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考古學 >> 考古隨筆
新中國考古第一鏟,在哪里動的土?
2019年10月14日 16:34 來源:人民政協網 作者:付裕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在鄭州博物館日前舉行的“追跡文明——新中國河南考古七十年展”上,關于“新中國考古第一鏟”的說明,吸引了諸多關注。

  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顧萬發介紹說,新中國成立以后,老一輩考古學家滿懷熱情,迅速投入到考古調查和發掘工作之中。也可以說,新中國第一次田野考古發掘和調查工作是從河南輝縣開始的。

  在這里,中國考古人建立了新中國田野考古的范式,并出版了新中國第一本田野發掘報告——《輝縣發掘報告》。

  新中國第一次考古發掘

  1950年8月1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以原中央研究院史語所考古組和北平研究院史學研究所的留守人員為班底成立,所長由原文化部文物事業管理局局長鄭振鐸兼任,梁思永和夏鼐為副所長,實際負責所務。剛剛成立時,這個新機構的研究人員只有8人,加上技術員和技工也才14人,這實際上就是新中國成立初期整個國家的考古力量。

  △河南輝縣固圍村一號墓出土的錯金銀車裝飾

  兩個月后的1950年10月,剛剛成立不久的考古研究所在河南輝縣開始了新中國第一次考古發掘,拉開了新中國田野考古發掘工作的大幕。

  輝縣考古發掘隊伍,由夏鼐先生擔任團長,副團長由郭寶鈞先生擔任,秘書為蘇秉琦先生,團員有安志敏、石興邦、王伯洪、王仲殊、徐志銘、趙銓、馬得志、魏善臣、白萬玉等。他們后來都逐漸成為中國考古學界不同領域的學術權威和著名專家。

  這次發掘系統揭示并清理和保護了商代、戰國與漢代諸多墓葬及珍貴的考古學信息與出土文物,為了解我國不同歷史時期社會面貌與狀況提供了重要物證。

  發掘工作從1950年開始至1952年結束,完全按照現代考古學的操作規范進行。在夏鼐先生的指導下,考古隊員對地形進行照相和測量,為發掘的坑位繪制準確、詳細的分布圖,并細致、周密地處理各種遺跡和遺物。

  在這次發掘中,工作作風的培養成為田野考古訓練的重要組成部分。發掘期間,夏鼐自己負責發掘難度最大的戰國車馬坑。當時已經是隆冬時節,車馬坑被凍成了冰土塊,夏鼐每天利用炭火盆慢慢地消融冰塊,再一點一點地剔出車的殘痕,一邊清理,一邊記錄和繪圖,雙手凍腫了也不管不顧。

  經過無數次的反復,夏鼐不僅將車馬坑完整地清理出來,而且在發掘結束后不久,就根據發掘記錄將車子復原出來。這種專注的敬業精神和以身示范的榜樣力量對幾位年輕人具有極強的感召力和潛移默化的教育作用,并由此塑造了中國考古人不怕吃苦、嚴謹踏實、樂于奉獻的精神品格。

  考古學家先后發掘了琉璃閣商代遺址和商代墓群;琉璃閣春秋、戰國墓群和車馬坑以及西漢墓群;固圍村的3座戰國時期魏王陵墓;趙固村的戰國時期貴族墓群;褚邱的戰國墓群和商代墓群以及百泉的戰國墓群和兩漢時期墓群等,出土了大量的高等級隨葬器物和較為豐富的高等級貴族墓葬資料。

  琉璃閣商代遺址和商代墓群是新中國第一次在殷墟以外發掘的比殷墟年代更早的商代遺存,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考古學家王仲殊先生曾說過:“除安陽的殷墟以外,新中國成立后在全國各地陸續發現商代的遺跡,便是從輝縣發掘開始的。例如1951年4月鄭州二里崗商代遺址的發現和確認,便是與輝縣琉璃閣商代遺址的發掘分不開的。”

  在這次考古發掘中,嚴謹的工作作風、科學求實的工作精神以及嚴格的操作程序,對中國考古學的發展具有深遠影響,為新中國考古事業的健康發展奠定了良好基礎。

  新中國第一部田野考古報告

  在夏鼐先生的主持下,1956年3月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編著的《輝縣發掘報告》由科學出版社出版,這是新中國成立后出版的第一部大型田野考古報告,也是科學出版社出版的第一部考古圖書,開創了新中國考古報告編寫出版的先河。

  《輝縣發掘報告》正文分為5編,按照發掘區域分為第一編琉璃閣、第二編固圍村區、第三編趙固區、第四編褚邱區、第五編百泉區,再加上文前的“總說”和最后的“結束語”共7個部分,分別由參與發掘的夏鼐、郭寶鈞、蘇秉琦、安志敏、石興邦、王伯洪、王仲殊、馬得志撰寫,并在相應位置署名。線圖繪制、器物修復和照相都由所里的技術人員完成。書稿全部完成后,夏鼐進行了全書的審閱。

  《輝縣發掘報告》所創立的“地點為經、年代為緯”的編寫模式,被廣泛應用在其后考古發掘資料的整理、編寫等工作中,已成為考古報告編寫的規范體例。而這部報告為以后考古學報告提供了樣本,達到了資料齊全、描述客觀真實的第一要求。

  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王巍研究員表示,《輝縣發掘報告》中所描述的按照探方來發掘,采取地層關系分析、器物類型學分期斷代的方法,以及對所獲遺物進行描述介紹,特別是對戰國車馬坑中“車痕”的保護和提取等,反映出當時考古工作者科學、先進的田野考古理念,這些都是中國考古學史上的重要收獲。而《輝縣發掘報告》的編寫采取了先對發掘過程進行系統描寫,之后對遺物進行初步分析,這一編寫體例為日后田野考古發掘資料整理和編寫樹立了范本,至今仍是考古報告編寫所遵循的原則之一。

  2016年底,《輝縣發掘報告》出版60周年學術座談會曾在北京舉行,科學出版社又重新出版了《輝縣發掘報告》。

  撫今追昔,沿著先輩的足跡,以《輝縣發掘報告》為開始。中國考古學今后要積極推進科學化、國際化、大眾化和數字化發展。王巍表示:“未來,在推進考古科學化方面,要通過多學科結合大力發展科技考古,加強科學技術手段在考古學中的應用,使考古研究手段更加科學化。推進考古國際化方面,要樹立全球視野,推動中國考古學與世界考古學交流互動,并加大中國考古‘走出去’力度,進一步讓中國考古學聲音響徹國際舞臺。”

作者簡介

姓名:付裕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