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 區域特色
四代考古人不懈努力發現牛河梁遺址 郭大順:與“女神”見面的情景至今難忘
2020年01月03日 09:11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吳 限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記者 吳 限

  核心 提示

  幾十年來,一代代考古人用他們的青春和汗水,不斷地找尋、發掘,將紅山文化的神秘面紗漸漸揭開。從梁思永到蘇秉琦,再到郭大順及目前正在進行田野調查的考古工作者,他們的故事也許并不精彩,但正是他們的執著和認真,紅山文化遺址才得以發現。今天,我們撿拾幾段記憶,重溫考古發掘中的那些有趣的事。

  梁思永:最早考察紅山文化的中國人

  1930年冬,一個面容消瘦的青年人,頂著刺骨的寒風,由通遼起程,經過天山(今赤峰市阿魯科爾沁旗)、林東(今赤峰市巴林左旗),到達林西(今赤峰市林西縣)。這個最先觸摸到紅山文化的中國人就是梁啟超的二兒子、我國著名考古學家梁思永。

  早在二十世紀初,日本、法國的學者就在赤峰一帶盜掘,發現60多處新石器時代遺址。1930年8月,梁思永得到一個非常重要的消息:有人在內蒙古林西一帶發現新石器時代遺存。

  就在梁思永整裝待發之際,通遼一帶暴發嚴重鼠疫,把從北路進入熱河的路口阻斷。在進退兩難之際,從東北傳來另外一個信息:有人在黑龍江的昂昂溪附近發現了新石器時代遺址。梁思永立即打點行裝前往那里。9月28日,梁思永到達發掘現場,工作3天之后,因為天氣變冷而被迫停工。有著強烈責任心的梁思永,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馬上取道通遼,南下熱河。

  1930年10月下旬,梁思永到達林西。他下決心準備在林西縣做一次較大規模的發掘,以解決這些遺物在地下的分布問題。

  發掘的地點被當地百姓叫做“哈拉?!?,這是一塊沙窩子地,距離縣城大約4公里。當時從林西到赤峰的南北大道由它的中心穿過,位于大道西側的鍋撐子山高高聳立,是發掘遺址的最好標識。由于天氣寒冷,梁思永只得將發掘計劃改成在赤峰一帶進行地面采集。

  梁思永對英金河北岸和紅山嘴一帶的新石器及較晚時代的遺址進行了調查,收獲了石器和陶片等一批文物,對該區域古文化進行了初步分析研究。1930年11月27日,梁思永回到北平,隨著日本發動侵華戰爭,梁思永的考古工作被迫中斷。

  1934年秋天,梁思永的熱河考古報告《熱河查不干廟林西雙井赤峰等處所采集之新石器時代石器與陶片》發表。這篇考古報告,是由中國考古學者書寫的第一篇專論熱河新石器時代文物的文字。在報告里,梁思永無限傷感地寫道:“在不到4年的時間里,東北4省接連被日本軍占領了,我國的考古工作者,不應忘記我們沒有完成的工作?!边@也正是中國文人“國破家亡,著我河山”的情結與擔當。

  二十世紀50年代中期,著名歷史學家、考古學家尹達撰寫了學術著作《中國新石器時代》,請梁思永作序。梁思永看了尹達的作品后,建議把赤峰紅山新石器寫進文稿。根據梁思永的意見,尹達以《關于赤峰紅山后的新石器時代遺址》為題撰寫了篇幅很短的論考,在這一篇論考里,尹達寫道:“紅山后新石器時代遺址,是含有新石器文化和仰韶文化兩種因素的文化遺存,我們可以名之為中國新石器時代的‘紅山文化’?!睆拇?,“紅山文化”得到正式命名。而此時,梁思永已經因病去世一年多了。

  發現東山嘴遺址,出土了“婦女小雕像”

  在先后主持過東山嘴、牛河梁遺址考古發掘,現為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名譽院長的郭大順家的客廳墻上,掛著導師、著名考古學家蘇秉琦寫的一首詩:“華山玫瑰燕山龍,大青山下斝與甕。汾河灣旁磬和鼓,夏商周及晉文公?!?8個字,把中華文明的“龍”“花”淵源和相互交融概括得淋漓盡致。

  郭大順雖然已經年逾八旬,但是一開口,他清晰的思路和眼神中跳躍的光芒,讓人根本無法將這個思想深邃、溫和文雅的學者與“老者”二字聯系在一起。

  郭大順在北大學習期間,師從蘇秉琦教授,專攻新石器時代考古,并深入洛陽王灣遺址、山東大汶口遺址和江浙地區實習。蘇秉琦是郭大順的恩師,是繼梁思永之后對紅山文化貢獻最突出的一位學者,也是第三代紅山文化考古人。

  1968年,郭大順從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研究生畢業后,被分配到當時被譽為“考古不出關”的遼寧,當時的遼西還被視為古文化的偏遠地區,就新石器時代和青銅時代考古來說,文獻記載很少。然而,郭大順以一個考古人的敏銳,隱隱約約感到,那片因干旱而龜裂的紅土里,一定埋藏著秘密。

  1979年5月,遼寧省文物普查工作開始,郭大順作為喀左隊隊長,與17名隊員一起把全縣21個公社跑了個遍。為了摸清情況,他和同事們經常是幾個月不回一次家,最終在喀左境內的大凌河畔,一個名叫東山嘴的高崗上,以地上散落的陶片為線索,展開發掘。

  朝陽是紅山文化分布區,但紅山文化出土的文物還是鳳毛麟角。因此,隊員們在普查時格外仔細,共發現各類遺址609處。1982年,在喀左東山嘴發掘中國古代第一個祭祀遺址,出土了兩尊“婦女小雕像”。通過碳14考古測定,確定這個遺址是距今5400年左右的紅山文化晚期遺址。

  東山嘴遺址的考古發掘很快轟動了中外考古界。1983年7月20日,以郭大順的導師蘇秉琦為首的國內19位知名考古專家來到東山嘴遺址進行現場考察。專家們一致認為,這是我國史前考古的一次重大發現。

  著名考古學家俞偉超在一篇文章中寫道:“留學生們經常問起,世界各地的史前文化到青銅文化,到處都有婦女小雕像發現,為什么中國沒有?有了這兩天的見聞,才知道大家終于找到了一種全國考古界等了30年才發現的重要材料。這就是一些新石器時代的婦女雕像,以及同這種雕像有關的一片祭祀遺址?!?/font>

  蘇秉琦指出,東山嘴遺址對研究燕山南北長城地帶的古文化具有里程碑的意義。他鼓勵遼寧的專家要在喀左、凌源、建平交界處一帶下更大功夫,并且預言,這一地區還將會有重大發現。

  村民收藏的小“筆筒”引出牛河梁遺址

  “遠看像討飯的,近看像撿破爛的,手里還經常拿著盆盆罐罐……”郭大順說,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時候,考古界用這句順口溜自嘲。郭大順就是憑借一個“筆筒”發現了牛河梁遺址。在他眼中,考古就像破案一樣,實際上考古挖的不是寶,是文化的寶藏。

  郭大順回憶說,那是1981年,遼寧省文物普查工作在建平縣展開。時任朝陽市文化局局長的宮殿東來到縣城,集中全縣32個公社文化站站長到縣城進行培訓,由郭大順授課。課間休息時,富山鄉文化站站長趙文彥提供了一條消息:該公社馬家溝村村民家藏有一個“玉筆筒”。培訓班結束后,郭大順、趙文彥與建平縣文化館專職文物干部李殿福,騎自行車趕到縣城以西8公里的富山馬家溝。在馬家溝生產隊隊長馬龍圖家,郭大順一進屋就看到了柜面上擺放著一個似筆筒又不是筆筒的筒狀器,里面還真插著幾支筆。郭大順上前拿起“筆筒”仔細端詳,心里非常激動:這哪里是“玉筆筒”?這正是考古人員在遼西苦苦找尋的紅山文化玉器中最重要的一個器型——斜口筒形器。征得馬龍圖的同意后,郭大順一行帶走了這件玉器,并進行了深入的探討研究。

  這件玉器是從哪里撿到的?根據馬龍圖和其他村民提供的線索,郭大順等人來到牛河梁山崗上。這座山位于公路101線南面、錦承鐵路的北面,東西方向處在凌源與建平交界處,地表散布著紅山文化的泥質紅陶和彩陶片。承包土地的村民說,村民種地時,還撿到過像“萬”字形的石片,因已經破碎就扔掉了。這些重要的遺物,使郭大順等考古工作者毫不懷疑地確定,這里是一處紅山文化遺址。接下來的幾天,考古工作者集中在這塊臺地上找寶。果然,在一條溝邊老百姓撿石頭的地方露出了人骨,做了簡單整理后,居然清理出一座墓葬。

  這就是舉世聞名的牛河梁紅山文化遺址發現的最初過程,也是紅山文化第一次明確發現的墓葬。隨葬還有白色玉環飾1件,這是紅山文化玉器在墓葬中首次正式發掘出土。這一發現,為牛河梁紅山文化遺址群的面世拉開了考古大幕。

 

  史記

  SHIJI

  那一刻,我與“女神”邂逅

  “紅山文化的考古發現,哪一項都極重要,但是,如果問我哪一項更為難忘,我會毫不猶豫地說,是女神頭像。20多年過去了,我還清楚地記得當時的情景?!碑斦f到發現女神像的過程時,郭大順的眼睛一亮。

  1983年秋,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由孫守道和郭大順擔任領隊,方殿春、魏凡、朱達、張星德等參加,開始了對牛河梁遺址的正式考古發掘工作。

  郭大順回憶,那是秋季的一個黃昏,夕陽的余暉將遼西建平、凌源兩縣交界之處的牛河梁染得一片赤紅。北梁主山上,大家已經進行了一整天的考古勘察工作,有些疲勞,便在牛河梁第一道山梁處的山崗上坐下來休息并準備返回住地。與此同時,一同參加調查的富山鄉文化站站長趙文彥獨自一人來到離山崗最近的一條溝岔里方便。突然,他發現地面上露出一塊紅色的陶土塊。于是,他蹲下去用手扒拉,越扒越有發現,他不敢再深扒,馬上跑回駐地將這一發現告訴大家。在場的人都十分驚訝和興奮,一下沖到了這條溝岔,俯下身來,仔細探尋,唯恐丟掉什么。更多的陶土塊露了出來,更驚喜的是,撿到了陶塑的耳朵、鼻子……

  此時,夕陽西下,牛河梁灑滿紅霞??脊抨爢T懷著企盼回到住所,一夜無眠。

  很快,迫不及待的考古工作者開始對這一地點試掘。表土去掉,露出了一座由主室、左右側室、北室、南室連為一體的多室布局的房屋。房屋為半地穴式,從炭化的木柱、陶器分析,它是被一場大火燒毀的,地上部分全部坍塌,只保存了地下部分??脊殴ぷ髡邇H動了一下表面,出土的文物就令人眼花繚亂:仿木的建筑構件、壁畫、陶祭器、相當于真人3倍的殘耳和殘鼻……那么,有沒有較完整的塑像呢?

  終于有一天,大家屏住呼吸,圍在一起看考古隊員正在剝離一件特殊的塑件。漸漸的,額頭、眼睛、耳朵、嘴……一尊幾乎完美的女神頭像瞬間展現出來,只見她仰面朝天,微笑欲語。攝影師及時按下快門,記錄了轟動考古界的女神與其子孫們跨越千年的相視一笑。

  半個多世紀的時間,郭大順一直在做考古工作,田野間、遺址里、古墓中到處都留下他跋涉的身影。他說,有關紅山文化還有太多的謎團等待破解,“發現了不等于認識了,認識的過程可能更艱巨,甚至更痛苦?!睘榇?,在不斷研究的基礎上,他提出中華五千年文明起源新說,寫了系列論著,由于他的執著和努力,現在,紅山文化已經引起海內外廣泛關注,他也因此被稱為“紅山文化第一人”。

  已八十高齡的郭大順經常教導年輕的考古人:考古資料是無字書,你要一頁一頁地翻好它不至于翻亂,就要掌握正確的理論和方法。他說:“有些重要考古現象,一瞬即得,也可能一瞬即逝。功夫都在于平時的積累,只有這樣,才可能在田野第一線隨時保持學術上的敏感?!?/font>

作者簡介

姓名:吳 限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