敗后投降,山海關大戰后又投降了清軍。在《清史列傳》中,唐通被列入《貳臣傳》,清康熙皇帝曾這樣評價:“唐通原系前明總兵官,不能出力,反降順流賊。后雖投誠本朝,未著功績。”

  老屋朝向敵人進犯方向

  綏中縣李家堡鄉新堡子村村委會主任石強是一個年僅26歲的青年。他告訴記者,新臺子屯名字的由來,跟九門口長城有直接關系。

  明代統治者決定修長城,開工時,戍邊的將領召開全員大會,他們臨時修了一個土臺子,將官站在那里做了開工動員講話。九門口一帶長城完工后,土臺子坍塌,戍邊將士們又修了一個石砌的臺子,這就是后來人們傳說的點將臺。于是,將官站在石砌的臺子上進行竣工總結。

  后來,住在這里的人們就把這個石頭砌的臺子叫新臺子,用來同那個舊的土臺子相區別。

  初入村巷,幾戶人家的院子門樓經過改造,對開的新漆木門上獸首銜環,青瓦上綠藤垂掛,反映了在實施傳統村落保護規劃過程中,老屋改造時確實下了一番功夫。

  村路坡度漸大,記者眼前重新出現了山里人家才能看到的石墻、石路。在不知不覺間,古老的村落將剛剛經過的喧鬧世界隔絕開來。

  村民蘇洪國跟同村的人合住在一個年代久遠的大院落里。改造過的房屋的傳統構造沒有明顯變化,但是里面的設施已經極具現代感,顯得古樸、簡潔、干凈。

  蘇洪國多年來一直在上海做生意,如今特意回到家鄉休養身體,他說:“住這房子當然舒服了,我把上海的房子都租出去了。”

  站在大院當中,可以很明顯地看出,這是一個由一排正房和兩排廂房組成的四合院。在這樣的布局當中,蘇洪國的房間處在大院的廂房位置,因此記者隨口說:“能不能到正房去看看。”

  蘇洪國的愛人說:“按老房子看,那五間房是正房,但是現在看,一般都說我們住的這幾間房才是正房。”

  記者站在院里回想了一下所走過的路線,猛然間意識到問題出在哪里了。

  在多數古村落中,經常看到的北面靠山、南面臨溪的房屋選址規律在這里不適用。燕山山脈大體呈東西走向,但是到了李家堡鄉一帶突然向南轉折,山脈轉而呈現南北走向。這條山脈在新堡子村這一帶出現一條裂谷,或者說山脈被由西向東流淌的九江河沖開一個缺口,在這里便形成了一個天然的隘口。

  在這個隘口附近,九江河的北岸通常是人們認為的宜居之地,可是那里山勢陡峭,難以找到地勢平緩的開闊地構建家園。

  河南岸山勢坡度較平緩。不過,在那里建房與背山向水朝陽的傳統觀念有些沖突。這種不得已的選擇也從另一個側面證明了新臺子屯是因九門口關隘才出現的村落,這跟傳說村里居民有很多是明代戍邊將士的后代相呼應。

  有關資料中介紹,新臺子屯坐西朝東,走到村落的高處往下看,這種說法并不全面。應該是那幾座青磚灰瓦的老房子所在的院落是沿著山坡坐西向東,新中國成立后修建的以囤頂房為代表的村居卻是悄悄地調了個頭,轉向了南方。

  九門口長城所在的關隘古代稱一片石關,是明代為防范北方游牧民族而設立的。從新臺子屯的位置觀察,當年的來犯者往往從東邊的谷口方向殺過來。那幾處沿山坡依次向上,朝東而立的老屋,至今看來,可以直面敵人,有著時時保持戒備的意味。

  古關收留過明朝開國大將后人

  根據傳統村落保護規劃改造的主村路,在新臺子屯呈“n”字形穿過,正好跨過山脊。

  轉過山脊到了西面的山坡,大名鼎鼎的九門口長城便橫亙在兩三百米外。長城上面的游客來來往往,絡繹不絕。身旁的石強輕聲說:“一年上百萬的客流,都是一日游,能讓他們在這里多玩兩天、住兩天該有多好。”

  石強轉向記者:“我們這里除九門口長城,還有很多值得看的風景。”他指向對面的山峰,那里有一個長城敵臺。“我們稱那個敵臺為望海樓,在那上面晴天可以看到遠山和大海。”

  沿村邊公路向東,那里有一座復建的古寺,名為碧云寺。

  引起記者注意的是,在九江河北岸,研究人員結合史料記載,復原了民間傳說的“耿花子墓”。

  傳說中的耿花子,本名耿國才,他本人雖然沒有什么建樹,但他的先祖卻是明朝重要的開國將領——長興侯耿炳文。

  對于耿炳文,《明史》中有傳。他早年隨父從軍,跟隨朱元璋起兵反元。他的戰功是在與張士誠的長興爭奪戰中立下的。據《明史》記載:“取廣德,進攻長興,敗士誠將趙打虎,獲戰船三百余艘,擒其守將李福安等,遂克長興。長興據太湖口,陸通廣德,與宣、歙接壤,為江、浙門戶……張士誠左丞潘元明、元帥嚴再興率師來爭。炳文奮擊,大敗去。久之,士誠復遣司徒李伯升率眾十萬,水陸進攻……炳文嬰城固守,攻甚急,隨方御之,不解甲者月余……已而士誠大發兵,遣其弟士信復來爭。炳文又敗之,獲其元帥宋興祖。士信憤甚,益兵圍城。炳文與費聚出戰,又大敗之。長興為士誠必爭地,炳文拒守凡十年,以寡御眾,大小數十戰,戰無不勝。”

  連續10年,耿炳文帶領一支偏師,堅守長興,以少勝多,成就了“善守將軍”的大名。

  朱元璋稱帝后,論功行賞的時候,將耿炳文跟大將軍徐達一同列為一等。《明史》載:“及洪武末年,諸公、侯且盡,存者惟炳文及武定侯郭英二人”,這位明朝開國大將不僅善于防守,保存自己的本領也是相當高強。

  那么這位明朝重臣的后人怎么變成乞丐了呢?

  耿國才墓志這樣講:“國才幼通經籍,性豪邁,孝友姻睦,著聞鄉里。明季見遼事日非,乃決計不求仕進,挾重貲入關,游燕、齊,任俠結客。崇禎間,適至山海關東北三十里一片石,愛其山水幽勝,遂僑寓焉。會因時事多艱,憂郁成疾。”就是說到了耿國才這一代,耿家人已經到了遼東,因為看到遼東要守不住了,就帶著錢財進關游玩,后來看好了一片石關(即九門口長城)這里的山水,便留在了這里。

  既然被傳為耿花子,當年死后應該是被人草草葬掉了。

  但是耿國才有一個兒子名為耿焞,流落到湖北一帶,后來追隨清軍平定江西,擔任過布政使、巡撫、總督等官職。功成名就之后,耿焞千方百計尋找失散的父親,終于在一片石這里找到了父親的墓,于是在順治八年(1651年),為父親請求封贈,并大修墓園。耿國才死后被順治追封為通奉大夫、山東布政使。

  一個墓園,傳承了幾百年的前朝往事。明朝開國將領中最善防守的耿炳文的后人流落至此,似乎埋下了這里將要燃起事關明朝江山的攻防大戰的重要伏筆。

  九門口橋洞 一度減為六孔

  歷史上,九門口長城因為水患,多次被沖毀。

  清撫寧知縣劉馨在《重修一片石九門口水門記》中記有:“山谷雖峻,澤匪江河,每夏秋間或山泉泛濫,或霪雨淋漓,則眾山之水匯為一流,其洶涌澎湃弗減萬壑之赴荊門也,不寧唯是時。而雨畢水涸,樵采者、負販者又咸利用往來,以故多歷年所易為傾圮。”

  在劉馨的記述中,人們平日里看起來挺溫馴的九江河,到了汛期水勢很大,這是九門口長城500多年來經常損毀的原因。

  對于九門口長城的修建年代,史料中并沒有確切記載,現在人們比較一致地認為是建于明朝洪武十四年(1381年),朱元璋派大將徐達修邊時修建的。

  在史料當中,九門口關又被稱作一片石關,在由明末清初思想家、史地學家顧炎武編著的《天下郡國利病書》中,明洪武十五年就出現了“一片石”的關名。此后九門口和一片石在史料中形影不離。

  清康熙年間的《撫寧縣志》收錄了劉馨《重修一片石九江口水門記》,其中記有:“有名一片石者,雉碟鱗次,巍然其上者,長城也,城下有塹,名九江口,為水門九道,注眾山之水于塞外者也。”

  也就是說,到那時還可以看到一片石關在九江河上有九個水門。但是這種情況在清末發生了變化。

  《光緒永平府志》中記有“一片石關……東西門各一,其西門額曰‘京東首關”,東門外為邊城關,正東向又折而東南直抵角山之背,復設正關門六以泄水,合之凡九門云”。

  也就是說,到了清末,九江河上只剩下了六個水門,加上九門口關城的三個門才湊成了九門的數字。

  不僅如此,當時的人們還留下了一幅示意圖,明白無誤地告訴后人,當時那里的一片石關只有六個水門。

  在1929年出版的《臨榆縣志》中,重復了這一記述,并且記錄了九門口長城當時的情況:“今已半圮,守兵筑黃土墻補之,高三尺,上披荊棘,攔行人出入。東南隅辟小水門一,以泄山水,與內城之南水門隔河相映。”

  上世紀80年代,遼寧省出資修復了九門口長城。

  2002年11月,九門口長城通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驗收,作為長城的一部分正式掛牌成為世界文化遺產。

  記者手記

  SHOUJI

  “得到村民的支持難嗎?”新堡子村年輕的村委會主任石強拋出了一個設問。頓了頓,他又說:“我覺得不難,干事就行了。”

  石強最近一直忙著修村里的道路,微信朋友圈曬圖中也有修路的場面。新堡子村有2萬畝果園,100余萬株果樹。他說:“路不好意味著什么?現在水果到了收獲季節,運水果的車這么一顛,水果就會碰撞,雙雙帶傷,兩個蘋果按現在的價格計算,壞掉的就是3元錢。那么把路修好了呢?”

  傳統村落,建筑是年深日久的,但是生活在當中的卻是我們同時代的人,他們同樣有著強烈的富裕、發展的夢想。

  “讓遠方的客人在這里多玩上兩天”,對于這個既豐富了人們的旅游文化生活,又能增加當地村民收入的美好夢想,我們又有什么理由不千方百計出謀劃策,并且真誠祝愿它能早一天實現呢?

 

  

  

作者簡介

姓名:郭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