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考古學 >> 專門考古
論燕下都的軍事防御體系
2020年01月09日 09:44 來源:《文物春秋》2019年第5期 作者:張超華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河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

  摘 要:燕下都是戰國中晚期的燕國都城,為保障其安全,構建有完備的軍事防御體系,既有保衛都城安全的城墻及附屬設施、護城壕、人工河道,也有周鄰地區拱衛都城的軍事據點、軍事城堡及燕南長城,更充分利用了天然屏障北易水、中易水、太行山脈及“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紫荊關,具有方式多樣化、體系多層次化、防御重點突出等特點。

  關鍵詞:燕下都; 軍事防御體系; 戰國

 

  隨著燕下都考古工作的開展,相關研究也逐漸增多。這些研究大部分側重于宮殿建筑、墓葬、青銅器銘文等方面,關于軍事防御體系的研究比較少見。燕下都作為戰國中晚期燕國都城,地處國土南部,受齊國、趙國的威脅較大,故構建穩固、有效的軍事防御體系十分重要。筆者以燕下都遺址考古資料為基礎,結合文獻記載,從都城的軍事防御、都城周鄰的軍事防御、都城的自然屏障防御等方面對燕下都的軍事防御體系進行分析,以期豐富對燕下都及燕國史的研究。

  一、都城的軍事防御

  燕下都由東、西兩城組成,平面呈不規則長方形,東西長約8公里,南北寬約4~6公里(圖一)[1]876。其城市防御包括城墻及附屬設施、護城壕、高臺建筑、城門及道路、軍事裝備、城內人工河道、城市規模和布局等方面,具體如下。

  (一)城墻及附屬設施

  城墻是古代城市防御最具代表性的建筑。城墻的高度、寬度以及堅固與否是衡量其防御價值的重要指標。

  從考古報告看,東城是燕下都的主體部分,但地面上已不見城垣遺跡,殘存垣基寬度均在40米左右[1]14。西城部分城垣地面殘存墻體高6.8米,墻基寬約40米[1]17。其城墻建造技術考究,采用穿棍、穿繩和夾板夯筑等建筑技術,夯層明顯,夯窩密集,部分夯層之間有鋪草痕跡,如此先進的筑城技術極大地增強了城墻的堅固性??傮w看來,燕下都城墻高大、寬厚、堅固,防御性能優越。

圖一 燕下都平面圖

(采自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編《中國考古學·兩周卷》,略做修改)

  燕下都城墻附近發現多處用來增強城墻防御功能的附屬設施,其中東城三處,西城一處。東城的三處均位于東城東北部,分別為七號(朱家臺)、九號和十號(煉臺)夯土建筑基址[1]15。七號基址位于隔墻東段,南北均凸出于垣基之外,防御性質突出。九號基址位于東城墻與隔墻的交界處,向南不遠即為東城門,東墻在此處轉折呈“L”形,九號基址恰恰位于“L”形的頂部,能有效增加防御的視野和范圍。十號夯土基址位于北垣東部,向北凸出城垣20米。西城的一處(西斗城)位于北垣的中部,伸出北墻,形成一個斗形[1]18,其功能類似于馬面,有利于城上守軍觀察敵情,也可三面御敵,減少城墻防御的死角,極大地增強城墻的防御能力。

  (二)護城壕

  護城壕是城墻外側最為重要的防護設施。護城壕只有具備足夠的寬度和深度,才能有效阻擋敵人接近城墻。

  燕下都東城城壕總長4760米,寬約20~40米,深約4米,距東垣10~60米,壕內淤積以黑膠泥、淤泥為主。西城城壕全長4900米,寬約40~50米,深4.5~5米,距西垣70~80米,壕內淤積有淤泥和淤沙。因中易水改道,南部城壕情況不明[1]13—14。綜上,從現存城壕遺跡來看,燕下都的護城壕既寬又深,能有效增加敵人攻擊城墻的難度。

  (三)高臺建筑

  高臺建筑是指依附于高臺的建筑組合體[2]。燕下都遺址發現有較多的高臺建筑,這些高臺建筑形狀近方形,面積較大,高聳壯觀。如武陽臺,平面基本呈方形,東西最長處約140米,南北最寬處約110米,臺基高出地面約11米[1]23;望景臺,夯土范圍東西長40米,南北寬26米,臺基殘高3.5米[1]28;老姆臺,平面略呈方形,南北長110米,東西寬約90米,高出地面約12米[1]732。這些高臺建筑居于城內制高點,便于軍事指揮,有利于保障都城和統治者的安全。高臺建筑也反映出統治者居高而治的思想。

  (四)城門及道路

  城門和道路也是城市的重要防御設施。燕下都共發現四座城門,其中東城三座,西城一座[1]20—21。東城發現的城門分別是東門、北門和隔墻城門。東門位于東垣與隔墻交界處,附近發現的九號夯土遺跡當為增強東門的防御能力而建造。北門位于北垣正中,寬約20米,發現有道路遺跡,往北通向老姆臺。隔墻城門位于隔墻中部,寬約15米,發現有道路遺跡通往北門。西城發現一座城門,位于西垣的中部,寬約30米。東城三座城門中,北門與隔墻城門基本處于一條直線上,但該直線并未直接通向武陽臺、望景臺等宮殿建筑,而是位于宮殿建筑的西側,這樣的設計客觀上拉長了城門與宮殿區之間的距離,能有效地遲滯敵人攻破城門后對宮殿區的進攻。

  道路作為城內的主要交通設施,在戰時必然成為兵員調動、物資轉運的重要通道。燕下都東城發現道路三條,分別是二號、三號和四號道路。二號道路位于Ⅰ號地下夯土建筑遺跡內,南北走向,長247米,寬8.5米[1]30。三號道路寬約10米,發現有明顯的路土,主要連接北城門和老姆臺。四號道路位于隔墻城門處,并向北延伸,可能是老姆臺通往武陽臺中心建筑的主干道。西城在西城門處發現有一號道路,寬4~7米,向城外延伸約425米,向城內延伸約750米[1]21。

  (五)軍事裝備

  軍事裝備水平是衡量國家軍事實力的重要指標之一,也是影響戰爭勝負的重要因素?!赌印す澯谩吩?“有甲盾五兵者勝,無者不勝?!盵3]說明軍事裝備在城池防御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燕下都發現多處制造兵器的大型作坊遺址,表明統治者對兵器制造的重視。如郎井村13號作坊遺址出土有陶鏃范、鋌范[4]。23號遺址出土有鐵鋌銅鏃、弩機懸刀和銅戈等兵器,其中銅戈達108件,多數銅戈上有“匽王”銘刻[5]。燕下都出土兵器不僅數量多,而且制作精良。燕下都M44出土大批完整的鐵兵器,有研究者對部分劍、戟、矛等進行檢測,發現這些兵器的制作已經采用滲碳制鋼技術[6]。

  燕國兵器精良,士卒的防御裝備也較為完善,尤以甲胄最為重要?!稇饑摺ろn策一》[7]559《史記·蘇秦列傳》[8]2720中均談到“鐵幕”,司馬貞《史記索隱》“謂以鐵為臂脛之衣”[8]2722?!吨芏Y注疏》也有“燕近強胡,習作甲胄”[9]的記載。燕下都遺址確已發現士兵防御用的甲胄遺物,如M44出土一具鐵兜鍪,由89片鐵札葉組成,該鐵胄無遮檐、護面,有學者認為這是我國已發現的時代最早的鐵鎧[10]。類似的鐵札葉在燕下都13、21、22號作坊遺址都有發現。1995年在燕下都遺址10號夯土基址又發現一件鐵胄,由66片札葉組成,而且有遮檐和護面[11]。這些考古實物證明,至遲到戰國中后期,燕國將士佩戴防護裝備的現象已較為普遍。

  (六)城內人工河道

  燕下都城內河渠密布。一號河渠南北走向,全長6900米,河渠寬40~90米,距離東城西垣約25~60米[1]21,其功能類似于護城河,有效地保護著東城西側的安全。二號河渠全長5700米,寬60~80米[1]21,走向較為曲折,但主體基本沿著東城北墻的內側,增強了東城北部的防御能力,尤其是河渠經過北城門時繼續向東,隨后才向南注入“內湖”,可以避免出現敵人破北門后長驅直入的局面。三號河渠長4200米,寬約40米[1]21,整體流向呈“Z”形,與隔墻和東垣相配合,將以武陽臺為核心的宮殿區緊緊圍固起來,極大地增強了宮殿區的防御功能。

  (七)城市規模

  西周時期,周王朝國勢強盛,擁有一套完備的宗法禮樂制度,也“存在著較為嚴格的等級制度”[12]?!吨芏Y·冬官考工記》載:“匠人營國,方九里,旁三門?!盵13]《春秋左傳正義》云:“天子之城方九里,諸侯禮當降殺,則知公七里,侯伯五里,子男三里?!盵14]及至東周,隨著諸侯實力的增強,營國制度逐漸被破壞,諸侯國都城的規模紛紛僭越禮制規定。

  城市的規模,意味著城市提供的戰略迂回空間和兵員的規模,對于城市的防御也十分重要。燕下都東西長約8公里,南北寬約4~6公里,規模遠超“侯伯五里”的舊制。這不僅使燕下都可以屯駐更多的士兵,儲備更多的物資,而且有充足的空間來建造作坊,便于就近生產更多的兵器、戰車等軍用物資。同時,城市面積大意味著能承載更多的人口。蔣剛推測燕下都的人口約有29.3~35.2萬人[15],如此龐大的人口為燕下都提供了充足的后備兵員。

  (八)非典型城郭制

  城郭制,指城市以大規模的城郭及護城壕作為城市主要防御設施的建城制度。典型城郭制的城與郭,一般呈“回”字形或接近“回”字形。非典型城郭制的城和郭則是二城并立或分置,但是小城和大城也分別具有“衛君”“守民”的功能[16]。

  燕下都采用兩城分離的非典型城郭制,由東城和西城兩部分構成,兩城功能差異明顯,東城文化內涵豐富,發現有宮殿區、手工業作坊區、墓葬區等,而西城文化遺存明顯較少,防御性質突出,可能是為了屯兵和加強東城的安全而增設的具有防御性質的附郭城。兩城分離是強化宮城安全的重要措施。當發生內亂時,宮城可依據自身的防御工事進行有效的抵抗;遇到外敵入侵時,西城可以作為緩沖地帶,有效地遲滯敵人的進攻,為宮城的防御贏得時間。

  二、都城周鄰的軍事防御

  燕下都周鄰地區也建有較為穩固的軍事防御設施,主要包括防御據點、軍事城堡和燕南長城。

  (一)防御據點

  燕下都附近發現有多處防御據點性質的遺址,且集中分布于東城外圍。經考古調查發掘的共有6處[1]747,具體情況如下。

  燕下都東城北的西茹堡村發現兩處建筑基址,分別為YBX1和YBX2。YBX1,平面呈長方形,東西長53米,南北寬38米,高7.2米。YBX2,平面略呈長方形,東西寬8.7米,南北長13米,高2米。這兩處建筑基址地處北易水北側,夯筑而成,周邊散落有戰國時期的繩紋板瓦、筒瓦殘片等遺物。遺址面積較小,距離較近,互為依托,并有道路相連通,是燕下都北部重要的防御據點。

  燕下都東城東南發現三處夯土建筑基址。其中陳村一處,編號為YDNCH3,基址平面略呈方形,邊長約10米,高7米,表面和四周發現戰國時期常見的繩紋板瓦殘片。臺上村兩處,分別是YDNT4和YDNT5。YDNT4,平面略呈長方形,基址東西長24米,南北寬14米,臺面東西長17米,南北寬5米,高3.5米。YDNT5,東西長77米,南北寬41米,臺面東西長12米,南北寬9米,高13.5米。這兩處建筑均是夯筑而成,之間有道路相連通,附近多散見繩紋板瓦、筒瓦等遺物。

  燕下都東城東北石柱村發現一處夯土建筑基址YDBSH6,平面略呈方形,東西長55米,南北寬49米,高4米?;犯浇l現繩紋板瓦、筒瓦等遺物殘片。

  這幾處遺址面積較小,文化內涵簡單,但地理位置特殊,緊鄰燕下都東城,且分別位于下都通往紫荊關、上都以及齊國和趙國的交通線附近,應當是拱衛燕下都的防御性據點。

  (二)軍事城堡

  燕下都周鄰分布有一定數量的軍事城堡,這些城堡構成燕下都外圍防御的重要屏障,如有戰事,便能起到預警和阻擊的作用。

  1. 蔡莊城址

  位于北京市房山區與河北省淶水縣交界處,距燕下都遺址約40公里。該城址于1959年被發現,調查者推測“城為正方形,長寬300米左右。西墻中部有一處向外突出,疑為當時城門,南墻突出處尚留有一豁口”[17]。蔡莊城址采用穿孔版筑方式,夯層明顯,夯窩呈圓錐狀,夯層之間發現有明顯的墊草痕跡。綜合采集到的遺物分析,蔡莊城址可能建于戰國晚期,并沿用至西漢。

  2. 長溝城址

  位于今北京市房山區長溝村東,距離燕下都遺址約50公里。最早由河北省考古工作者馮秉其、唐云明調查發現。長溝城址地勢較高,僅東南角處保存較好,城址平面呈方形,邊長約500米。城內發現有與燕下都瓦當形制基本相同的瓦當和“魚骨盆”等文化遺物[18]。

  3. 解村古城

  位于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區瀑河鄉解村西北,距離燕下都遺址約10公里。城址平面呈長方形,東西長645米,南北寬550米,城垣夯筑而成,西墻為燕南長城墻體[19]。

  4. 東黑山城址

  位于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區大王店鄉東黑山村,距離燕下都遺址約35公里。城址東西長1200米,南北寬800米。城墻夯筑而成,北、東、西垣各發現城門一座,中部有隔墻,城垣四周有護城河,平面基本呈“U”形。發掘者推測該戰國城址屬于燕南長城外圍的附屬小城,是重要的軍事設施[20]。

  這些軍事城堡面積較大,平面多呈方形,城墻以夯筑為主,尚存部分防御設施。就分布位置而言,蔡莊、長溝城址位于太行山東麓的交通要道上,是燕下都北連薊都的重要據點;解村、東黑山城址位于下都南部,與燕南長城一同構成燕下都南部的防御屏障。

  (三)燕南長城

  燕南長城以易水的堤防為基礎擴建而成。文獻中多見有關燕南長城的記載,如《戰國策·燕策一》載,秦相張儀為秦破縱連橫,游說燕王:“今大王不事秦,秦下甲云中、九原,驅趙而攻燕,則易水、長城非大王之有也?!盵7]632《戰國策校注系年》中說:“燕長城,在今河北易縣、饒安、新安縣界?!盵21]《水經·易水注》載:“易水又東屆關門城西南,即燕之長城門也……易水又東歷燕之長城?!盵22]結合文獻和學者研究可知,燕南長城從今河北易縣西南起,穿過北易水,沿南易水東向,經過汾門(今保定市徐水區西北),再沿著南易水和滱水(今大清河)走向東南。這一推斷也在考古學上得到證實??脊殴ぷ髡咴诮窈颖币卓h、徐水、安新、文安、雄縣、大城,以及子牙河西岸都發現有長城遺址,并推測大城縣東馬村很可能為戰國燕南長城的終點[23]。此外,在大城、文安兩縣燕南長城沿線還發現多個烽燧遺址[24]。

  燕南長城距離燕下都較近,是抵御齊國、趙國軍事進攻的一道屏障,它的存在為燕下都爭取到更多的防御空間和備戰時間,有效地增強了燕下都抵御南部威脅的能力。

  三、都城的自然屏障防御

  《管子·乘馬》言:“凡立國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廣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用足;下毋近水,而溝防省。因天材,就地利,故城郭不必中規矩,道路不必中準繩?!盵25]說明都城選址時,周邊的地理環境是考慮的重要因素。燕下都地理位置優越,周邊的河流、山脈、險關等構成燕下都防御的天然屏障。

  (一)河流

  河流以其獨特的優勢成為城市防御中難以逾越的天然屏障,是城市最常見的防御設施之一。燕下都北臨北易水,南靠中易水。文獻中曾記載了易水對于燕下都的重要性。如《戰國策·燕策一》載:“今趙之攻燕也……度滹沱,涉易水,不至四五日,而距國都矣?!盵7]624《戰國策·燕策三》:“見秦且滅六國,兵以臨易水,恐其禍至?!盵7]682由此可知,易水對于燕下都的防御意義重大,有效地拱衛著燕下都的安全,渡過易水,則燕下都危矣!

  (二)山脈與關隘

  燕下都北、西、西南方向為太行山脈所環繞。太行山山勢巍峨,綿延數十公里,為燕下都提供了一道天然的防御墻。多條河流橫穿太行山脈,由河流沖擊形成的河谷地帶是溝通山西高原和華北平原的重要通道。這些通道穿梭于高山之間,道路狹窄,通行不便,便于防御。山河縱橫的地理環境,更易形成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重要關口,燕下都西部的紫荊關便是其中之一。

  紫荊關位于河北省易縣城西40公里的紫荊嶺上,又稱“蒲陰陘”,為“太行八陘”之第七陘,是晉陜高原進入河北平原的重要關口之一。紫荊關東為萬仞山,西為犀牛山,北為拒馬河,南為黃土嶺,地理位置優越,易守難攻。突破紫荊關便可長驅直入,直逼燕下都,因而紫荊關的得失對于燕國的戰略意義重大。

  四、燕下都軍事防御體系的特點

  (一)多種防御方式配合

  燕下都的軍事防御,呈現出人工、自然等多種防御方式并存的特征。首先,燕下都注重都城地區人工防御設施的構建,修筑了高大的城墻,并建有附屬設施來增強城墻的防御能力,城垣外側挖筑深闊的護城壕,城內以高臺建筑、人工河道等設施來拱衛宮城的安全,城外交通要道上則修筑防御據點和軍事城堡來增強防御能力;其次,燕下都地處北易水、中易水之間,西面以太行山為依托,西北有紫荊險關,這些天然屏障有效地拱衛著燕下都的安全。

  (二)多層防御體系共存

  燕下都的軍事防御體系不是單一、孤立的,而是多重防御相互配合。最外層的防御主要是燕南長城,它是燕下都防御的最前沿陣地;中層,距離燕下都10~60公里內分布有多座防御性質突出的城堡;內層,燕下都東城附近分布著眾多軍事據點。燕南長城、軍事城堡和軍事據點作為燕下都外圍的防御,起到了預警和遲滯敵人進攻的作用。最后,依托城墻、護城河、高臺建筑、人工河渠等設施,燕下都構建出復雜的城市內部防御體系。此外,發達的軍事裝備制造系統,也為燕下都的防御提供了充足的物質保障。

  (三)防御重點突出

  燕下都位于燕國南部,西側有太行山,北部是廣闊的燕國腹地,加之燕國對外戰爭的主要對象是齊國和趙國,因而其防御的重點在南部,這與燕國修筑燕南長城,以及燕下都南部軍事據點、軍事城堡較多的情況相符合。燕下都的軍事防御體系對維護燕國南疆安全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總體而言,燕下都的防御體系是卓有成效的。公元前315年,齊宣王派田章伐燕,最終燕國被攻破,殺燕王噲及子之,并“毀其宗廟,遷其重器”[26]。然而,自燕昭王營建下都至秦軍滅燕的近百年歷史中,燕國再無國破身死的悲劇發生。相反,燕國開始強盛起來,多次在歷史舞臺上顯露頭角,如樂毅率五國聯軍攻齊、秦開破東胡等。燕國這些軍事行動的開展,正得益于燕下都完備的防御體系為其開疆拓土、亂世爭雄提供了穩固的后方。在戰國后期的燕趙戰爭中,盡管燕下都再次被趙軍圍困,但未出現城破的局面,側面反映出燕下都城市防御的有效性。公元前227年,秦將王翦攻燕、代,敗燕代聯軍于易水以西,直逼燕下都。盡管軍事防御體系完備,但是面對軍事實力遠強于自己的秦國,燕下都最終被秦軍攻破。燕下都的淪陷,也標志著燕下都軍事防御體系的最終瓦解。

  參考文獻:

  [1]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燕下都[M].北京:文物出版社,1996.

  [2]楊鴻勛.從盤龍城商代宮殿遺址談中國宮廷建筑發展的幾個問題[J].文物,1976(2).

  [3]墨子[M].李小龍,譯注.北京:中華書局,2007:77.

  [4]李曉東.河北易縣燕下都故城勘察和試掘[J].考古32學報,1965(1).

  [5]河北省文物管理處.燕下都第23號遺址出土一批銅戈[J].文物,1982(8).

  [6]李眾.中國封建社會前期鋼鐵冶煉技術發展的探討[J].考古學報,1975(2).

  [7]劉向.戰國策[M].姚宏,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

  [8]司馬遷.史記[M].北京:中華書局,2013.

  [9] 鄭玄,賈公彥.周禮注疏[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1524.

  [10]楊泓.中國古兵器論叢[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0:13.

  [11]河北易縣燕下都遺址文物保管所.燕下都遺址出土鐵胄[J].文物,2011(4).

  [12]許宏.先秦城市考古學研究[M].北京:燕山出版社,2000:127.

  [13]周禮[M].呂友仁,李正輝,注譯.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10:412.

  [14] 李學勤.十三經注疏:春秋左傳正義[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52.

  [15]蔣剛.東周時期主要列國都城人口問題研究[J].文物春秋,2002(6).

  [16]張國碩.中原先秦城市防御文化研究[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4:163-164.

  [17] 王漢彥.北京市周口店區蔡莊古城遺址[J].文物,1959(5).

  [18] 馮秉其,唐云明.房山縣古城址調查[J].文物,1959(1).

  [19]河北省文化局文物工作隊.河北徐水解村發現古遺址和古城垣[J].考古,1965(10).

  [20]賈金標,齊瑞普,石磊,等.河北徐水東黑山遺址考古發掘取得重大收獲[N].中國文物報,2007-1-17(2).

  [21]郭人民.戰國策校注系年[M].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88:583.

  [22]陳橋驛,葉光庭,葉揚.水經注全譯[M].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1996:404.

  [23]鄭紹宗,鄭立新.河北古代長城沿革考略[J].文物春秋,2009(3).

  [24]廊坊市文物管理處.廊坊市戰國燕南長城調查報告[J].文物春秋,2001(2).

  [25] 管子[M].李山,譯注.北京:中華書局,2007:42.

  [26]孟子[M].萬麗華,藍旭,譯注.北京:中華書局,2006:41.

作者簡介

姓名:張超華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