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東
李曄:人工智能如何賦能山東發展
2019年10月09日 00:00 來源:大眾日報 作者:李曄 字號
關鍵詞:應用;人工智能;傳統產業;產業部門;產業

內容摘要:建立新一代人工智能背景下的產業技術治理體系,引導更多社會力量參與進來,共同推動人工智能賦能山東省高質量發展。

關鍵詞:應用;人工智能;傳統產業;產業部門;產業

作者簡介:

  十九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談及人工智能的重要性并指出發展路徑。

  如2018年10月31日,中央政治局就人工智能發展現狀和趨勢,舉行第九次集體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人工智能是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重要驅動力量,加快發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事關我國能否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的戰略問題”。2019年5月16日,習近平主席向國際人工智能與教育大會致賀信,指出:“人工智能是引領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重要驅動力,正深刻改變著人們的生產、生活、學習方式,推動人類社會迎來人機協同、跨界融合、共創分享的智能時代。”

  “人工智能”連續三年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是引領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戰略性技術、基礎性技術

  自2017年以來,“人工智能”已連續三年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國家各部門也密集出臺一系列政策措施,如《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促進新一代人工智能產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創新發展試驗區建設工作指引》等。截至目前,全國已有21個省市區出臺人工智能產業相關政策。

  人工智能是引領未來發展的戰略性技術,在移動互聯網、大數據、超級計算、傳感網、腦科學等新理論、新技術以及經濟社會發展強烈需求的共同驅動下,正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并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引擎。

  人工智能最大的價值,在于與具體行業的結合。中國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國,人工智能的賦能,將極大強化制造企業的數據洞察能力,是企業實現智能化管理和控制的技術保障,是制造業企業轉型升級的有效手段,也是打通智能制造“最后一公里”的關鍵環節。在傳感技術、工業大數據、云服務及云計算等技術廣泛應用于制造業的基礎上,人工智能將助力制造業企業完成制造智能化的沖刺階段。國家工業信息安全發展研究中心預測,制造業將是人工智能融合應用最具潛力的發展方向,同時也指出,山東作為制造業大省,具有廣闊的人工智能應用場景。

  在上一輪互聯網發展浪潮中,山東被認為錯過了“互聯網+”的歷史性機遇,沒能誕生出像BATJ一類的大型互聯網公司。但山東省可以而且必須抓住人工智能賦能產業轉型升級這一新的戰略機遇,充分挖掘自身優勢,探索形成獨特模式,引領產業智能化發展的新趨勢。

  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是山東發展不能繞過的一道坎,而這一強烈需求,正與人工智能的下一步發展方向高度契合

  作為新一輪產業變革的核心驅動力,人工智能將進一步釋放歷次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積蓄的巨大能量,并創造新的強大引擎,重構生產、分配、交換、消費等經濟活動各環節,形成從宏觀到微觀各領域的智能化新需求,催生新技術、新產品、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為產業發展全面賦能。

  山東屬于傳統產業占比較重的省份,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是經濟社會發展不能繞過的一道坎,而這一強烈需求,正與人工智能的下一步發展方向高度契合。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的快速發展,使采用多種路徑解決復雜工業問題成為可能,將助力企業建立具備自感知、自學習、自適應、自執行的智能制造系統,大大改變以往產業的資源配置方式、組織方式和價值創造方式。 

  同時,山東是制造業大省,雄厚的產業基礎、完善的工業體系,為下一步人工智能的滲透應用提供了無限可能。根據《2019年中國人工智能產業發展指數》測算,在人工智能融合應用方面,山東人工智能企業已實現19個場地落地;已累計獲批國家智能制造試點示范34個,居全國首位,其中海爾COSMOPlat、酷特智能C2M平臺成為全國工業互聯網平臺標桿。今年5月,山東印發《關于大力推進“現代優勢產業集群+人工智能”的指導意見》,這是全國首個“產業+人工智能”的省級政府文件,并確立了150家試點示范企業和項目。

  人工智能科技產業,包括兩個基本組成部分:核心產業部門和融合產業部門。核心產業部門主要由基礎層和技術層企業構成,是人工智能科技產業發展的基礎技術和核心技術的供應方,實現智能產業化。融合產業部門則是由運用人工智能技術改造傳統產業的應用層企業構成,實現產業智能化。山東所擁有的完善的制造業體系,成熟的工業制造流程,正是當前人工智能企業和應用平臺所欠缺的,也是未來“人工智能+制造”發展的重要基礎和必要條件。人工智能融合應用,提供了傳統行業的業務流程數據,豐富和完善了核心產業部門的數據生態、算法和算力優勢,推動人工智能科技產業步入良性發展軌道。因此,“人工智能+山東制造”,不僅能帶動融合產業部門發展,而且將更深層次地推動核心產業部門技術和生態完善。

  目前,人工智能技術在制造業中的整體滲透率,仍處于較低水平,我省應盡快明確賦能模式和推進路徑,打響“人工智能+山東制造”品牌

  雖然山東省在人工智能賦能方面有一定優勢,也取得了一些進展,但受制于山東省產業結構較重及數字化基礎偏弱的特點,目前人工智能應用的深度和廣度仍顯不足,尚需明確及破解其中的系列關鍵問題。

  亟須明確產業智能化賦能模式。賦能產業發展是人工智能最大的應用場景。當前人工智能在安防、醫療、金融等領域產生了較高水平的場景應用,產業改造成效顯著。但對于山東省需求最強烈的傳統制造業領域,由于其基礎設施復雜、工藝流程多樣、數字化程度參差不齊等原因,造成了比其他行業更高的賦能門檻,也造成人工智能技術在制造業中的整體滲透率仍然處于較低水平。

  造成傳統制造業智能化賦能難,固然有技術方面的原因,更重要的卻是賦能模式的問題。即我省的“產業智能化”,究竟是像以往的消費信息化那樣,以“人工智能+”為主(以BAT等為代表);還是以“+人工智能”為主(以西門子的MindSpere平臺等為代表)?這需要結合我省實際,從戰略層面進行綜合考量,加強頂層設計,明確具體推進路徑和政策體系,并對不同行業開展新場景應用評估,以此確定我省在全國的定位、優勢及地位。

  亟須培育壯大人工智能產業。根據國家工業信息安全發展研究中心的統計監測,截至2019年9月,我國人工智能相關企業數達到2500余家,數量最多的前三位分別是北京、廣東和上海,合計占全國的比重達到63.4%,而我省僅有51家,位列第9位;在園區建設方面,全國20個省已建有95個人工智能園區,我省僅有3個,未進入全國前十強。不管是企業數量,還是產業集聚的載體,均與我省巨大的需求不相符,嚴重影響了對經濟賦能的能力。

  人工智能產業鏈條可劃分為以芯片、數據和算法等研發為主的基礎層,以計算機視覺、自然語言處理等應用算法研發為主的技術層,以集成與應用開發為主的應用層。從全國來看,各地人工智能企業主要布局在應用層,企業數占比達到68%,技術層為24%,基礎層僅占7%。在三個層面均有企業布局的省份達到18個,而我省僅布局了技術層和應用層,尚未形成完整的鏈條。可以說,在規模和結構方面,我國人工智能產業呈現出明顯的“極化”現象,我省亟須加快產業培育步伐,迅速壯大產業規模和優化產業結構。

  亟須提升人才及創新供給能力。雖然目前我國也在加強人工智能人才建設,但長期以來我國高校的人工智能課程,分散于計算機、自動化、機械等相關專業中,直到2018年,人工智能專業才被正式列入新增審批本科專業名單,全國僅35所高校首批獲取成立該專業資格,這造成目前人工智能人才極其匱乏,供需比例嚴重失衡。首批獲得人工智能專業本科建設資格的高校,主要分布在江蘇(5所)、北京(4所)、陜西(3所)和四川(3所),而我省僅山東大學獲得該資格。

  在創新能力方面,近年來我國在人工智能領域創新突飛猛進,但創新成果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廣東、江蘇、浙江等地區,這五省市在論文及專利方面的產出量,占全國比重達到60%以上。我省在這些方面與上述地區存在較大差距。同時,我省多數人工智能企業的自主研發、底層技術攻關能力,與國內外龍頭企業相比仍存差距。

  亟須強化基礎支撐和環境優化。當前,人工智能尚處在以大數據為基礎的數據智能階段。根據復旦大學地方政府開放數林2019年上半年報告,全國超四成省份已推出數據開放平臺,而我省僅位列第六位;我省大部分企業的信息化、數據化和網絡化水平也不高,可全面解析的數據難以獲得。在算力方面,人工智能對算力有強大需求。國際數據公司(IDC)通過對我國城市人工智能算力進行評估,結果顯示北京、杭州、深圳、上海、廣州位列前五位,我省未有城市入圍。我省雖擁有國家超級計算機等大型基礎設施,但人工智能對算力的需求有多樣性,還應加強針對人工智能領域的算力平臺建設。

  同時,人工智能作為一種能夠引發諸多領域產生顛覆性變革的前沿技術,需要提前研究謀劃保障人工智能健康發展的法律法規、制度體系、倫理道德框架,從科學、技術、應用、標準、法律、政策、社會等多角度探討治理體系的構建,為其發展提供良好的環境。在政策方面,截至目前,我省圍繞人工智能僅出臺了2項政策,主要是針對如何支持人工智能及賦能產業轉型升級的相關舉措,這與我省人工智能發展相對滯后有直接關系。為保障該項工作的順利開展,亟須開展前瞻性研究,構建起系統完善的制度體系,為人工智能賦能我省發展提供良好環境。

  在推動傳統產業智能化的進程中,不能盲目求快,而應循序推進信息化、數據化和網絡化,最終實現智能化

  推動人工智能賦能我省發展,需要立足我省產業體系完備、應用場景豐富的實際,確定產業推動的人工智能賦能模式,實現人工智能與傳統產業深度融合,探索出具有我省特色的示范經驗,并在全國形成自己的獨特優勢和行業主導地位,助力我省在新一代人工智能領域從“第二梯隊”向“第一梯隊”快速逆襲。

  這是不同于以往靠平臺公司賦能產業的發展模式,沒有可借鑒的成熟經驗,因此需要圍繞突出問題(重點是如何提高企業數字化水平及數據共享積極性),超前開展一系列前瞻性戰略研究及頂層設計工作。目前一些省份已紛紛建立人工智能戰略研究機構,我省也應按照新型研發機構模式,盡快建設山東省人工智能戰略咨詢研究院,為推動人工智能發展提供專業的智庫支撐。

  經濟社會的智能化需求,是引致人工智能資源集聚和產業發展的關鍵因素。目前我省正推動“現代優勢產業集群+人工智能”工作,可在此基礎上繼續實施更加系統的“人工智能應用場景實施計劃”,培養集聚一批人工智能企業,培育壯大人工智能產業。同時,政府應努力推動社會治理和人工智能技術的深度融合,開發適用于政府服務和決策的人工智能系統,實現“以智促智”,有效推動人工智能賦能傳統行業,提高公共服務和社會治理水平。

  人才短缺是當前人工智能領域普遍面對的難題。我省由于僅有山東大學設有人工智能專業,面臨著更大的人才供需矛盾。可統籌推動我省高校集成優質資源,開設人工智能相關專業,并積極申報本科專業設立,科學設置課程,加強產學研合作,為我省培養一批高質量人工智能專業人才。應按照現代新型研發組織的模式,打造一批運轉高效、創新能力強勁的創新創業共同體,一方面培養高端產業技術人才,另一方面破解基礎研究與產業化之間的轉化難題。同時,積極推動我省創新主體開展創新活動,通過科學配置創新資源,優化創新資源布局,改革創新體制機制,打造以企業為主體的創新體系,增強我省人工智能技術創新供給能力。

  在推動傳統產業智能化的進程中,不能盲目求快,而應循序推進信息化、數據化和網絡化,最終實現智能化。要持續加強企業的信息化建設水平,充分理清企業各個環節可能產生的數字資產,評估數據資產的價值,最大限度地進行全方位的信息化和數字化,并對上述數據進行整合和標準化,提高核心競爭力。要充分借助企業上云等舉措,在確定數據版權的前提下,盡量消除孤島現象,打通企業間的外部數據,促進數據的共享、聯通和流動,提升企業數據的網絡化水平。我省擁有國家超算濟南中心等國家級平臺,應充分發揮此類平臺的公共服務作用,搭建專用的人工智能計算平臺,以云服務的方式對外提供服務,助力人工智能對傳統產業的賦能。

  最后,要完善制度環境,健全治理體系。目前,我省在人工智能政策方面,與北京、上海、廣東、江蘇等先進省份還存在較大差距,距離構建起完善的人工智能政策體系,也相去甚遠。因此,我省應圍繞產業智能化這一目標,加強調查研究,在科技創新、成果轉化、知識產權、數據共享、新興產業培育、安全保障、社會倫理等方面出臺一系列法律法規及政策措施,構建起支撐人工智能與產業融合發展的良好政策環境。同時,可通過積極組建人工智能產業聯盟、召開國際學術及產業技術大會、成立創新創業共同體等方式,建立新一代人工智能背景下的產業技術治理體系,引導更多社會力量參與進來,共同推動人工智能賦能山東省高質量發展。

  (作者系山東省科技發展戰略研究所所長、山東省科學院情報研究所所長)

作者簡介

姓名:李曄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