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考古學 >> 考古動態
高大倫:從良渚申遺看中國考古學對文化強國建設的貢獻
2019年10月14日 16:24 來源:文博中國 作者:高大倫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這次良渚成功申遺,在學術界和社會上都引起熱議,有何特殊背景呢?在我看來,大背景至少有這幾方面,一是文化遺產熱和公眾考古的蓬勃開展。文化遺產熱,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無須我在此多言。全國考古人這十多年自發地進行公眾考古,堅持不懈、勤勤懇懇做了許多考古科普工作,考古人工作的意義價值越來越被社會所理解和認同。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公眾考古也做得有聲有色,比如,他們和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和北京鳴鶴書苑俱樂部合作,以良渚遺址為基地,共同舉辦了多年的全國中學生考古夏令營,就受到學生和家長熱烈追捧。夏令營擴大了良渚遺址的影響,提升了考古行業的社會地位。二是國家在上世紀末實施的“夏商周斷代工程”取得巨大成果后,乘勢啟動“中華文明探源工程”,良渚遺址的考古被納入該工程中,獲得一批重要發現(其中有的發現還被評上當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并及時公布,持續不斷地吸引了各界的關注。三是自20世紀80年代中國加入世界遺產組織以來,雖然有敦煌、秦兵馬俑、殷墟、大運河、絲綢之路等考古或與考古相關的遺址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但在歷史考古學科的年代范疇來看,他們都屬于歷史時期,即有文字記載以來的遺存。而良渚遺址屬于有文字記載以前的時代,即歷史考古學家所說的傳說時代。中國的傳說時代究竟進沒進入國家文明時期,不少西方學者基本是持否定立場的。但是,幾十年的中國考古一系列傳說時代的大發現,考古發掘出很多古城、大墓、精美文物、大型工程,以及從出土文物看到的禮樂文化發達,社會分工的細化和嚴格的等級制等特殊現象,又促使用材料說話的中國考古學者認真思考中國文明的起源和特質等重大學術問題。良渚遺址申遺的成功,既與考古人數十年不懈努力相關,與文明探源工程積極實施相關,也是對文明探源工程的最高褒獎,更是對中國五千年文明的崇高致敬。

  一般來說,根據人類文化進程和考古發現,中國考古學家們把距今約一萬年前作為中國新石器時代的起始,而把距今約五千年前起至約四千年前,劃為中國歷史的傳說時代。這幾十年尤其是20世紀80年代以來,不斷有傳說時代的考古大發現,如紅山、陶寺、石峁、蘆山峁、石家河、良渚、以及稍晚于以上遺址但屬于傳說時代的三星堆和金沙遺址等等。許多這一時期的發現剛露頭時連考古學家都很吃驚,深感既有的知識解釋起來比較吃力。把這些發現串起來,足以證實傳說時代的分布地域很廣(東西南北都各有約千里的范圍),但文化之間聯系卻很緊密,文化高度發達,已具有形成文明的諸多必備要素,這和文獻記載的傳說時代文化之間的深入而頻繁的交流、文化面貌的趨同、禮樂文化的發達等等,倒是高度吻合的。

  考古在遺產保護和申報以及利用中占的分量有多重

  筆者不掌握權威全面統計數據。這里想講幾個與這一問題有關的現象。中國和西方的古代建筑用材上一大不同是,中國多用土木作為建筑材料,西方多用石材。所以中國古代很多建筑在滄桑巨變中被掩埋在地下,這就要靠考古學家去發掘才能重見天日。所以我們的很多古代遺產是靠考古學家挖出來,比如上面提到的中國列入世界遺產的幾處遺址,要么是考古發掘出來的,要么是經過考古進一步揭露過的。此外,大家認為已列入或足以列入世界遺產預備名單的城頭山、紅山、石峁、石家河、陶寺、三星堆、二里頭,6個傳統白酒作坊遺址、蜀道、秦直道、凌家灘、海昏侯,海上絲綢之路一類遺址概莫例外。這樣大批已列入和作為預備名單的古遺址基本都是經過考古發掘,而且絕大多數是近二、三十年來的考古發掘成果,這在世界遺產領域和考古范圍內可能也是中國才獨有的現象。

  考古還改變了旅游格局。有個很有趣的現象,20世紀70年代以前,除北京外,國家力推,國外來訪貴賓,國內外游客最愛去旅游的人文景觀是云岡、龍門、杭州。七十年代起,陸續發現了秦兵馬俑、擂鼓墩大墓、法門寺地宮、馬王堆漢墓、三星堆祭祀坑、南越王墓,于是更多的游客涌向西安、武漢、長沙、廣州、成都。當今,中國博物館事業大發展,可是由于特殊的背景和歷史原因,與世界很多博物館不同的是,我國的很多國有博物館,如果沒有考古發掘品,恐怕連比較有內涵的展陳都未必做得出來。凡此種種,可以聯想到考古對經濟社會發展的作用有多大。

  國內的考古,相信國人都了解不少,但一介紹起來,我們的老一輩著名考古學家的考古發掘工作都是在國內,在國外考古發掘業績基本是空白。而我們看到西方,甚至日、韓考古學家都滿世界考古發掘。中國的考古學家們在這方面是怎么做的呢?

  考古是一門科學,科學無國界,學術也沒禁區。中國最早的考古調查和發掘就是外國考古學家先做起來的。從1949年起,我國的考古全是自己的考古學家在發掘。改革開放后,和國外考古機構廣泛合作在國內調查發掘。2000年初,有四川、陜西、內蒙古等考古院所自發行動,主動作為,率先走出國門,到國外進行田野考古發掘,這成了中國考古史上標志性事件。早期外國考古學家在中國率意行事,那時我們還沒有自己的考古機構和隊伍,1928年后雖有機構和隊伍,但國力弱小,可能還有自信心不足等原因,導致我們直到改革開放前都是在自己的國境內做考古工作。是改革開放積累起了雄厚的經濟實力和拓寬了中國考古學者的學術視野,順理成章地有了2000年初四川、陜西、內蒙古等考古院所的考古學家們摸著石頭走進國外考古這條大河,最后形成2010年后許多考古院所和高等院校赴國外考古呈井噴式爆發的局面,截至目前,在亞非拉先后有十多個國家30多個地點,都活躍著中國考古學家的身影。中國考古學家以過硬的田野考古技術,真誠的合作態度,科學求實的精神,贏得了合作國同行的尊敬。在國外考古發掘,有的已出版中英文田野考古報告,有的成果已在所在國乃至國際上產生了較大的影響,這是中國考古所取得的成就,也是中國考古和考古人文化自信的重要標志。相信在不遠的將來,中國考古人將會迅速成為具有國際視野的,常年活躍在亞非拉歐美考古工地的一支重要力量。

  考古人在中國文化自信方面做了哪些重要的貢獻

  這是個很大的話題,舉要來說,首先是通過引進西方考古學的理論方法技術手段。我們主要靠自己的力量實踐、吸收、消化、創新,初步形成了有自己特色的理論、方法、技術手段的中國考古學。其次是一大批史前到明清各個時段的大大小小的考古發現,大大豐富了我們對古代中國的認識,讓國內外對中國古代有了更多的直觀認識,從實物遺存上清晰地看到了貫穿中華文明幾千年來發展跳動的脈絡。特別是20世紀90年代開展的夏商周斷代工程,主要就是依靠考古發現,第一次建立起了夏商周完整的年代序列,而21世紀開展的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將中國文明史整整往前推了千年以上,紅山、石峁、蘆山峁、石家河、良渚,三星堆,一提起這些熠熠生輝的遺址,令我們中國人的驕傲和自豪感油然而生。而在近百年前,西方主流學者認可的中國進入國家時期也就在三千年前而已,古文明的地理范圍也局限于黃河中下游一隅。是考古人發掘發現,到上個世紀結束時,讓中國文明形成于四千年前,跨過了長江南岸的結論,成了學術界的主流共識。進入新世紀所進行的“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得益于一大批新石器時代晚期重要遺址為代表的大發現,把中國古文明又往前推進了一千年。考古發現為文化自信源源不斷地提供依據和底氣。新成為世界遺產的良渚古城遺址就是中華文明5000年的代表性遺址。考古人自身的工作也贏得了世界同行的尊敬,我們也是一個充滿工作自信、文化自信的專業群體,正因為有此自信,才愿為國家文化強國的建設付出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努力,并做出了卓越貢獻。

 

  (作者為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原院長)

作者簡介

姓名:高大倫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