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艾菊紅:現代性語境下的民族文化傳承與發展
2019年10月14日 09:19 來源:《吉首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1期 作者:艾菊紅 字號
關鍵詞:現代性/民族文化/全球化/地方化

內容摘要:

關鍵詞:現代性/民族文化/全球化/地方化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現代性所帶來的全球化將全球和地方以一種復雜的方式聯結起來。我國民族地區在現代性進程中,伴隨著文化產業化,既有文化的同質化趨勢,也更為強調文化的異質性和獨特性。悖論的是,這種異質性的強調,又是采用統一的模式,因而造就了文化差異中的同質化。與此同時,地方面臨現代性時,對自我文化的重建,對自我身份的重新審視與認定,也必然強化著地方認同和族群身份。現代性是一個多元的體系,民族文化面臨現代性時,既需要積極迎接全球文化,避免部落主義;同時也根據地方獨特性采取不同的應對模式,使地方話語獲得全球性意義。以全球化的視野來思考,以地方性作為行動的根基,這是民族地區在現代性語境下文化傳承與發展的可行道路。

  關 鍵 詞:現代性/民族文化/全球化/地方化  

  標題注釋:國家社會科學基金特別委托項目([email protected]);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創新工程研究項目(2017MZSCX-DC002)。

  作者簡介:艾菊紅,女,博士,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研究員,北京 100081

  吉登斯(Anthony Giddens)在《現代性的后果》一書中指出,現代性的根本后果之一就是全球化[1]152。毫無疑問,現代性所帶來的全球化主要被理解為西方現代性的流傳、擴展與傳播[1]1。通常人們認為伴隨著全球化的到來,會造成全球文化的同質化,然而事實并非如此——全球化盡管使全球不同社會和不同地域之間不僅在時間上而且在空間上連接,構成了全球性的網絡。這種全球化過程一方面造成世界相互依賴,成為一體;另一方面,又使地方文化和認同日益增強。也就是說,現代性以一種復雜的方式將地方和全球交織在一起[1]155。弗里德曼(Jonathan Friedman)也說:“族群的與文化的分裂和現代主義的同質化不是對今日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事情的兩種觀點、兩種正相對的看法,而是構成全球現實的兩個基本趨向。”[2]152人類學家更是在全球化過程中看到,文化并未出現全球同質化的模式,而是令人驚異地走向強調地方性和異質性。也就是地方主體在面對全球流動的圖像、物品、人和貨幣時,所表現出來的發明能力(inventiveness)和創造力(creativity),造就了全球文化的“克里奧化”(creolization)。在地方遭遇全球化的時候,地方也在不斷發明各種傳統彰顯著地方認同和自我身份,形成了全球化過程中的文化多樣性與文化單一性的矛盾統一體,也即形成了薩林斯(Marshall Sahlins)所說的“多文化的文化”(a culture of cultures)的全球社會文化體系。在某種程度上,全球同質性與地方差異性是同時出現的,后者是在本土文化自主性的名義下對前者的回應[3]102。這一方面是非西方文化對全球化的對抗,無論是對現代化抱有熱切的渴望,還是由于現代化對地方文化的同化,從而對現代化抱有戒心和敵意,都不可避免地遭遇外來文化的地方化,以及外來文化對地方文化的沖擊;另一方面,尤其是當今大眾消費(mass consumption)所引發的人們對于異域風情和異族文化的消費,以及人們日益濃厚的懷舊情結[4]223,追尋自己逝去的“淳樸的”“寧靜的”生活,催生了文化旅游業的發展。在這個過程中,民族文化成為展示的商品,這種文化商品必須具有獨特的異質性,才能有吸引力。因而為了迎合消費者,人們不斷創造和發明自己的“傳統文化”,刻意彰顯地方文化的獨特性,這也必然造成全球化與地方文化之間復雜的關系,這種復雜關系與地方性認同密切相關。弗里德曼在討論全球化與地方化的時候,認為社會性和文化性的運動都是消費,而這種消費是一種身份認同與界定——無論這種認同與界定是在旅游觀光業中為了他人而成為自己,還是發展了自己的自我文化意識,為自己而成為自己。他將“文化的”一詞等同于“特殊性”(specificity),他認為文化的不同決定著身份的不同,消費的產品、從事的活動和生活風格的不同,是將自己與他者區分開的重要標志[2]156。

  在進入21世紀之后,隨著全球化的步伐加快,我國少數民族地區的發展可謂日新月異,民族文化的變遷以加速度的方式進行著。尤其是隨著西部開發的進程加深,少數民族的經濟發展成為國家戰略問題。由于民族地區獨特的文化資源,以及在大眾消費成為潮流的當下,民族地區的文化產業化成為必然的趨勢,以文化為依托的旅游業發展幾乎成為不二選擇。旅游業的發展,加速了民族地區全球化的步伐;在全球化的同時,民族地區也不斷強化自己獨特的地方文化,甚至發明與創造具有地方特征的文化標志,同時也刺激著地方人群的身份意識。在現代性話語體系中,這種復雜的全球化與地方化的關系是我國民族地區文化保護與發展中一個值得探討的話題。

作者簡介

姓名:艾菊紅 工作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