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環球學訊
美學者揭示“唯才是用陷阱”
2019年10月10日 09:0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王悠然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國社會科學報華盛頓10月7日電 (記者王悠然)“對于美國人而言,‘優勢應靠能力和努力獲得’是一條不證自明的公理。可以說,唯才是用(meritocracy)的理想,即‘社會和經濟獎勵應基于成就而非出身’是‘美國夢’的根基。”美國耶魯大學法學教授丹尼爾·馬爾科維茨(Daniel Markovits)在其新書《唯才是用陷阱:美國的“基本神話”是如何催生不平等、削弱中等收入階層、吞噬精英階層的》中寫到。

  然而,在馬爾科維茨看來,“唯才是用”在如今的美國,恰恰造就了它原本反對的東西:財富和特權的集中與代際傳遞。向上社會流動對許多人來說近乎成為幻想,中等收入階層更有可能跌入工作貧窮階層(working poor)而非躍升至職業精英階層。同時,奮力爬向社會階梯頂端的人群也深陷“唯才是用陷阱”。為得到回報,他們以超負荷的強度工作,最大化“榨取”自己接受的優質教育。這種現象不是美國人偏離或放棄了“唯才是用”理想的結果,而是直接源于這個理想的成功。多年來,在美國知名高校學習和工作的經歷,使馬爾科維茨得以從內部觀察到“唯才是用”如何困住美國人并對其造成廣泛傷害。他試圖通過新書揭示“唯才是用”機制的運作模式和問題,并提出改進建議。日前,馬爾科維茨接受了本報記者的采訪。

  “唯才是用”被扭曲

  《中國社會科學報》:美國式“唯才是用”理想的受益者和受害者分別是誰?

  馬爾科維茨:從根本上來講,“唯才是用”現在不利于任何人,它像一座鍍金的牢籠一樣“誘捕”精英階層,排除其他人,盡管這個結論聽起來或許很驚人。理論上講,“人們應憑借個人成就獲得獎勵、實現向上流動”的理念能給予每個人公平的成功機會,但事實上它制造了一種不公平競爭——即使所有人都按規則“參賽”,也只有優勢群體才能勝出。以教育為例,美國頂尖高校現在錄取的來自收入前1%家庭的學生比來自收入后50%家庭的學生總數還多。這就不難理解為什么美國的社會流動性低于其他發達國家,且過去50年里絕對流動性顯著降低,其中中等收入階層降幅最大。

  與此同時,富裕家庭子女也不輕松,他們必須不停地接受各種教育培訓、苦練技能甚至扭曲自己本來的追求以保持優越地位。“唯才是用”競爭現已如此激烈,以至于最享有優勢的群體都無法保證自己的成功,全社會每個人都對失敗、社會經濟地位下滑充滿恐懼。而那些贏得教育競賽、取得高級職位的勞動者還必須接受超長工作時間,他們富裕但并不愜意。

  《中國社會科學報》:“唯才是用”在美國是否發揮過突出的積極作用?為何如今成為“陷阱”?

  馬爾科維茨:“唯才是用”是美國人打破封閉的世襲性精英身份的自覺努力的一部分。過去,很多教育和工作機會是“代際傳遞”的。二戰后,美國的名校、名企開始向一切有才能、有抱負的人敞開大門。這些改革迅速改變了精英階層的構成,頂尖學府的學生更聰明、更勤奮、背景更多樣。新的精英正是依靠過人的知識和技能,提高了收入和地位。隨著“唯才是用”模式確立下來,高質量教育日趨集中于精英家庭。此外,由于創新越來越多地源自新精英掌握的技能,因而出現了經濟學家所講的“技能偏向型技術進步”。精英教育培養的技能升值,普通技能貶值,曾以中等收入工作為主的勞動力市場分化成針對新精英的少數高薪工作和針對其他勞動者的大量前景黯淡的工作。最終,教育和工作兩方面的趨勢形成反饋回路,“唯才是用型不平等”的雪球越滾越大。

  公共資源向富裕階層傾斜

  《中國社會科學報》:“唯才是用陷阱”與美國社會當前普遍存在的不平等加劇是否密切相關?

  馬爾科維茨:“唯才是用”是美國不平等程度上升的一個關鍵因素,但這不意味著“唯才是用型不平等”不可避免,也不意味著我們應該退回到由出身決定收入和地位的時代。“唯才是用陷阱”形成于這樣一種社會環境:“迷信”才能,看重狹義的競爭和個人成功,卻沒有思考這種競爭能否真的增加社會價值,或競爭的目標是否真的值得爭取。

  如今,收入前1%的美國人在國民收入中所占份額約為50年前的兩倍。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主要有三點:第一,政治和經濟發展的不平衡;第二,資本性收入的增幅大大高于勞動性收入的增幅;第三,高技能工作的收入遠高于中等技能工作的收入。前兩個原因我們很熟悉了,也是真實存在的,但尚不足以解釋前1%人群的收入為何大幅增長。資本帶來的收入遠遠超過勞動帶來的收入是一種全球性現象,但它對前1%的美國人收入增加的影響比重僅占25%左右,其余75%來自勞動力內部的收入轉移,即從中等技能勞動者轉移至高技能勞動者。這就是“唯才是用型不平等”的體現。20世紀中期金融業從業者的教育程度和工資水平均處于勞動力市場上的中等區間,而今這個群體以高學歷、高技能、高收入為特點。

  《中國社會科學報》:美國的教育體系和勞動力市場對“唯才是用陷阱”起著怎樣的作用?

  馬爾科維茨:第一,目前美國的教育政策導致公共資源都服務于富裕家庭對子女的密集教育投資。地方政府對公立學校的撥款使富裕社區的教育經費高于中等收入社區,差距有時高達幾倍。對私立學校的稅收減免意味著大量公共補貼被用于富裕家庭子女的教育,為此“埋單”的卻是中等收入階層。政府應對此類教育政策進行改革。例如,鼓勵優質私立學校擴大招生。如果這些學校不錄取經濟背景更多元化的學生,就不可再享受稅收減免。

  第二,美國的稅收和勞動政策“懲罰”中等收入勞動者。為美國社會保障提供資金的工資稅給許多中等收入家庭造成了比所得稅更重的負擔,但其稅基上限在13萬美元左右。這對高收入者來說微不足道,但卻使中等收入者成為美國經濟中納稅負擔最重的生產要素,進而驅使市場以高技能勞動者取代他們。我認為,政府應提高工資稅稅基上限,并將這部分稅收收入用于為中等收入者提供工資補貼、資助勞動者培訓項目。

  《中國社會科學報》:要建設一個既能充分發揮“唯才是用”的合理之處,又能避免陷入“唯才是用陷阱”的社會,主要障礙來自哪里?

  馬爾科維茨:主要障礙既非政治性的,也非技術性的,而是在于“唯才是用”的“魅力”令人難以抗拒。讓人們意識到中等收入階層當前的困境反映了結構性不平等而非個人努力的失敗,這并不容易。更難的是讓精英階層放棄已有的豐厚收入和優越地位。但我認為仍有希望,美國歷史上有過成功的案例,20世紀30年代的“羅斯福新政”就為20世紀中期美國中等收入階層的壯大奠定了基礎。

 

作者簡介

姓名:王悠然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汪書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