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 筆會
青銅峽的塔
2020年01月10日 10:56 來源:文藝報 作者:馬 力 字號
關鍵詞:黨項;形制;青銅峽;長城;黃河

內容摘要:黃河入寧夏,在青銅峽一帶陡然北折,把一個幾字形大彎給了河套平原,養出一片富庶。河谷深深,此段黃河的流向,改東西而為南北了。青銅峽挺長,傳為大禹一斧子劈出的(我在甘肅的劉家峽也聽過相近的話),敞開了道兒,遇阻的黃河始從峽中穿過。

關鍵詞:黨項;形制;青銅峽;長城;黃河

作者簡介:

  黃河入寧夏,在青銅峽一帶陡然北折,把一個幾字形大彎給了河套平原,養出一片富庶。河谷深深,此段黃河的流向,改東西而為南北了。

  青銅峽挺長,傳為大禹一斧子劈出的(我在甘肅的劉家峽也聽過相近的話),敞開了道兒,遇阻的黃河始從峽中穿過。兩岸峰巒夾峙,一為賀蘭山,一為牛首山。塔林修在黃河西岸,依山勢排定一個三角形的模樣,如陣列那般整而不散。

  塔不少,跟梁山泊上排了座次的好漢數目不相上下,取名就隨了它,叫“一百零八塔”。

  塔群的筑造年代說法是不一的。觀其形,斷其代,它們的來歷專家不難測知。歷史上的陜甘寧和內蒙古一帶,存在過黨項族建起的西夏王朝,建塔者,自會尋到他們那里,初心還在祛逐黃河水害,祈求天降好運上面。

  羅哲文不是這么看的。先生在《中國古塔》里講:“一百零八塔的年代,從文獻記載和塔的形制分析,可能是明代早期的作品?!庇终f:“至于一百零八塔是什么意義,傳說不一。有的說,明朝早期戍守軍隊在保衛長城的一次戰斗中,有一百零八位將士在黃河岸邊英勇阻擊敵人,全部壯烈犧牲,于是建了一百零八座塔,并且排成了陣勢,那個最高最大的塔,就是為首的一位將軍。也有的說是一百零八個和尚抗擊敵人,他們死后建了一百零八座墓塔?!奔热皇侵螌W,羅先生當然也留著余地,“這些都是傳說而已,究竟如何,尚待進一步考查研究”。長城遺址在寧夏是能夠見到的,雖為黃土夯筑,瞅著像坡梁,那也是長城呀,遠可溯至秦漢。有了長城,地形利害,可固中原。青銅峽四近,遺下的是北岔口長城,明嘉靖十年始筑。戰事曾在這里發生是有根據的,此地千百年來演的正是農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爭鋒的史劇。

  這些喇嘛塔一個個鼓著大肚子,溜圓,叫人聯想起北京城里的塔。阜成門內的妙應寺、北海瓊華島的永安寺,都有這樣的塔,我自小就看熟了。天氣晴好的時候望過去,很似天底下站著的白胖小子,招人喜歡。京城的半空,為之生動。一百零八塔,單個看,體量小很多,可說具體而微,而形制卻是不差的。早年我過青銅峽,在車上向塔而望,陽光照去一片銀白,那是在塔身外面抹了石灰的?;移ぶ显兄焐安世L圖案,看過的人說是蓮瓣花紋,墨書梵文也有一些。眼下,石灰泥皮剝落,在我的目光里,連殘跡都無。疊砌的磚,給塔身纏繞一圈一圈的圓紋,像是樹的年輪。

  從上到下打量,塔剎、塔身、基座,形制謹守營造范式。黨項人本是信奉原始宗教的,仰對神秘的大自然,很有崇奉之心,對鬼神亦極敬畏,巫術也是流行的。王朝立,當政者所尊的是佛教,開鑿窟龕、修建僧藍、興造浮屠,蔚成風氣。固原博物館里展陳的釋教遺存,很叫我生出興趣。

  黨項跟吐蕃族源較近,語言同系,壤地又是相接的,久有歷史文化上的關聯,故而西夏國在北宋初年統轄河西地區后,那里的藏傳佛教有了不小的勢力。莫高窟、榆林窟的西夏壁畫,顯示著密宗風格。武威的天梯山石窟我是曾到過的,此窟始鑿于北涼,里面的多座石雕或泥塑佛像,西夏的匠師做過重塑與維修,更有一些新洞窟被開鑿出來。北魏時初造的須彌山石窟,情形多是一樣。西夏文的佛經刻本和卷軸畫,從沉睡的泥土下見了天光,足可震撼今世。須彌山博物館的序廳,有兩幅很大的壁畫:《觀無量壽經變》和《阿彌陀經變》,均是從敦煌那邊臨摹來的。佛與菩薩的光彩自然濃盛,散花的飛天最撩我傾心。

  離我近的,還可舉出居庸關過街塔門洞上的西夏文石刻,盡為經文咒語,雖那字形也頗方正,我卻認不得。

  一份材料上說,青銅峽畔的這片塔區,出過西夏文佛經、藏文咒語、藏密風格的唐卡,還有造像,就題材、內容、藝術風格和制作手法上看,都帶著西夏至蒙元時期的年代特征。許多古物,我沒見過,不知道是什么樣子。不管怎樣,跟漢傳佛教的不同還是有的。

  塔是依序聳在坡上的。兩邊都有屈折的石階,我沒多想,抬腿就登。累了,腳下一停,歇口氣,端詳它們一會兒。每排塔都列出筆直的線,叢樹似的立在層階之上,少林寺的塔林,氣勢上雖然不差,卻不及它嚴整,倒顯出散漫的一面。年深月久,磚砌的塔身適應了自己的平凡地位,不發一絲聲音,對著黃河的波流安靜地冷峻地如雕像般矗立著,并把這視作一種命運的安排,憑此完成性格的磨練。昔年的工匠,真是把它們當成勇武的士兵來造的吧,借此疏散內心蘊積的情緒。如果這是墓塔,塔下的靈魂該會從昨日的夢中醒來,向著稀朗的星辰發出悲壯的呼號。飾以傘蓋和寶珠的塔剎,則似頂在頭上的戰盔。

  盡頭只矗一座塔,代表的就是那位戰死的將軍嗎?鐵衣的血漬尚未消盡,磚石上的點點殘處,仿佛抹不去的瘢痕。流年中沉眠的將士,猶在夢中微笑。西天的云霞映來,波光一襯,滿山花紅。

  我眼前幻出的,是比這片塔林更為宏富的圖景。因此,我的浮想如詩。

  塔后一座殿,門上了鎖,露出一道縫。探頭,里邊太黑,像是一尊笑佛。

  暮色濃了,傲慢地吞噬一切光亮,映在黃河峽谷兩側崖壁上的夕暉,迅速落向大地的另一端。群塔也接受暗夜的包圍。下到河岸的我,轉頭抬眼,連它的輪廓也望不清了。

  今人尋往跡,隔著歲月的霧,總有什么東西模糊著視線,歷史因之變形。建筑卻是久存的,真切的物質實體,猶似給時間長河上的漫溯安上雙楫。

作者簡介

姓名:馬 力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