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圖書情報學
探尋古典詩詞的意義闡釋空間
2020年01月07日 16:5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張向榮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意義是人類對一切現象或問題的價值闡釋,往往是成體系的思維空間。文學的意義體現為從現象中提煉價值的闡釋過程。中國古典詩詞自產生那天起,就以詩性特征詮釋著中國文學的意義。自然的抒情意境、詩性的審美境界、意象化的思維,為中國文學提供了從歷史到未來的豐富的闡釋空間。 

    第一,回歸自然的抒情意境。古典詩詞里的自然、田園等,是抒情意境的關鍵詞,它們包含作者之“意”和世界之“境”。作者的感知與外部世界相遇,碰撞出思維的火花,形成文本,構建出心中的理想世界。這是以“返璞歸真”為主題的抒情世界,是中國文學的母題之一。作者與自然親密接觸,他們將內心的感知、體悟和回應交給大自然,形成了人與自然的隱喻關系?!拜筝缟n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陛筝?、白露本是自然之物,被賦予抒情色彩之后,就有了文化張力。從物抵心、由內觀外,在思想與自然的互動中“意與境會”,詩詞的抒情意境也就顯現了出來。魏晉南北朝時期,高士們秉承“自然的藝術”,如“竹林七賢”遠離人世喧囂,于山野竹林中追問詩心,悟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生命意識。在作家的世界中,日月、清風、野外山林、羊腸小徑,所有缺少人跡的地方都是濃縮了的自然,是他們直抵“吾心”的通道。因此,向自然敞開心靈,從心靈出發觀照自然,這是古典詩詞抒情意境最本質的體現。其中既有“水深魚極樂,林茂鳥知歸”的雋永玲瓏,也有“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的宏觀磅礴,還飽含“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的微觀細膩。靈感與自然相遇,詩意的火花穿云破霧,逶迤而來。古典詩詞對自然的敬禮,對抒情意境的通達,對生命智慧的悉心呵護,體現出中華文化的精神能量。走近自然、擁抱自然,表達出古人對自然的深情,也成為文化的詩意源泉。 

    與自然對話是智慧,從自然的沃土中培育詩性則需要堅持。人的自然意識,說到底就是回歸家園的追求,這是人的思想性和自然性共同孕育出來的。田園是歷代文人的精神家園。田園風景內蘊深厚,隱秀于心,使心與物誠意相逢,從而讓意蘊脫穎而出?!盁o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就是這方寸之地,卻升華出完整而立體的宇宙人生?!芭e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描繪出一抹照在心頭的鄉愁;“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的韻味陶冶了讀者;“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讓人聽出春天的腳步近了。這些作者營構的心中的田園景色,把吟詠自然的美永遠地留給了中國文化。家園是凝固的,也是流動的、變化的,它積淀了廣袤大地上古老而又年輕的文化氣質,源源不斷地補益著華夏靈魂,在歷史的回聲中代際更迭、浩瀚高蹈。這些古典詩詞所表現的抒情意境,在現代社會仍然光彩熠熠,成為我們寄托精神的文化世界。 

    第二,追求詩性的審美境界。如果說,“神與物游”是詩的意境的話,那么“言有盡而意無窮”則體現了詩的境界。意境是內,境界為外。換句話說,意境是作者的抒情內涵,境界則是作者的抒情廣度、高度和深度。境界為意境創造空間,也為意境把脈。在境界的框架內,意境舒展自如,但也受到規約,這樣詩性才不會泛濫成災。因此,境界對意境的意義重大,有空間有邊界,詩詞中社會面貌和時代氣質的輪廓方才清晰。 

    首先,時代是詩性境界之經,歷史是從無數個事件中鉤沉出的時間長度。古典詩詞中的苦難、希望、祥和等境界,是特定時代經歷孕育出來的精神高度。例如,“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表現了對戰爭的切膚之痛,是用苦難訴說著時代變故。杜甫深深體會著人類所遭受的戕害,當聽到收復失地的消息后,他欣喜若狂,“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詩人劉禹錫置身于長久的貶謫境遇,這使他的人生長期籠罩在蒼白的底色中。然而,詩人依然透過風雨看到了新生的力量,“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磨難在他那里化為另一種意義上的人生胸襟與氣度,呈現出積極向上的情感。其次,社會是詩性境界之緯,這離不開“物”與“倫理”的真切表現。物的描寫來自扎實的日常生活。例如,“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人多、城豐、米滿倉。詩人樸素的理想就是讓衣食溫飽的歲月陪伴每一戶人家。又如,“蕭鼓追隨春社近,衣冠簡樸古風存。從今若許閑乘月,拄杖無時夜叩門”。有節日可祝、有古風相隨、有閑淡心情與友人拉家常,這表現出詩人向往的古樸淳厚的生活。物的描寫來自對世界風景的捕捉。如“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最愛湖東行不足,綠楊陰里白沙堤”。即使沒見過西湖的美,但從亂花、淺草、湖東、綠楊陰、白沙堤中,我們也明白了“物色之動,心亦搖焉”的美。又如,在《春江花月夜》中,江、月、人幾個元素出現在同一畫面中,景物與想象交織,過去、現在、未來相互碰撞和激發。再如,“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寫的是荒涼的世界、簡單的虛境;“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寫的是天寒地凍之間,一位漁翁遠離世界的紛擾獨自垂釣,反映出獨與天地往來、清高而孤傲的心靈世界。最后,古人的詩性境界與家國倫理緊密相連。儒家有“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之說,其境界是濃濃的家國情懷,融入個體就成為詩意的生命沖動?!扒貢r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王昌齡的詩意是馳騁邊塞戰場,這激活了更多的詩人為此前仆后繼,追求生命與理想撞擊出來的火花?!澳袃汉尾粠倾^,收取關山五十州”的雄闊氣象,“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的英雄主義,“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的家國情懷,等等,從微觀到宏觀、從積淀到迸發,古典詩詞用詩意書寫著家國理想的華彩篇章。古典詩詞以其深厚意境和高遠追求,深入刻畫時代、社會、家國倫理,綿綿不絕地譜寫著中華文化的生命偉力,成就了“情深、風清、義貞”的文化境界。 

    第三,意象化的思維。思維表現了人類的思想能力,在古典詩詞中往往涉及兩個條件——溝通與理解。古典詩詞的溝通是意象化的,尤其注重比興手法?!对娊洝分械谋扰d是后人模仿的經典?!澳嫌袉棠?,不可休思;漢有游女,不可求思。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痹娮魍ㄟ^寫喬木、江水,表達在距離面前有情人不知所措的境地,愛情被障礙阻隔的愁緒直抵人心。從物到心,情感在剎那間飛躍;意在言外,不言卻自明?!奥尻柍菛|桃李花,飛來飛去落誰家?洛陽女兒好顏色,行逢落花長嘆息。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代悲白頭翁》的字里行間比興此起彼伏。桃李花離不開“飛來飛去”的時光,而愛情也逃不掉“顏色改”的任性。年年花開花謝,歲歲花去花來,容顏在時間流逝中老去。流水落花,詩筆成文,哀情有聲。當然,不是所有的“顏色改”都意味著流逝?!奥浼t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這里的“落紅”不但不傷感,反而滿懷生命的期待。古典詩詞中的意象含義豐富,如同“落花”一樣,玉笛和垂柳等意象也姿態多樣,表現出多種意義?!罢l家玉笛暗飛聲,散入春風滿洛城。此夜曲中聞折柳,何人不起故園情?!庇竦岩磺?、折柳一枝,詩人與笛聲、柳枝傾情對話,思念是動情的、鄉愁是美麗的。溝通的原則是理解,古典詩詞如何更好地讓人理解?我們可以從表現“壯志”的詩詞中分析。這里的“志”并不是狹義上的“志氣”之義,它也包含著“記錄和闡發”的意思。詩詞記錄著人類的情感軌跡,是我們認識和理解自己的重要方式?!叭赵轮?,若出其中。星漢燦爛,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詠志”,詩人的憧憬隱于日月星辰之后;“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詩人的感慨俯首于山川河岳之下。詩人努力理解世界,也盡力讓世界理解自己。在這樣的循環往復中,溝通自然達成?;咎m代父從軍,“旦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戰士奔赴戰場,也在日夜兼程中揮灑兒女情長。意象化的思維讓古典詩詞更好地表達自我,也更容易為人所理解所感動,寄托著世人對美好生活的無限想象,在不同時代永遠活在人們心中。 

    在古典詩詞越來越為我們喜愛的當下,它拓展了中國文學新的意義整合空間,擴大了中國文藝理論關于意境、境界、哲理等范疇的闡釋范圍。探尋古典詩詞復興背后豐富的意義闡釋空間,一定能為繼續繁榮發展民族文化作出更大貢獻。 

    (作者單位:廣東外語外貿大學闡釋學研究院) 

作者簡介

姓名:張向榮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