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馬克思主義 >>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
馬克思恩格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探析
2019年10月14日 10:50 來源:大連海事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4期 作者:孫福勝 劉建濤 字號
關鍵詞:馬克思;恩格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唯物主義歷史觀;唯物辯證法;

內容摘要:內容摘要:馬克思恩格斯高度重視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強調從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必須要用科學的研究方法來指導,必須要與唯物主義的基礎協調起來。一、馬克思恩格斯對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的高度重視在馬克思和恩格斯的《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哲學的貧困》《反杜林論》《自然辯證法》等經典著作中,都包含著對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的論述。二、馬克思恩格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的基本內容馬克思恩格斯認為,從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必須運用歷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的方法研究全部歷史,詳細研究各種社會形態存在的條件,從這些研究中引出相應的一般結論或規律性的東西。

關鍵詞:馬克思;恩格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唯物主義歷史觀;唯物辯證法;

作者簡介:

  內容摘要:馬克思恩格斯高度重視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 強調從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 必須要用科學的研究方法來指導, 必須要與唯物主義的基礎協調起來。馬克思恩格斯構建了以“物質生產生活”為基礎, 以“唯物辯證法”為指導, 以滿足“現實的個人”的需要和提供“現實問題”的解決途徑為目標的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馬克思恩格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帶來三個重要啟示:信仰啟示, 即堅持仰望星空和腳踏實地, 自覺立下為人民做研究的遠大志向;行動啟示, 即堅持解釋世界和改變世界, 不斷提升理論思維能力;創新啟示, 即堅持傳承與創新, 積極發揮理論引領作用。

  關 鍵 詞:馬克思; 恩格斯; 哲學社會科學; 研究方法; 唯物主義歷史觀; 唯物辯證法;

  作者簡介: 孫福勝 (1986-) , 男, 博士研究生;E-mail:[email protected];

  基金: 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青年基金項目 (17YJC710048);

 

  馬克思恩格斯不論是在合寫的著作中, 還是在各自所寫的著作中, 都闡明了科學研究方法對于開展研究工作的極端重要作用。馬克思恩格斯共同創立了科學的歷史唯物主義和唯物辯證法的方法, 并利用這個方法對物質生產實踐, 對現實問題和現實個人的需要進行了深入的研究, 從而建立和發展了歷史唯物主義的話語體系。這個話語體系的目標就是實現人的解放。

  一、馬克思恩格斯對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的高度重視

  在馬克思和恩格斯的《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哲學的貧困》《反杜林論》《自然辯證法》等經典著作中, 都包含著對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的論述。他們強調從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 必須要用科學的研究方法來指導, 必須要與唯物主義的基礎協調起來。

  (1) 研究任何問題必須要用科學的研究方法來指導。馬克思恩格斯認為要在日常理論研究工作和革命實踐工作中發揮科學研究方法的指導作用。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闡述了指導他開展研究工作的科學方法, “我所得到的, 并且一經得到就用于指導我的研究工作的總的結果”[1], 即唯物主義歷史觀。馬克思正是在這種科學方法指導下研究各類社會問題的。恩格斯指出, 馬克思用他的歷史唯物主義觀點, 從一定的經濟狀況出發, 對1848年至1850年的法蘭西階級斗爭這段歷史進行了“初次嘗試”。馬克思也指出, 恩格斯的《英國工人階級狀況》反映了唯物主義歷史觀方法論的指導意義。馬克思恩格斯強調的科學的研究方法就是唯物主義歷史觀和唯物辯證法, 一個是指導人們開展研究的科學世界觀, 一個是指導人們從事研究工作的科學方法論。這樣就實現了世界觀和方法論的有機結合, 為研究各類問題提供了科學的研究方法。

  (2) 哲學社會科學必須同唯物主義的基礎協調起來。馬克思恩格斯認為, 哲學社會科學就是關于社會的科學, 即“歷史科學和哲學科學的總和”, 要求這種科學要“同唯物主義的基礎協調起來”, [2]并在這個基礎上從世界本身的原理出發去闡述這個世界。關于唯物主義的理解, 馬克思恩格斯指出, 一是要注重對人們的實踐活動和實際發展過程的描述, 從對每個人的實際生活過程和活動的研究中得出結論, 也就是從實踐活動出發, 而不是從概念及范疇出發描述社會生活過程。二是要避免把理論當作背得爛熟并機械地加以重復的教條。歷史唯物主義是發展的理論, 需要把它作為研究哲學社會科學的引線和研究歷史的指南來應用。關于哲學社會科學與歷史唯物主義的關系, 馬克思恩格斯指出, 哲學社會科學研究的出發點就是物質生產生活和人們所處的不同歷史發展階段上的各項活動, 它的直接目的就是理解實踐本身, 并推動社會生活實踐的自我否定和自我批判, 從而不斷滿足人民對美好幸福生活的向往。因此, 無論就學科自身性質及其建設發展來說, 還是就理論研究工作者從事研究的實際工作來說, 都必須把哲學社會科學與唯物主義的基礎協調起來。

  二、馬克思恩格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的基本內容

  馬克思恩格斯認為, 從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 必須運用歷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的方法研究全部歷史, 詳細研究各種社會形態存在的條件, 從這些研究中引出相應的一般結論或規律性的東西。

  (一) 堅持把物質生產生活作為社會研究的基礎

  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主義歷史觀實現了“整個世界史觀”的根本性變革, 克服并超越了以往哲學家考察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局限性和片面歷史觀, 始終把物質生產生活作為研究的基礎, 從物質生產生活出發開展研究工作。恩格斯在《卡爾·馬克思》中闡述了唯物主義歷史觀與以前所有的歷史觀的根本不同:以前所有的歷史觀認為, “一切歷史變動的最終原因, 應當到人們變動著的思想中去尋求”[3]457, 而新的歷史觀認為, “至今的全部歷史都是階級斗爭的歷史, ……這些階級……是由于當時存在的基本的物質條件”[3]458所產生的。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主義歷史觀的重要意義不僅表現為給人們證明了“三項內容”, 而且表現為作為“一種考察方法”使人們認識到“三種情況”。所證明的三項內容是:第一, 除原始社會以外的迄今全部歷史都是在階級對立和階級斗爭中發展的;第二, 統治階級和被統治階級、剝削階級和被剝削階級是一直存在的, 這種統治與被統治的非理性的力量關系是社會權力;第三, 大多數人總是注定要從事艱苦的勞動而很少能得到享受。認識到的三種情況是:第一, 人類歷史發展歸根到底是生產方式的發展史;第二, 資產階級控制的高度發達的資本生產力所導致的周期性的商業危機已經證明了資本主義私人占有制已經成為生產發展的障礙;第三, 無產階級將成為推翻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主體力量。馬克思恩格斯的歷史唯物主義認為, 歸根結底制約歷史發展的是經濟條件, 同時強調以經濟發展為基礎的“政治、法、哲學、宗教、文學、藝術等”的發展對經濟基礎發揮反作用, 兩者共同對人類社會發展起著重要作用。

  (二) 堅持把唯物辯證法作為研究的指導

  馬克思恩格斯一經找到新的歷史觀的直接表達方法———唯物辯證法, 就立刻把它運用到解決具體的問題中去。馬克思恩格斯認為, 唯物辯證法是“關于自然界、人類社會和思維的運動和發展的普遍規律的科學”[4]149。唯物辯證法涵蓋了自然界 (人與自然界之間的關系) 、人類社會 (人與人之間的關系) 和人的思維 (人自身的關系) 等領域的普遍規律, 主要包括“量轉化為質和質轉化為量的規律”、“對立的相互滲透的規律”、“否定的否定的規律”[4]534三個最一般的規律。關于唯物辯證法的重要性, 馬克思恩格斯指出, 唯物辯證法為自然界的發展過程、自然界各種事物的普遍聯系以及自然界不同領域之間過渡提供了類比和說明方法, 是自然科學“最重要的思維形式”, 也是從事自然科學和人的科學研究的重要方法。唯物辯證法是歷史的產物, 能夠幫助人們認識不同時代世界普遍聯系的各種不同見解, 為“理論自然科學本身所要提出的理論提供一種尺度”[4]499。然而理論自然科學家往往缺少對哲學史的認識, 因而產生所謂的“嶄新的知識”, 其實在哲學界早就被提出并拋棄了, 造成了讓人嘲笑的“時髦”。馬克思恩格斯還提出了唯物辯證法的運動觀和聯系觀這兩大重要的方法論:其一, 任何事物只有在運動中才能顯示出自身的存在, 科學也是分析“某一個別的運動形式或一系列互相關聯和互相轉化的運動形式”[4]579, 這也形成了不同的科學分類;其二, 任何事物都存在著直接或間接聯系, 理解事物必須從“由種種聯系和相互作用無窮無盡地交織起來的畫面”[4]23中去找尋事物本身以及事物之間存在的內在規律性。一般意義上講, 馬克思恩格斯把唯物主義歷史觀作為理解宏觀問題的“望遠鏡”, 把唯物辯證法作為解決具體問題的“顯微鏡”, 把兩者有機結合起來運用, 能夠對現實的個人和現實問題做出科學的“診斷”和“解剖”。

  (三) 堅持把滿足工人階級的需要和提供現實問題的解決途徑作為研究的目標

  馬克思恩格斯從事理論研究工作的現實目標就是為工人階級運動服務, 滿足工人階級的理論需要, 解決革命斗爭中的重大理論問題和現實問題。馬克思恩格斯不僅從事艱苦的理論研究工作, 而且親身領導和參加波瀾壯闊的工人階級運動。他們從事理論研究工作是要運用理論掌握群眾的物質力量, 是要讓科學技術為滿足人和社會的需要服務。馬克思說:“理論只要說服人[ad hominem], 就能掌握群眾;而理論只要徹底, 就能說服人[ad hominem]。”[5]11理論的徹底性主要表現在它的實踐能力上, 即理論能夠有效地被人們所了解和掌握, 并在具體活動中得到有效運用, 這種運用的目的是要把社會和自然引向有利于人類解放的方向。作為實踐活動的科學的價值在于滿足人和社會的需要, 推動社會的自我進步。馬克思恩格斯借助唯物主義歷史觀和唯物辯證法對工人階級運動中的現實問題進行了深入研究。如馬克思對法蘭西階級斗爭進行了研究, 形成了《1848年至1850年的法蘭西階級斗爭》, 后來對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運動規律進行了深入研究, 形成了《資本論》。恩格斯應用唯物主義歷史觀對摩爾根的研究成果《古代社會》進行了研究, 形成了《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 后來對杜林的“創造體系”進行了全方位系統性批判, 形成了《反杜林論》。馬克思恩格斯把唯物主義歷史觀和唯物辯證法作為研究工具, 取得了影響極為深遠的研究成果, 不論在當時還是現在, 他們所采用的研究方法日益廣泛地為各界所接受, 引發了人們極大的興趣和熱情。馬克思恩格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之所以受到各界廣泛關注并得到傳播、應用和研究, 主要原因在于他們的理論立足人們的社會生活, 緊跟人類社會發展趨勢, 能夠為人們的理論需要的滿足和社會實際問題的解決提供服務, 是一種科學的、革命的和服務人民的理論。

  三、馬克思恩格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的重要啟示

  馬克思恩格斯的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具有鮮明的實踐性和與時俱進的發展性, 它的具體應用需要和各國實際的經濟條件和政治條件結合起來。它對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展開研究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

  (一) 信仰啟示:堅持仰望星空和腳踏實地, 自覺立下為人民做研究的遠大志向

  馬克思恩格斯都選擇了“最能為人類而工作的職業”[6], 他們信仰堅定, 志向高遠, 為當時的人們和后來人所景仰。第一, 馬克思恩格斯具有無比堅定的信仰。在那個革命斗爭風云變幻的歲月里, 他們都經歷了非同尋常的磨煉, 即便是遭遇貧窮、饑餓和疾病, 遭受驅逐、誹謗和詛咒, 他們都毫不在意, 仍并肩作戰, 同甘共苦, 在深入領會無產階級實踐的基礎上, 創造出指導全世界無產階級革命斗爭的偉大思想, 從而指明了斗爭的方向以及為何而斗爭。第二, 馬克思恩格斯具有十分高遠的志向和偉大的人格力量。馬克思有著“非常鮮明的正義感”, 是“人間的普羅米修斯”, 被稱為“摩爾”;恩格斯有著“高深的造詣和堅毅的意志”, 是一盞“智慧的明燈”, 被稱為“將軍”。他們把自己高度智慧的全部力量都貢獻給了工人運動, 孜孜不倦、默默奉獻, 這就是他們的志向所在。馬克思恩格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就其精神品格而言, 它本身就是偉大思想, 啟示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要堅定從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的信仰信念信心, 自覺立下為人民做研究之遠大志向, 戒掉空談, 堅持實干, 把研究成果用來造福人民。

  (二) 行動啟示:堅持解釋世界和改變世界, 不斷提升理論思維能力

  “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 問題在于改變世界。”[5]502馬克思恩格斯共同合作四十年, 寫下了彪炳史冊、光耀千古的歷史唯物主義的經典著作。這些著作在當時既有效指導了工人階級運動, 為增強工人階級的理論思維能力和為工人階級爭取權益提供了科學指引, 又進一步豐富了人類社會歷史理論, 創造了當時最引人注目的理論成果。馬克思恩格斯對人的理論思維能力極為重視, 為了更科學和更有說服力地解釋世界, 他們進行了艱苦的理論探索。一方面, 他們廣泛搜集和整理有關材料, 對這些材料進行分門別類的劃分, 細致分析這些材料的生命和特性, 深度挖掘這些材料的內在聯系, 找出規律性, 另一方面, 他們將創造的理論成果直接應用到具體實踐中。一是用來分析現實問題, 包括對當時各種社會思潮、資產階級當政者以及剝削雇傭工人的資本家等社會現實進行批判;二是用來指導現實工作, 主要是對國際工人協會、工人階級運動和各國青年以及知識分子等工作和思想中的問題進行科學指導和思想引領;三是創立描述實踐的新的歷史科學, 它的光輝典范就是《資本論》。通過這些活動, 馬克思恩格斯的理論思維能力不斷提升, 發現問題更加精準, 思考問題更加精密。馬克思恩格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就其行動力量而言, 它本身就是行動指南, 啟示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不僅要把解釋世界和改變世界有效結合起來, 而且要在不斷提升自身的理論思維能力過程中達到解釋世界和改變世界之目標, 也就是說要理解實踐并推動實踐的自我批判。

  (三) 創新啟示:堅持傳承與創新, 積極發揮理論引領作用

  馬克思恩格斯指出:“我們的理論不是教條, 而是對包含著一連串互相銜接的階段的發展過程的闡明。”[7]因此, 他們的理論是發展的理論, 是不需要人們當做“神靈”來高閣供奉的, 只能在實踐中不斷豐富和完善。馬克思恩格斯在合寫的《共產黨宣言》中闡述了他們所創造的一般原理的正確性, 并強調工人階級“隨時隨地都要以當時的歷史條件為轉移”來運用這些一般原理。這明確指出應用任何理論都要立足實際情況, 而不能直接把理論做教條式使用, 不然就會犯錯誤、栽跟頭。首先, 必須對理論進行徹底分析和研究, 詳細考察理論產生的歷史以及它的具體發展過程, 研究它的科學性與局限性;其次, 要把理論與實際結合起來, 要經過實踐的檢驗來確定理論的可行性, 并在實踐過程中對理論的局限方面進行修正;最后, 要全面總結實踐經驗, 在廣泛吸收其他理論精華的基礎上, 大膽創新, 敢于突破, 創造并發展新的理論, 形成“實踐生成理論, 理論推動實踐”的發展狀態, 始終保持理論與實踐緊密結合, 積極發揮理論的引領作用。馬克思恩格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就其理論傳統而言, 它本身就是創新理論, 啟示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在堅持馬克思恩格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的基礎上, 扎根現實, 著眼未來, 不斷發展馬克思的理論學說, 以使其具有時代氣息和特色。要做到既能夠滿足現實的個人和社會發展的緊迫需要, 又能夠推動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的持續創新和永續發展。

  “關注人、追求人的解放和發展, 是唯物史觀的出發點和核心價值取向。”[8]“要研究當代社會來發展歷史唯物主義, 不能僅僅停留在純哲學的范圍內研究歷史唯物主義, 而要同經濟的研究緊密地結合起來。”[9]馬克思恩格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方法體現了馬克思恩格斯關注人的生存和發展問題, 關注社會現實問題的鮮明的問題導向, 他們為那個時代和后代貢獻了智慧。擺在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面前的一項重要的職責與使命, 就是要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應秉承馬克思恩格斯從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工作的科學方法及偉大的精神, 在深入理解中國人民鮮活的實踐基礎上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

  參考文獻

  [1] 馬克思, 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591.

  [2] 馬克思, 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284.

  [3] 馬克思, 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

  [4] 馬克思, 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14.

  [5] 馬克思, 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

  [6] 馬克思, 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5:459.

  [7] 馬克思, 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560.

  [8]陳新夏.唯物史觀價值維度的當代建構[J].馬克思主義研究, 2005 (3) :64.

  [9]豐子義.經濟學研究對唯物史觀形成和發展的影響[J].馬克思主義研究, 1984 (2) :134.

作者簡介

姓名:孫福勝 劉建濤 工作單位:首都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遼寧工業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