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本網首發
中導問題中的美國“雙軌策略”及其影響
2019年10月14日 10:3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崔榮偉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在8月2日正式退出作為世界軍控重要支柱的《美蘇消除兩國中程導彈和中短程導彈條約》(即《中導條約》)之后,美國很快宣布將加快推進在亞洲部署中導系統。種種跡象表明,冷戰期間作為北約對付蘇聯的“雙軌策略”,極有可能成為美國在中導問題上與中國博弈的主要政策選擇。盡管這一策略對于美蘇最終就中導問題達成協議具有重要作用,但由于它并不符合中美之間的實際情況,因而也就難以獲得美國想要的結果。

  “雙軌策略”:背景、內容與影響

  “雙軌策略”是北約在冷戰期間為應對蘇聯發展、部署中程和中短程導彈問題而采取的軍事政治策略。這一策略誕生的背景是在歐洲部署中程和中短程導彈已成為美蘇冷戰期間軍備競賽的重要組成部分。20世紀70年代中期,美蘇針對導彈問題的攻防戰開始發酵,雙方圍繞“潘興”、“SS-20”等型號導彈在歐洲部署的較量不斷升級,歐洲地區安全一時堪憂。在吸納了歐洲盟國的意見之后,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確立了談判與部署并進的對蘇政策。另一方面,“雙軌策略”能夠得以實施也與戈爾巴喬夫上臺執政后對美采取的緩和政策高度相關。戈爾巴喬夫主動在導彈問題上采取的一系列讓步姿態意味著蘇聯最終接受了美國版本的武器控制計劃。

  “雙軌策略”的內容是主張“部署新型陸基中程導彈”與“開展對蘇談判”兩者并行,其核心在于通過威脅部署新型中程導彈來迫使蘇聯參加軍控談判,其重點在于軍控軌道而非部署軌道。由此,這一策略帶有強烈的威懾與遏制色彩。在其指引下,美國于1981年提出“零點方案”,意在以一紙計劃換取蘇聯撤銷在歐洲地區部署的中程導彈。在遭到蘇聯拒絕后,兩國又圍繞蘇聯版本的“零點方案”、“雙零點方案”及美國版本的“全球雙零點方案”進行了討價還價。最終,兩國就“全球雙零點方案”達成一致。

  “雙軌策略”誕生于冷戰后期,是歐洲國家在美蘇攻守態勢出現轉折時積極施加影響、同時蘇聯主動采取戰略妥協的產物。它的實施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美蘇在歐洲進行爭奪影響力的激烈戰略競爭,為談判解決歐洲面臨的導彈威脅問題提供了現實的解決途徑。隨著《中導條約》的達成、美蘇全球軍備競賽的緩和,這一策略逐漸被認為對抑制蘇聯的對外擴張勢頭發揮了重要作用,因而被眾多西方戰略界人士認為是一個成功的政策選擇。

  美國在亞洲的中導部署問題

  冷戰結束后尤其是進入新世紀以來,美俄逐漸有了將《中導條約》全球化和多邊化的想法。其背后體現了兩國在中導問題上面臨的三方面焦慮:一是對對方國家遵守《中導條約》的信心發生動搖,雙方開始相互猜疑、指責。二是導彈技術擴散帶來的挑戰難以通過《中導條約》的全球化和多邊化解決。三是一眾國家尤其是中國導彈技術能力的飛速提升引起了兩國的擔憂。在遭遇一系列挫敗后,兩國表面上雖然承諾繼續遵守《中導條約》,但在現實中,條約對雙方的規制能力卻已經大打折扣。因此,美俄兩國——特別是美國明確表示不愿再接受條約的限制。

  中國的導彈發展能力、中美間的結構性競爭使得美國在退出《中導條約》后,將在亞太地區部署中程和中短程導彈視為抗衡中國不斷增長的影響力的重要砝碼。一方面,部署中程、中短程導彈被視為彌補美國因為遵守《中導條約》而在陸基導彈方面與中國相比面臨的短板。另一方面,在持續推進“印太戰略”背景下,部署中導系統也可被視為美國在軍事領域加強本國導彈攻防系統組合、加快地區內伙伴國和盟國體系整合的有力措施。正是基于這種考慮,8月2日甫一退出《中導條約》,美國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就于8月3日提出“希望在亞洲部署陸基中程導彈”。可見美國在亞太地區部署中導系統的愿望之強烈。

  從當前現實看,特朗普政府在就如何推動部署中導系統問題上還沒有透露出完整清晰的運作思路。不過,一方面,美國有在冷戰期間依靠“雙軌策略”成功抑制蘇聯的歷史經驗,其國內政界學界至今對這一策略十分迷戀。另一方面,從美國面臨的各種政策選擇而言,其在中導系統部署上面對中國無非是軟硬兩手,而注重依靠威懾來脅迫對方進行談判的“雙軌策略”與特朗普“極限施壓”的政策風格高度相似。換言之,“雙軌策略”與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理念兩者的基本邏輯是契合的。因此,沿襲并改造冷戰期間成功的“雙軌策略”以應對中國將具有較大的現實可能性。而從美國學界的反應來看,主張在中導問題上以新版本“雙軌策略”應對中國的學者不在少數。與冷戰期間的“雙軌策略”相比,改進版本的內涵將會更加豐富,不僅納入了外交施壓的內容,而且在具體措施上將會呈現分層施策的特點。

  對中國的影響

  鑒于美國已明確將亞太地區列為未來中導系統部署的重點,因此國防部長埃斯珀的聲明只是一個序曲,隨著下一步美國動作的持續推進,中美圍繞中導系統部署問題的博弈將會更加復雜和激烈,其對中國帶來的挑戰不言而喻。不過,無論美國采取怎樣的改進版“雙軌策略”,其一貫的脅迫性高壓姿態和誘導性談判做法難以發生實質性變化。在當前亞太地區局勢下,這種做派并不符合中美兩國關系的實際,也就難以獲得成功。

  首先,與冷戰期間美蘇在歐洲地區形成的政治、經濟、軍事上涇渭分明的兩大對抗集團相比,當前亞太區域一體化使得地區內眾多國家在經濟上與中國形成了休戚與共、“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高度相互依賴關系。美國執意在亞太地區部署中導系統不可避免要損及區域內相關國家的利益,企圖無代價地憑借中導系統去切割中國與周邊國家的合作關系是不現實的。實際情況是,特朗普政府高舉“美國優先”旗號,不但不考慮盟國和伙伴國的利益關切,反而用盡各種方式來逼迫他國讓步,榨取經濟利益。在這種情況下,盟國和伙伴國很難指望美國會顧及它們,這意味著美國在亞太地區推進中導系統部署沒有“群眾基礎”。

  其次,中國中導技術能力取得巨大進展是事實,但這主要是基于維護本國利益的合理需求。其著眼點不是旨在與美國爭奪地區或全球霸權,更不是為了威迫地區內的中小國家。并且,中國也沒有像冷戰時期的美蘇兩國那樣將導彈部署到他國領土上,從而激起對象國家內部的反抗情緒。所謂的“導彈威脅論”很大程度上是西方國家抱著“冷戰思維”對中國發展導彈能力進行刻意曲解和丑化的產物。這就使美國失去了依靠“導彈威脅論”來挑撥中國與周邊國家關系的合理性。

  最后,中國當前并沒有與美國進行談判的主觀意愿。“雙軌策略”之所以能夠奏效,與當時蘇聯對美采取緩和政策高度相關,正是戈爾巴喬夫一系列排除異己的做法削弱了蘇聯國內對中程導彈系統的支持基礎,為后來在美蘇冷戰中的軍事潰退埋下了禍根。當前,中程導彈體系已成為維護中國國家安全的重要利器,其發展進步攸關中國國家利益,企圖指望依靠脅迫性的高壓態勢和誘導性的談判方式讓中國拿中導系統做交易,甚至最后停滯導彈發展技術,這種前景完全不具有實現的可能性。

 

   (作者單位: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
作者簡介

姓名:崔榮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