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建設 >> 文化理論
文化企業可持續孵化機制研究 ——來自成都市文化企業孵化器的調查與分析
2019年10月14日 15:41 來源:《藝術管理》2019年第3期(季刊)第72-79頁 作者:馬健 字號
關鍵詞:文化企業;文化企業孵化器;可持續孵化機制

內容摘要:

關鍵詞:文化企業;文化企業孵化器;可持續孵化機制

作者簡介:

 

  內容摘要:成都市文化企業孵化器及其在孵文化企業的發展狀況與存在問題表明,文化企業孵化器的發展方向是以垂直化和專業化為特征的小而精型孵化器。多級篩選機制、綜合服務機制、虛實結合機制和共同投資機制的建立,是文化企業孵化器有效應對因政策紅利、地產紅利和市場紅利的消失而帶來的風險,從而實現文化企業可持續孵化的重要制度安排與發展戰略選擇。

  關鍵詞:文化企業;文化企業孵化器;可持續孵化機制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發展眾創空間推進大眾創新創業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5〕9號)、《關于加快眾創空間發展服務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6〕7號)、《關于強化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進一步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深入發展的意見》(國發〔2017〕37號)、《關于推動創新創業高質量發展打造“雙創”升級版的意見》(國發〔2018〕32號)等一系列文件不僅提出大力推進孵化器的建設,而且明確要求重點在文化創意和現代服務業等產業領域先行先試。然而,文化企業的孵化和培育有其自身的規律,并非三五年間就一定能見到成效的。因此,在政府部門投入大量的人力、財力和物力推進文化企業孵化器建設的大背景下,如何未雨綢繆地通過建立一種可持續的孵化機制,確保文化企業孵化器及其在孵文化企業在未來若干年間不因政策紅利、地產紅利和市場紅利的消失而受到過大的沖擊,就成為擺在學界和業界面前的一項重大課題。

  一、研究的現狀

  所謂文化企業孵化器(Cultural Business Incubator),是指專為初創的文化企業提供場地、設施和服務支持,從而減少創業成本,共享創業資源,降低創業風險的新型社會經濟組織。文化企業孵化器存在的目的是幫助文化企業家將文化創意與創新理念轉化成文化產品與服務。文化企業孵化器面對的對象是具有潛在市場前景的文化創意與創新理念,是處于初創期的文化產業項目。遺憾的是,與關于科技企業孵化器的豐碩研究成果相比,國內針對文化企業孵化器的研究則顯得相當薄弱。

  潘瑾等人注意到了文化企業孵化器建設過程中將孵化器建設簡單等同于產業園區建設的認識誤區,以及忽視文化企業個性化需求的客觀現象,提出了有助于突出社會支持網絡和整合各類社會資源的開放式文化企業孵化器管理模式[1]。這種開放式管理模式對于在孵文化企業創造性地獲取、分配和整合資源,借助關聯組織的能量幫助在孵文化企業及其文化企業家成長顯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孫潔對上海市文化企業孵化器的調查發現,相對成熟的文化企業孵化器往往更青睞于動漫網游、數字出版和多媒體設計類文化企業。因為這類文化與科技相結合的科技型文化企業能夠由于產業融合的特性而充分享受科技政策的有力扶持[2]。雖然與政府部門對科技企業孵化器長期以來的大力扶持相比,其對文化企業孵化器的關注程度和扶持力度要小得多,但值得注意的是,自從科技部、財政部和稅務總局聯合下發的《關于在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開展高新技術企業認定中文化產業支撐技術等領域范圍試點的通知》(國科發高〔2013〕595號)明確同意“對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從事文化產業支撐技術等領域的企業,按規定認定為高新技術企業的,減按15%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之后,不少地方的文化產業園區也開始嘗試實施允許文化企業享受與高新技術企業同等待遇的稅收優惠政策。

  相比之下,國內關于高等院校文化企業孵化器的研究可謂最大的熱點。例如,陳燕霞對以傳媒品牌為依托,輻射與帶動在孵企業成長和個人項目成熟的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孵化器的研究[3]。何鵬等人通過對臺灣地區大學文化創意園經驗的考察,提出的構建福建省大學生文化企業孵化系統的設想。值得一提的是,他們不僅提出了文化企業孵化系統的概念,而且將文化創意產業園、文化創意產業基地和創意企業孵化器都歸為該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視其為支持文化產業發展的重要支撐,從而初步建立了文化企業孵化系統的基本框架[4]。

  但總的來看,學界關于文化企業孵化器的研究還比較粗淺,甚至不乏一些認識上的誤區。例如,徐珂將文化企業孵化器不恰當地理解為文化產業孵化器,并認為后者是培養成功的文化企業、文化企業家和文化業態的文化經濟組織[5]。雖然“文化產業孵化器”這一名稱聽上去并無太大問題,并且也有很多人在使用這樣的概念。但概念背后反映的卻是人們對孵化器所孵化對象的認識誤區:孵化器的孵化對象是文化企業,而不是文化產業。這種表述上的誤區就如同將原初意義上的孵化器的孵化對象——“雞蛋”——錯誤理解為孵化器的孵化對象是“一群雞”乃至“養殖場”。又如,宋延鵬將文化企業孵化器的概念簡單地泛化,認為文化產業園就是典型的文化企業孵化器[6]。不可否認,雖然目前已有“將文化產業園區直接建成文化企業孵化器”的想法和做法,但“在文化產業園區內建設文化企業孵化器”的情況還是更為傳統和普遍。更關鍵的問題是,顯然并非所有的文化產業園區都是文化企業孵化器。凡此種種不難看出,國內學界和業界關于文化企業孵化器的認知和研究依然存在不少的誤區和盲點。

  本文則通過對游戲工場、藝哈創新創業孵化器、西村文化創意孵化園、WorKING文創孵化器、明堂青年文化創意中心、紅星路三十五號孵化基地等成都市文化企業孵化器及其在孵文化企業的深入調研,根據孵化器及其在孵企業面臨的實際問題和現實期待,提出了包括多級篩選機制、綜合服務機制、虛實結合機制、共同投資機制在內的文化企業可持續孵化機制(見圖1)。多級篩選機制是通過“把關”遴選優質在孵文化企業的前提,綜合服務機制是從供給側角度滿足在孵文化企業需求的基礎,虛實結合機制是跨越園區的地理約束獲取信息和知識的關鍵,共同投資機制是文化企業孵化器實現其“造血”功能的保障。

  圖1  文化企業可持續孵化機制示意圖

作者簡介

姓名:馬健 工作單位:西南民族大學旅游與歷史文化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蔡毅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