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聯
書法:“清越”之音
2020年01月10日 14:44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朱中原 字號
關鍵詞:昆曲;書法;戲曲

內容摘要:我一直在尋找能夠恰切表述書法古典精神氣質的詞匯,始終沒能找到最如意的。

關鍵詞:昆曲;書法;戲曲

作者簡介:

    我一直在尋找能夠恰切表述書法古典精神氣質的詞匯,始終沒能找到最如意的,偶有想到,又覺太過平常。有一日,臥聽昆曲,那清幽舒緩輕盈的曲調和唱腔,使我聽到了一種久違的清越之音。對,清越!再沒有一個詞能比它更恰切地形容書法了。

  何為“清”?清者,清澈也,水清為澈,水流而過,能見澈,則為清,否則則為濁。清濁相對。濁者,渾濁,飽含泥沙雜物的污水,溪水流過不見底,則為濁。何為“越”?越者,激越,超越也?!扒逶健庇谥袊诺湮膶W有二解:一為形容樂音清脆悠揚;二為形容人物高超出眾,清流拔俗?!抖Y記·聘義》:“叩之,其聲清越以長?!碧K軾《石鐘山記》:“得雙石于潭上,扣而聆之,南聲函胡,北音清越?!泵┒堋蹲右埂罚骸霸趬糁?,他也聽得清越的鐘聲?!苯詾檠月??!赌鲜贰ち贺懟菔雷臃街T傳》:“善談玄,風采清越?!逼阉升g《聊齋志異·黃九郎》:“薄暮偶出,見婦人跨驢來,少年從其后。婦約五十許,意致清越?!苯詾檠匀?。

  一為形容聲音,一為形容人物,似乎皆與書法無涉。后來,偶讀著名古建筑、園林學家陳從周的散文,正好談到了昆曲、園林與書法,他的文字中,竟然藏著“清越”一詞。陳從周不是職業書法家,但他對書法的理解,也許比我們要深刻許多,他是真正讓書法回到了傳統文人生活狀態中去。我從咿咿呀呀的昆曲曲調中,聽到了書法的節奏與韻律,這種節奏舒緩、悠揚,不急躁。昆曲的唱腔是從骨子里發出來的,不是喉嚨發出來的,講究的是內涵和格調,它沒有其他戲曲程式化的東西,唱詞的優雅、簡淡、內蘊深厚,可以讓人體味到文學之美。昆曲的曲調,不是嘈嘈雜雜錯雜彈的急切之音,而是一種清越之音,這也是為什么昆曲能贏得舊時貴族文人喜愛的緣故。所以,懂昆曲者,往往能解書法之奧妙。于是我再去看那些江南文人的書法,遠者如顧亭林、錢謙益、俞曲園、沈曾植、章太炎、王國維、徐志摩、蔣百里、陸小曼,近者如顧廷龍、陳從周、顧毓琇等,莫不如是。他們的字里,透著一種濃濃的江南氣息。江南氣息在我們現在而言,似乎是一種地域氣質,但實際上正是一種久違的中國古典文化氣質。

  為了驗證我的判斷,我一遍又一遍地覽閱了歷代經典的書法文本,去了好幾次蘇州園林和西湖孤山,觀覽了歷代江南文人的法書名跡,從他們的墨跡中發現了那種久違了的“清越”之音?!扒逶健币苍S不是書法氣質的最好表達,但卻是古典書法中一種難得的精神氣質。無論什么書體,概莫能外。

  有人說,也許篆隸楷等靜態化的正書體可稱清越,節奏舒緩的行草手札也可以稱清越,但行筆快速、節奏激切、旋律跳宕的草書也能用清越嗎?當然可以,而且一定是清越。翻遍所有的古典草書后會發現,它們都是在追求一種節奏的徐疾舒緩的交替,也就是追求快速的行筆中有頓留,奔放的節奏中有頓挫?!邦D挫”二字于書法而言非常關鍵。草書的形態雖然是草,但實質上,草書之要恰在于能行中有留、留中有行、游走中有頓挫。沒有頓挫,草書只能偏于流滑。王羲之草書,為了強調重重的頓挫,不得不輔以章草和真書筆意——看章草的古雅就好比聽原典的古樂,它的調子是原汁原味的,王羲之的草書最是一種清越之音。智永繼承了王羲之,以真書筆法作草,故清越之音得以延續,接下來的孫過庭、懷素、賀知章小草,節奏皆舒緩有致,清越之音不絕如縷。至宋人黃山谷大草出,始變晉唐法,于長槍大戟中另尋一種腔調,但山谷草法之變,來源于其大字行楷之法,而山谷大字行楷,則重在頓挫與顫掣之筆。這頓挫與顫掣之筆,正如音樂中的休止符,有休止符才有頓挫,有頓挫才有音律的節奏,有節奏才有清越之音。今天學山谷大草者,大多只摹其形,難得其神,結果線條躁動,字形扭曲,肆意屈伸,機械僵化,清越之音不復有,根本在于不諳古樂中的節律,而是將隨意擺動字的造型作為書法節奏的體現。今人所理解的草書節律,并非如中國古樂中的清越之音,而是如西方重金屬打擊樂的渾濁之音,故有濁氣而無清氣,與書法本有的氣質背道而馳。

  有人說,也許南朝札帖可用“清越”描述,而北朝碑刻也能用“清越”描述嗎?當然可以。清越之音,猶如古琴曲中的各種旋律,它包含各種風格各種流派的曲調?!镀缴陈溲恪肥且环N清越之音,《十面埋伏》焉知又不是另一種清越之音?清越不是風格,而是一種總體的精神氣質,無論是雄強樸茂的北派書法,還是溫婉秀美的南派札帖,都可以是清越,也離不開清越。

  音樂為音學,書法為形學,二者本兩途,然皆以節律為旨歸,故又殊途同歸。清越者,形諸音樂,則謂清脆悠揚;形諸藝術,則謂意境高遠;形諸人物,則謂清秀拔俗。清脆,必叩而發聲方為脆,無聲則無脆。脆是一種聲響,故而,清越之音,必為脆響之音。只有有了頓挫,字才能有清脆之音,所以那些沒有頓挫、沒有使轉、沒有骨力、沒有棱角的字,有肉無骨。失去骨力與神韻,自然不能奏出清越之音。

  書法是以線條符號表現漢字形體的藝術,但何以有音?更何以有清越之音?我們常說“書法乃無聲之樂”,其實也可叫“書法乃有樂之形”。懂書法和音樂的人,可以從書法的字里行間聽出音律來,這便是清越之聲。音樂以節奏和韻律來表現,書法同樣以節奏和韻律來表現。音樂以曲調表現節奏,書法則以點畫線條表現節奏,二者表現手段不同,但目的一致。音樂有抑揚頓挫,書法亦有抑揚頓挫,書法之抑揚頓挫,即為音樂之節奏。故舉凡書法之筆法,皆為以點畫表現頓挫之法。無頓挫則無節奏,無節奏則無旋律,無旋律則不能成書。

  凡氣分清濁,書亦有清氣濁氣。清氣之書,即為上品,濁氣之書,則為俗書。書法的本質是書卷氣,書卷氣乃是一種清氣,而江湖氣、狂躁氣、鄙俗氣,則是一種濁氣。清氣之書,猶如清音雅樂,浸人心脾,凈化心靈,給人以美感;濁氣之書,猶如亂音,五音不諧,亂人耳目,使人不能凝神靜氣。故書當揚清氣去濁氣。

  不諳頓挫,則不能明節奏,不明節奏,則不能奏清越之音。音樂如是,書法亦如是。一些書者之所以喜以筆畫的亂扭作為藝術創造,根本原因在于不諳書法筆法中的逆勢和頓挫,而是以生硬的轉折來代替逆勢。書法的音樂感相當于管弦樂加打擊樂,而頓挫就是打擊樂。但書法又不是西方交響樂,而是中國古樂,因為一支毛筆成不了交響樂,所以它追求一種極簡的形式。但形式之簡并不等于內涵之簡,形式越簡單,內涵越深刻,這內涵便是清越?!扒逶健币辉~,某種程度上,可概括中國書法和中國古樂的基本精神內涵。對于書者來說,如何能確保逆勢筆法關鍵在于調鋒。筆法之重,在于調鋒。調鋒在行草書中體現得尤為明顯。行草書中的轉折筆,即書法史上的“絞轉”筆法,“絞轉”與提按相對,“絞轉”的關鍵不在于“轉”而在于“絞”。要做到“絞”,則必須保持中鋒圓筆,根本在于調鋒,也即調整筆鋒之方向。能否調鋒,是掌握書法筆法的關捩。對于大部分專業書者來說,都基本懂得調鋒,但懂得并不等于能熟練運用,能熟練運用并不等于能做到功力深厚。

  花這么大篇幅去糾結一個表達的詞匯未免有點小題大做,其實我本意在于尋找書法本質中最根本的精神氣質。今天我們對書法氣質的理解發生了偏差——有些展覽中的書法作品,已然見不到那種久遠的清越之致,而是滿目的猙獰與狂悖。譬如有人將草書線條的胡亂纏繞和扭結當成了節奏,有人將隸書的搔首弄姿和“缺胳膊”“瘸腿”當成了節奏,莊重與古雅盡失,就好比某種古樂的調子已失,我們揀來的只不過是一個拙劣的復制品而已。

作者簡介

姓名:朱中原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