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考古學 >> 考古隨筆
中國考古學長足發展的縮影 ——寫在《二里頭考古六十年》出版之際
2019年10月14日 16:29 來源:文博中國 作者:許宏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二里頭遺址是東亞地區青銅時代最早的大型都邑遺址,以其為典型遺址的二里頭文化則是東亞地區最早的“核心文化”。1959年,著名古史學家徐旭生先生率隊發現該遺址,當年秋季,田野考古工作正式啟動。今年,是二里頭遺址發現與發掘60周年。

  二里頭考古六十年,倏忽之間一甲子。六十年間,幾代考古人的辛勤努力,揭示出了二里頭都邑與二里頭文化輝煌與綿厚的過去。二里頭見證了中國考古學的發展歷程,二里頭考古則是中國考古學長足發展的一個縮影。

  ▲1975年1號基址發掘

  ▲1978年2號基址發掘

  ▲1978年2號基址發掘搭梯攝影

  二里頭遺址田野考古工作的前四十年(1959~1998年),學界前輩由大量遺物資料的積累建立起了以陶器為中心的可靠的文化分期框架,二里頭文化一至四期的演變序列得到普遍認可;通過對較大范圍內具有相似內涵遺址的發現和部分遺址的發掘,逐步廓清了二里頭文化的相對年代、分布范圍、地方類型與文化源流等問題。這些是二里頭遺址及二里頭文化研究的基礎工作。至于大型宮室建筑、鑄銅作坊和貴族墓葬等高等級遺存的發現和揭露,則無疑確立了二里頭遺址作為早期大型都邑及以其為代表的二里頭文化在中國早期國家、文明形成研究中的重要歷史地位。

  自1999年秋季開始,二里頭遺址新一輪的田野考古工作在理念與重心上都發生了重要變化,即將探索二里頭遺址的聚落形態作為新的田野工作的首要任務。所采用的工作方法與途徑是:以聚落考古的理念對遺址總體和重要建筑遺存進行宏觀考察分析;與此同時,通過細致的工作,為年代學、經濟與生業形態、成分分析及工藝技術、地貌環境與空間分析等提供可靠樣品與精確信息,積極深化多學科合作研究。注重以遺址和區域聚落形態探索為中心及多學科合作研究,構成了世紀之交以來二里頭遺址田野考古工作與綜合研究的兩大特色。

  ▲2002年春季宮殿區發掘

  ▲2015年春季宮殿區發掘無人機航拍

  在這一學術理念指導下,二里頭遺址的田野工作取得重要收獲,集中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其一,首次對遺址邊緣地區及其外圍進行了系統鉆探,確認了遺址的現存范圍、遺址邊緣區的現狀及其成因;確認了二里頭都邑中心區和一般居住活動區的功能分區。其二,在中心區發現了成組的早期多進院落宮室建筑、井字形主干道網、車轍、晚期宮城及兩組中軸線布局的宮室建筑群、大型圍垣作坊區和綠松石器作坊、與祭祀有關的巨型坑和貴族墓葬等重要遺跡和珍貴遺物。與此同時,采用新理念、新技術和新方法,結合考古學的傳統手段,包括二里頭工作隊在內的相關單位在中原地區的部分區域開展了新一輪的系統田野考古調查。通過這些工作,不僅新發現了一大批二里頭文化遺址,同時還為學界提供了更為精準與科學的遺存信息。進而,圍繞二里頭文化的聚落形態、技術經濟、生計貿易、人地關系、社會結構乃至宏觀文明進程等方面的探索研究都取得了長足的進展。

  ▲2017年春季宮殿區墓葬整體起取與夯土解剖

  ▲2019年春季宮殿區發掘

  ▲2019年春季二里頭工作隊“全家福”,

  遠處是建設中的遺址博物館

  1999年我接手二里頭遺址的考古工作時,二里頭遺址的田野考古與研究已歷40個春秋。從學術信息刊布的角度看,第一本遺物資料集《二里頭陶器集粹》圖錄出版于1995年,第一本田野考古報告《偃師二里頭(1959年~1978年考古發掘報告)》在我接手時則剛剛面世,而關于二里頭遺址與二里頭文化的綜合性研究著作則付諸闕如。

  數年后,二里頭遺址新一輪的田野考古工作取得初步成果,我即萌生了步《殷墟的發現與研究》之后塵,編寫一部《二里頭遺址的發現與研究》的念想。當時年輕氣盛,擬以一己之力,在田野工作之余完成之。翻檢了下既往的文檔,2004年春季既已開始列出大綱,梳理參加田野工作人員名錄,編輯田野工作大事年表。從發現與研究歷程到具體成果,都已開始填空式的動筆了。此后因田野工作、報告整理和諸多雜務,這項工作就被放到了一邊,一直再沒能撿起來。

  ▲1995年以來的出版物

  2004年,《考古》第11期推出了“本刊專稿——二里頭遺址”,是我們在二里頭遺址發現45周年之際的紀念專稿。除了最新的考古勘察與發掘簡報外,還有我與同事陳國梁、趙海濤合寫的《二里頭遺址聚落形態的初步考察》和我的《二里頭遺址發掘和研究的回顧與思考》兩篇論文。2005年,我們推出了資料和研究成果的合集《偃師二里頭遺址研究》;2006年推出了《二里頭遺址與二里頭文化研究:中國·二里頭遺址與二里頭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2008年推出了碩士學位論文專輯《中國早期青銅文化——二里頭文化專題研究》。

  2014年,在紀念二里頭遺址發現55周年之際,五卷本考古報告《二里頭(1999~2006)》出版。是時候在二里頭遺址發現60周年之際,重新開始二里頭發現與研究綜合性專著的編撰工作了。2016年,《豐鎬考古八十年》出版,我們關于二里頭發現與研究的綜合性論著,就叫《二里頭考古六十年》吧。這就是這部書的書名及腹稿的緣起。如果做一個解題的話,這里的二里頭顯然已不應僅限于二里頭遺址,也包含以其命名的二里頭文化。

  ▲考古報告《二里頭(1999-2006)》

  但十余年過去,站在當下信息爆炸、研究深入的時點上,這本書已遠非個人以一己之力能夠完成的了。隨著自己躋身于考古界“老兵”行列,精力與學力不逮,而田野考古本來就有團隊作業的特質,可充分發揮年輕同仁的作用;又時值多學科合作、學科大轉型的時代,只懂考古已經搞不好考古了,這部專書也不應只是純考古著作。只有合作集成,才能讓這一念想成真。在這樣的“自知之明”下,我開始考慮搭班子來完成此書。從團隊成員到學位論文選題與二里頭密切相關的年輕學者都加盟了進來。

  前述初版于1990年代的《殷墟的發現與研究》,尚未設專章來綜述多學科合作的成果,及至《豐鎬考古八十年》,已有一章來談“多學科方法的應用”,內容包括ArcGIS系統的構建、航空遙感技術的應用,以及其他科技手段的應用。而二里頭遺址是公認的迄今為止中國考古學學科范疇內科技考古各“兵種”介入最多的一個遺址,大型考古報告《二里頭(1999~2006)》則是迄今為止我國參與編寫的作者人數最多的一本考古報告(共62人參與執筆)。聚落考古和多學科研究的理念與收獲,構成這部報告的重要特色,是中國考古學學科發展與轉型的一個縮影。鑒于此,由我的同事袁靖先生領銜、曾參與二里頭遺址遺存分析測定研究的10余位各領域的學者組成的多學科團隊,自然就成為這部書的重要撰稿人,他們的人數已遠超我們幾位考古領域的作者。這樣的撰稿人構成,以及袁靖先生慨允與本人共同主編此書,也可看作是中國考古學學科轉型期的一個重要表征。

  在考古報告《二里頭(1999~2006)》的編寫過程中,袁靖先生和我的一個共識,就是痛感多學科合作解讀考古信息還有“兩張皮”的現象,深度整合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雖然意識到這個問題,但如何破題,尚有待探索。在本書章節擬定的過程中,袁靖先生就提出了極好的整合建議。從最初將“多學科專題研究”單列一章,到現在整合考古學文化分期和年代學測定研究,整合遺址環境氣候變遷與存在狀態的綜合研究,整合各類人工遺物及人骨的多學科研究,以及對動植物的獲取與利用的全方位研究,等等。這使得這部綜合性的專著,較之數年前的考古報告《二里頭(1999~2006)》,在多學科整合研究方法的探索上又上了一個新臺階。如果我們的努力和嘗試,能為中國考古學的轉型與發展盡些許微薄的助推之力,則是我們至感欣慰的。

  這就是《二里頭考古六十年》這本書從構思到問世的大致緣起以及我們的心路歷程。本書從不同方面系統梳理了二里頭考古六十年來所取得的田野考古發現與研究業績。從研究對象及側重點來看,又可將全書的主要內容歸納為六大領域,即分期與年代、聚落考古研究、遺跡研究、遺物研究、社會文化研究和遺址的保護與利用等。我們希望能做一部好看好用的書。它的內容是系統全面的,敘述風格是述而不作的,信息處理方式上做了盡可能的嘗試。結語對全書的內容有更凝練的總括,以方便讀者速覽概觀。書后還附有“二里頭遺址與二里頭文化學術史年表”“二里頭遺址與二里頭文化研究中文文獻存目”。

  說到述而不作,我們在大型考古報告《二里頭(1999~2006)》中就未提及二里頭文化的古史性質問題,僅指出二里頭遺址是探索夏商文化及其分界的關鍵性遺址。將相對客觀的基礎資料的刊布與主觀色彩偏濃的闡釋推斷區分開來,是夏鼐先生主政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以來確立的一項基本學術規范。新的二里頭田野考古報告對二里頭遺址與二里頭文化古史屬性問題的述而不作,也被認為是中國田野考古報告刊布上從注重闡釋研究的取樣型報告轉向全面公布材料的資料型報告的一個縮影。在以聚落考古理念為基礎的二里頭文化田野考古工作取得突破性進展的前提下,將更多的精力轉向以全面復原古代社會為主要目標的社會考古學探索,無疑代表了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以來學界出現的一種新的學術取向和研究思路。《二里頭考古六十年》延續了這一學術風格。

  這部集成之作是眾力成就的。值二里頭遺址發現與發掘60周年之際,我們要向投身二里頭遺址與二里頭文化研究的所有田野考古工作者與研究者,致以崇高的敬意。沒有他們,就沒有這部書的問世。從這個意義上講,這部書既是階段性的總結之作,也是獻禮之作和致敬之作。

  ▲環境考古研究

  ▲動物考古研究

  ▲綠松石龍形器觀察分析

  六十年間,數代考古人在二里頭的耕耘雖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但我們在二里頭遺址的發掘面積(4萬余平方米)只有遺址現存總面積(300萬平方米)的不到百分之二,二里頭文化的總體面貌仍有深入揭示的空間。我們雖取得了重大的收獲,但二里頭遺址和二里頭文化的神秘面紗,只是被揭開了一個角。近年,我們在國家有關部門和所屬單位的部署下,制定了二里頭遺址田野考古工作的中長期規劃。覆蓋整個遺址的系統勘探工作和田野考古數據庫建設已在有條不紊地進行;重點發掘將從中心區推進到包括一般居住活動區在內的其他都邑功能區,以期對各時期的聚落有全方位的了解。田野工作將進一步精細化;除了對人工遺跡和遺物的形狀特征進行研究之外,碳十四年代測定、環境考古、人骨考古、動物考古、植物考古、冶金考古、陶器和玉石器的科技考古等將對相關遺存進行深入研究,成果可期。

  ▲農業生產條件調查

  ▲實驗室考古中的墓葬清理

  隨著夏商周斷代工程和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開展,關于二里頭遺址與二里頭文化的研究也方興未艾。作為探索夏商文化及其分界的關鍵性遺址和考古學文化,二里頭遺址與二里頭文化成為相關學術討論的焦點,由此引發的理論方法論探討,相信有裨于中國考古學學科的健康發展。作為在中國古代文明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大遺址,二里頭將在新時期面向世界的社會考古洪流中,彰顯新的輝煌。

  二里頭考古六十年,也是其從考古圈的象牙塔走向整個學界乃至公眾的六十年。從這個意義上講,二里頭又見證了中國學術與社會的長足發展。它從考古人的手鏟之下,走進考古報告、走進學術論著,又由此起步,走進教科書、走進科普讀物、走進網絡,成為公眾歷史認知的一個組成部分。隨著二里頭遺址考古公園、遺址博物館的建設開放,二里頭也成為考古人回饋社會、回饋公眾的一個重要平臺。大力推動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探索大遺址保護與民生發展雙贏的新途徑,也是新時代考古人的重要使命。任重道遠,我們意識到了肩上擔子的分量,也對后繼有人的二里頭田野考古與多學科研究乃至公眾考古的未來充滿信心。在可持續發展的理念下,二里頭考古將譜寫出新的篇章,為學界提供更豐富的研究素材、思路與鏡鑒,為公眾提供更富歷史文化魅力的精神食糧。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作者簡介

姓名:許宏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