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思想政治教育 >> 管理工作研究
立德樹人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發展的根本任務
2019年10月14日 11:22 來源:《思想理論教育導刊》2019年第1期 作者:武東生 宋怡如 劉巍 字號
關鍵詞:教育;立德樹人;根本任務;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內容摘要:我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教育的現代化必須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方向,辦學治校必須全面貫徹新時代黨的教育方針,教育事業歸根到底在于培養一代又一代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立志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奮斗終身的有用人才。

關鍵詞:教育;立德樹人;根本任務;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武東生,南開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天津 300350;宋怡如,南開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天津 300350;劉巍,南開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天津 300350

  內容提要:黨的十八大提出“立德樹人”是教育的根本任務,黨的十九大要求教育“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立德”講建樹德業,“樹人”指培養人才,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擷取漢語中這兩個慣用語之深意,以“立德樹人”標識教育及其發展之根本,十分清楚地表明,我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教育的現代化必須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方向,辦學治校必須全面貫徹新時代黨的教育方針,教育事業歸根到底在于培養一代又一代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立志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奮斗終身的有用人才。

  關 鍵 詞:教育 立德樹人 根本任務 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中圖分類號]G64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9-2528(2019)01-0066-005

  教育是民族振興、社會進步的重要基石,對提高人民綜合素質、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增強中華民族創新創造活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具有決定性意義。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提出,“把立德樹人作為教育的根本任務,培養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黨的十九大要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教育,“要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在全國教育大會的重要講話中,習近平深刻闡述當代中國教育及其現代化發展的方向和目標、新形勢新時代教育完成好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要求,明確指出,“培養什么人,是教育的首要問題。我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這就決定了我們的教育必須把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作為根本任務,培養一代又一代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立志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奮斗終身的有用人才。這是教育工作的根本任務,也是教育現代化的方向目標。”[1]基于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需要,根據黨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教育方針,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將“立德樹人”確立為我國教育的根本任務,指示發展教育事業的方向和目標是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立德樹人”這一發展教育的理念,意涵深遠、擲地有聲。認真學習領會其精神實質和實際要求,對教育部門和各級各類學校擔當時代賦予的崇高使命,完成黨和人民交付的光榮任務,有著毋庸置疑的重要意義。

  一、“立德”以樹人“樹人”須立德

  今天用作表述教育根本任務的“立德樹人”,是由漢語中“立德”和“樹人”兩個慣用語集合而成。“立德”,意為建樹德業,出自春秋時魯國大夫叔孫豹關于“三不朽”的論述。據《左傳》“襄公二十四年”記載,晉國的范宣子和叔孫豹議論人如何才可以做到“不朽”,范宣子以為自己的家族世不絕嗣且聲名顯赫,這就是人們所說的“死而不朽”,叔孫豹則指出,世代相傳而名揚天下,只能稱作“世祿”卻不是“不朽”,他認為,“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三不朽”。“樹人”,是指培育人才,源于成書在戰國的《管子》,該書的“權修”篇說,“一年之計,莫如樹谷;十年之計,莫如樹木;終身之計,莫如樹人。一樹一獲者,谷也,一樹十獲者,木也,一樹百獲者,人也。”作者將“樹人”與種谷、植樹作比較,說明人的培養是關系長遠、成效百倍的大事,應作“終身之計”。

  叔孫豹以“雖久不廢”解釋“不朽”,認定“立德”“立功”“立言”才是人的真正的“死而不朽”。他把“立德”置于“太上”的位置以彰顯其重要,主張操守德行是一個人的生命歷程中最具不朽意義的業績。“三不朽”的說法在中國歷史上流傳甚遠,其視“立德”為“太上”之“不朽”的思想,反映了中國古代社會推重人的嘉德懿行、將成就高尚道德看作人生最高追求的文化傳統。孔子講“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論語·衛靈公》),孟子說“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孟子·告子上》),荀子論“權利不能傾也,群眾不能移也,天下不能蕩也。生乎由是,死乎由是,夫是之謂德操”(《荀子·勸學》),明代學者洪應明指出,“事業文章隨身銷毀,而精神萬古如新;功名富貴逐世轉移,而氣節千載一日,君子信不當以彼易此也”,(《菜根譚》)等等,表達的是同樣的思想。

  《管子》提出人的培養應當作“終身之計”,“樹人”以育才造士,因“一樹百獲”而關系長遠和重大,這個道理借助成語“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長久以來為人們所傳頌。關于“終身之計,莫如樹人”的思想,中國古人多有論述,譬如《易·蒙》的“彖辭”說“蒙以養正,圣功也”,指出人生而蒙昧幼稚,須經啟蒙培育才能成人,而教人走正道的工作,有著圣賢之功的意義。思想家王夫之更是借解讀古語對培養人的工作加以分析,“《易》言‘蒙以養正,圣功也’。養其習于童蒙,則作圣之基立于此。人不幸而失教,陷入于惡習,耳所聞者非人之言,目所見者非人之事,日漸月漬于里巷村落之中,而有志者欲挽回于成人之后,非洗髓伐毛,必不能勝。”(《俟解》)明白指出,一個人成人之后的高下優劣,取決于“樹人”是“養其習于童蒙”以立“作圣之基”、還是使其“不幸而失教,陷入于惡習”。

  “立德”,指樹立道德,“樹人”論人的培養,現在把看似各自獨立意涵的兩個概念并用,借以表述對教育的一種新理念,這是因為,“立德”和“樹人”本來就是有著十分緊密聯系的兩件事情,而兩個慣用語的立意又都和人的教育培養直接相關。先看“立德”,叔孫豹提出的“立德”,是就一個人可達到“雖久不廢”的業績來說的。其實,可稱之為“不朽”的“立德”,如唐人孔穎達所作的解釋,“謂創制垂法,博施濟眾”。(《春秋左傳正義》)一個人努力修養德性并在實際生活中展示了高潔的品行,人們稱其為有德之人;一個人以其至善大美的操守,“圣德立于上代,惠澤被于無窮”,這才是真正的“太上”之“不朽”,即,“立德”之所以使一個人死而不朽,是因為崇高的德行,對社會和他人具有“創制垂法,博施濟眾”的功效,其廣泛和深遠的示范意義,并不會隨人去世而湮滅。藉此而言,一個人在實際生活中倘能“立德”,無論其自覺與否,就對他人和后世有教育的意義,就已經實際做著“樹人”的工作。再看“樹人”,這個慣用語專指對人的培養、教育,使其成人、成才。成語“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意在說明,對人的培養教育是一件既涉及長遠又關系重大的事情,《管子》所謂“終身之計,莫如樹人”,從能否實現育才造士計劃的角度特別提示人們,在“樹人”一事上,是“養正”還是“失教”,是為人立下“作圣之基”還是使其“陷入于惡習”,這才是真正的要害所在。這樣來看,對人的培養教育,首先需要回答培育什么人、怎樣培育人的問題,“立德”本來就是“樹人”的題中要旨。

  中國先哲講,“人之有道也,飽食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于禽獸”,“設為庠、序、學、校以教之。庠者,養也;校者,教也;序者,射也。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學則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倫也。”(《孟子·滕文公上》)意思是,“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禮記·學記》)為人而“無教則近于禽獸”,為此就需要“設為庠、序、學、校以教之”,設校辦學就是為了使人成人成才。《禮記·學記》有“古之王者建國君民,教學為先”的說法,“教為政本”“尊師重教”,是中國古代社會治國理政的重要經驗,也是中華文化千百年發展中形成的一個重要傳統。此其一。建立學校對人加以教育,是為著使人知書達理、成為有德行的人,前賢說,“禮者,人道之極也。然而不法禮,不足禮,謂之無方之民;法禮,足禮,謂之有方之士。禮之中焉能思索,謂之能慮;禮之中焉能勿易,謂之能固。能慮,能固,加好之者焉,斯圣人矣。故天者,高之極也;地者,下之極也;無窮者,廣之極也;圣人者,道之極也。故學者,固學為圣人也,非特學為無方之民也。”(《荀子·禮論》)“設為庠、序、學、校以教之”,“皆所以明人倫也”,一切的教育作為、培養工作,是使人“學為圣人”。因此,“教者,政之本也;道者,教之本也”,(《新書·大政下》)“樹人”須“德教為先”,施教的目的在于把人培育為有高尚道德修養的人,這也是中華民族尊師重教傳統的核心要義。此其二。關于教育的認識和理解,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博大而淵深,立德以樹人、樹人先立德,“立德”“樹人”兩個慣用語蘊含著這個亙古不易的深刻道理,簡明扼要體現了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傳統,并因此而為今天的中國人所繼承和發揚。

作者簡介

姓名:武東生 宋怡如 劉巍 工作單位:南開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