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團體
構建新時代中國美術理論話語體系
2019年10月11日 10:2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尚輝 字號
關鍵詞:中國美術;文化;中國畫

內容摘要:中國美術在新時代的發展既與全球藝術發展潮流相并行,也與這種國際潮流相區別。中國美術家越來越清醒地意識到,西方現當代藝術理論不能完全涵蓋中國當代美術發展的實際,更沒有切入中國水墨藝術自身演變的理論與軌跡。因此,中國美術必須在開放的語境下探討自主發展的道路,中國美術自主發展也必須構建相應的理論話語體系。

關鍵詞:中國美術;文化;中國畫

作者簡介:

  進入新時代,中國開始以不斷增強的綜合國力深刻影響著世界發展的格局。這種觀照全球的眼光,既讓中國美術的視野更為開闊,也讓中國美術探索自主發展的道路充滿了自信。近年來,隨著國人眼界的開闊,中國美術家通過各種渠道與國外交流互鑒的機會不斷增多,國內美術界開始對歐美國家的藝術發展有了較為全面、客觀也較為冷靜的認知。與此同時,人們還看到,架上藝術不僅沒有死亡,在中國,寫實油畫反而獲得了空前的拓展,中國畫又迎來了新一輪的藝術變革,第十一屆、第十二屆、第十三屆全國美展的舉辦以及8屆北京雙年展連續17年的舉辦等,讓人們看到了架上藝術與多媒介跨越的當代藝術并行發展的藝術空間。

  中國美術在新時代的發展既與全球藝術發展潮流相并行,也與這種國際潮流相區別。中國美術家越來越清醒地意識到,西方現當代藝術理論不能完全涵蓋中國當代美術發展的實際,更沒有切入中國水墨藝術自身演變的理論與軌跡。因此,中國美術必須在開放的語境下探討自主發展的道路,中國美術自主發展也必須構建相應的理論話語體系。

  立足本土

  當代美術的創造性轉化

  新時代中國美術理論的構建,首先應以文化自信、文化自覺為其思想基礎,以此來審視中國傳統美術在當代的創新性發展和外來美術在中國本土的創造性轉化。今天的中國藝術有深刻的民族根性意識和強烈的創造精神,而協調兩者緊密結合的是對生活經驗的體認,尤其是對民眾樸素情懷的表達與深刻人性精神的探求。

  五四時期,中國畫開始了反映現實、塑造民眾的現代性探索。這一探索過程中既融入了大量西方畫學,也融入了現當代文化理念。但如何不被完全同化而展開中國畫學的現當代演進,或者說如何構建既有民族文化的根性意識也具備現當代視覺文化特征的中國畫,無疑是新時代中國畫理論建設的重要內容。而引進的外來美術——從架上油畫、水彩、雕塑到架下的裝置、影像、觀念等,也都存在本土化的課題。其理論與實踐的癥結是,在移植并遠離其藝術原產地的文化土壤之后,既釋放了再創的空間——在新的異質文化土壤里重生,也存在不斷尋其傳統源流并在尋源與再創之間創造藝術的深度文化跨越。無論是中國畫在現當代文化語境下的尋根,還是外來美術在異域文化再生下的尋源,催生藝術之變的根本在于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所張揚的藝術對社會現實的關注、對民生問題的關切、對人性自由發展的關愛。因此,藝術之變都來自產生之、擁有之、反映之的社會與社會主體的人,這同樣是新時代中國美術理論建設的核心命題。

  文藝對全民族、全社會的“培根鑄魂”作用,今天已經成為新時代文學藝術家偉大的時代使命與崇高的歷史擔當。用藝術理論話語來說,就是把藝術作品表達的進步人文思想與推動社會發展的正能量價值統一于一體。應當承認,藝術作品表達的人文思想從來都是廣闊而多樣的,其思想內涵既有積極明朗的,也有灰暗晦澀的;既有恢宏正大的,也有日常卑微的;既有激昂鼓舞的,也有頹廢憂傷的;既有英雄主義、理想主義,也有犬儒主義、悲觀主義。還應當承認,藝術作品表達人文內涵的豐富性,既是人性豐富性的必然表現,也是藝術發展所必須具備的人文藝術生態。新時代中國美術理論建設應當梳理中外美術史那些具有高尚、剛健、明朗審美品格的藝術案例,分析作品表達的進步人文思想與反映、揭示社會發展之間的內在關系,以倡導更多富有崇高感,兼具剛健、優美、明朗、歡快審美品格的作品產生。

  藝術創造究竟來自傳統資源還是生活體驗?如果我們進行藝術史的縱向比較和中外美術的橫向比較,不難發現一些困擾美術家實際創作的問題。比如,董其昌有關文人畫的著名論述,“以境之奇怪論,則畫不如山水;以筆墨之精妙論,則山水決不如畫”。此論一出,讓此后文人畫莫不以對傳統文人筆墨尤其是對南宗一系“筆精墨妙”的精研,為文人畫變法出新的根本路徑,而遠離對自然山水的體驗。清初“四王”在藝術史的主要貢獻就是渴筆求潤,是以元人筆意運宋人丘壑的結晶。從這個角度看,他們的藝術之變著眼于對傳統資源的發掘。還比如,歐美藝術從現代主義到后現代主義的演變,讓人們覺得始終是某種藝術理念控制了藝術發展的路向。而就藝術創作的來源而言,理論上或強調藝術來自夢幻,或夸大來自潛意識,或凸顯來自觀念對現成品的重新運用,等等。可見,在當代中國美術實踐中,如何認知藝術與生活的關系,的確有必要進行更加理論化的探討。這個命題可以表述為藝術創造的來源——傳統、理論與生活的關系。

  守正創新

  當代藝術發展的理念

  守正創新成為新時代中國美術有關藝術發展軌跡的思想描述。有關藝術發展理念是新時代中國美術理論最不能回避的重要命題。對于歐美藝術史的描述,從印象派之后的現代主義、后現代主義藝術,一方面開始了以張揚自我為中心的人文探索,另一方面則是在觀念、技藝、媒材上倡導反叛、顛覆性的所謂原創意識,將所謂創新絕對化。的確,歐美的現當代藝術較少提倡繼承性創新,崇尚斷裂式、顛覆性創新。這和中國文化歷來推崇繼承性創新存在較大差異。也由于歐美現當代藝術過度強調科技革命對藝術變革的決定性影響,以及過分注重顛覆性原創意識的藝術價值,從而導致他們有關藝術演化的進化論發展觀的形成。新時代中國文化總體上遵崇“守正創新”的文化理念。即中國美術的演進崇尚“守正創新”式,藝術的“創新”不是一己無來由的“新創”,不是沒有文化傳承和欣賞標準的荒誕怪想,而是在對古今中外一切優秀藝術傳統、藝術經典、藝術正脈繼承基礎上的創新。因此,“守正創新”的命題值得我們從中外藝術史的演變經驗和各種演進模式中進行深入歸納與總結。

  新世紀以來,中國美術界興起了寫實油畫潮流,運用繪畫和雕塑為中華文明史、中國近現代以來的民族復興書寫視覺史詩的諸多美術創作工程。主題性美術創作不止是中國主流文化的需求,更重要的是通過這種主流文化所重新審視的造型藝術傳統,讓人們看到了圖像時代海量消費的機械或電子圖像,難以替代的造型藝術形象的獨特魅力。顯然,主題性美術創作喚醒的是對有關造型藝術本體價值這個根本問題的探討。藝術的當代性是媒介跨越或媒介邊界被模糊而產生的前沿性,還是藝術所承擔的社會功能與審美功能的對立性?如果藝術的當代性是指單一的用當代多媒介特質進行圖像生產與圖像轉用,進而否定造型藝術一些最基本的規律與審美特征,那一定是值得警惕的。換句話說,如果我們把功能與審美對立起來,把造型藝術有關人對審美對象的藝術再造和單純的機械或電子圖像混為一談,那么由此而得出的藝術“當代性”也必然是片面的,一種遠離造型藝術的本源所探討的問題,只能越來越遠離這種藝術的“當代性”。

  總之,從文化自信而開始的對中國文化藝術的自覺,讓我們站在全球藝術發展的大格局下檢視當代藝術中的中國經驗,其藝術的和而不同正日益彰顯出中國獨特的東方文化思維。這才是新時代中國美術理論建設最基本、最普遍,也是最深刻的思想基石。

 

  (作者系中國美術家協會美術理論委員會主任、《美術》主編)

作者簡介

姓名:尚輝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