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發布
中國實踐與問題域轉換
2019年10月08日 11:1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郗戈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指出,馬克思主義的命運早已同中國的命運緊緊連在一起,正是馬克思主義不斷指引著改革開放這一偉大實踐與歷史性變革。40多年來,偉大實踐變革與馬克思主義哲學學科持續互動、共同發展。社會發展實踐的不斷變革、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化,構成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學科創新發展的源泉和動力。而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始終與改革開放偉大實踐同行,不斷回應改革開放各階段的現實問題。因而,研究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學科的問題域轉換與發展趨勢,對于科學理解改革開放的理論基礎具有重要的實踐價值和理論意義。

  改革開放40年來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發展呈現出顯著的階段性特征,并孕育著一場“問題域轉換”。依據研究主題以及研究方式,新時期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發展大致可分為以下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20世紀70年代末至80年代,發端于關于真理標準問題的討論和關于人道主義與異化問題的討論,主要成果體現在主體性研究、認識論研究、價值論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學科建設和哲學教科書體系改革等方面;第二階段是20世紀90年代,“問題意識”充分凸顯,主要成果體現為領域哲學、部門哲學研究迅速崛起,同時在哲學基礎理論研究方面進一步向哲學觀層次躍升;第三階段是20世紀末至21世紀以來,形成了文本研究、原理研究、哲學史研究、現實問題研究等多個日益分化的研究路徑,孕育著新的問題域及范式轉換的前景。值得注意的是,隨著《資本論》哲學思想研究日益勃興,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發生了從青年馬克思著作研究向成熟馬克思著作研究的“重心轉移”現象。這種重心轉向具有“問題域轉換”及“范式轉換”的重大意義,即從青年馬克思的“實踐主體性”問題域向成熟馬克思的“資本邏輯與人的發展”問題域的轉換。

  “傳統問題域”的實踐語境

  20世紀70年代末至20世紀末,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傳統問題域主要是基于青年馬克思的“實踐一般”問題域而形成的“實踐主體性”范式。改革開放以來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大部分都是圍繞著青年馬克思的總問題、基本對象和文本資源來展開的。研究者大多從“主體性一般”“實踐一般”“生產一般”的普遍原理視角出發理解和建構馬克思主義哲學,將之理解為“人道主義”“實踐主體性哲學”或“實踐唯物主義”等理論形態,并進而探討人與社會發展的一般性主題。相應地,其核心文本依據正是青年馬克思的《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德意志意識形態》等著述。

  從邏輯與歷史相統一的視角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實踐主體性問題域,是對改革開放初期發展實踐的階段特性的理論再現。特定學科概念是對特定社會關系性質的概念抽象和具體再現。實踐主體性問題域研究的理論邏輯決不是純然“自律的”,而是深刻地受制于改革開放初期的現實境遇與發展愿景。改革開放初期的社會發展還是相對“外在于”全球化的發展,對全球資本主義體系的理解相對“抽象化”和“簡單化”,仍然停留在與世界現代化主流“接軌”的渴望與想象上,拘泥于一般性的“發展”“進步”與“主體性”的外在訴求。因而實踐主體性范式經常表現為一種單純的“啟蒙”和“人本”取向,采取“否定性自由”的姿態,努力擺脫傳統束縛,奔向現代文明。

  資本邏輯與“新問題域”的生成

  自20世紀末以來,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開始發生問題域轉換及范式轉換:借助成熟馬克思的“資本邏輯與人的發展”的問題域,走出“實踐主體性”的傳統范式,逐步形成“資本邏輯批判”的新范式。20世紀末、21世紀初以來,《資本論》哲學思想研究的勃興,并非是研究熱點的偶然變化與快速更迭,而是意味著馬克思主義哲學學科研究問題域及范式的根本轉換。從學科發展史來看,時代問題變遷與理論邏輯進展都使得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必須實現問題域與范式的轉換——超越20世紀80、90年代以馬克思早期文本為核心資源的“實踐唯物主義”或“一般形態的歷史唯物主義”范式,而走向以馬克思中期文本即《資本論》及手稿為核心資源的“資本邏輯批判”或“特殊形態的歷史唯物主義”范式。相應地,在問題域上也從以“實踐一般”“主體性一般”和“發展一般”等范疇為中心,轉向“特定實踐形式”“特定主體性形式”和“特定發展形式”為中心。這些特定范疇之所以具有特定性,正是因為它們是在特定時空境遇中以資本中介的實踐形式、主體性形式與發展形式。

  從實踐主體性向資本邏輯批判的問題域轉換及范式轉換,根源于20世紀90年代以來改革開放實踐的不斷深化發展,并積極回應了時代問題變遷與社會發展深化的現實要求,體現出馬克思主義哲學學科的“與時俱進”。20世紀90年代以來,改革開放逐步推進,發展實踐深化為對特定發展形式的內在推進,中國社會發展與全球資本主義體系發生深刻聯系,社會主義國家也引入和運用資本來獲得高速發展。由此,資本邏輯問題更為具體地凸顯出來,成為社會發展的內在問題。由此,中國發展問題也不再是一般的、外在的發展訴求、發展愿景,而是“利用資本本身來消滅資本”的特殊發展現實、特殊發展方式、特殊發展道路的問題。因而,正是以全球化與中國道路的實踐問題為導向,才能夠有效激活馬克思成熟時期的著作。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才能真正歷史化與當代化,與時俱進地聚焦于資本主義全球化時代中的社會主義發展道路問題。

  “問題域轉換”的歷史邏輯

  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問題域轉換及范式轉換,既是改革開放偉大實踐的理論再現,又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了科學的理論支撐。當代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從實踐主體性問題域向資本邏輯批判問題域的轉換,具有重要的理論和現實意義。從理論維度與現實維度來看,新問題域及范式都比傳統問題域及范式更具有生命力,更能切合21世紀的時代問題。

  新問題域和新范式的現實生命力在于,比傳統問題域更為契合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實踐精神,不是外在地套用到“現實一般”范疇上,而是內在地切中改革開放40多年來的特定社會現實與特殊發展邏輯。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從抽象的“實踐一般”問題域上升為具體的“特定實踐總體”問題域,更為切合時代的根本問題,即在資本主義主導的全球化時代如何發展社會主義的問題。相比改革開放初期,21世紀以來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與資本主導的全球化發生了更為深刻、內在的聯系,因而提出了更為具體、更為復雜的發展問題。今天,構建中國特色馬克思主義哲學,應當緊扣當今時代的根本性問題,即資本主義主導的全球化境遇中如何發展社會主義的問題。深刻理解這一總問題,必須把握住“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歷史辯證法。在馬克思主義的“大尺度”歷史視野中,資本主義在現實性上具有“普遍性”(例如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現實存在),而在歷史可能性和發展趨勢上卻是自我限制、過渡性的存在。與此相反,社會主義在現實性上局限于“特殊性”,但在歷史可能性和發展趨勢上卻是普遍性的世界歷史性存在。可見,新問題域比傳統問題域能夠更深刻地把握住21世紀人類文明進步的邏輯。我們要全面把握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長期共存、相互影響的矛盾關系,以及資本主義現存的文明普遍性與社會主義潛在的文明普遍性這二者間的辯證張力,并選擇合理的社會主義發展道路,不斷實現社會主義對資本主義的超越,構建人類文明新形態。

  從理論和現實的雙重邏輯來看,問題域及范式轉換都會激發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學科生命力與創新潛能。發展21世紀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就要充分汲取馬克思主義發展史的經驗教訓,立足于改革開放中的實踐創新和理論創新,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范式轉換與創新發展。

 

  (本文系中國人民大學科學研究基金(中央高校基本科研業務費專項資金資助)項目“《資本論》歷史唯物主義思想及其當代價值研究”(12XNJ013)成果)

  (作者單位: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高精尖創新中心)

作者簡介

姓名:郗戈 工作單位: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高精尖創新中心

課題:

本文系中國人民大學科學研究基金(中央高校基本科研業務費專項資金資助)項目“《資本論》歷史唯物主義思想及其當代價值研究”(12XNJ013)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