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農村
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 ——經驗證據、突出矛盾與路徑選擇
2020年01月09日 10:43 來源:《中國農村觀察》2019年第1期 作者:阮文彪 字號
關鍵詞:小農戶/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突出矛盾/結構主義范式/路徑選擇/

內容摘要:本文在對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這一命題進行理論論證的基礎上,提出了實現兩者有機銜接的制度路徑。

關鍵詞:小農戶/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突出矛盾/結構主義范式/路徑選擇/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本文在對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這一命題進行理論論證的基礎上,剖析了新時代中國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所面臨的突出矛盾,提出了實現兩者有機銜接的制度路徑以及相關制度創新的目標和任務。發達國家農業現代化的歷史經驗和實證研究結果表明,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之間不存在實質性矛盾,在小農戶經營的基礎上實現農業現代化,不僅得到了日本、韓國等東亞發達國家和地區的經驗支持,而且具有廣泛的實證依據。小農戶經營是由中國人多地少的基本國情和小農戶的組織特性所決定的現實選擇,也是中國現代農業建設與發展的必然選擇。由于小農戶自身存在某些先天缺陷以及體制障礙等原因,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將面臨一系列矛盾,包括小農戶分散經營與農業規?;瘶藴驶l展的客觀要求之間的矛盾、小農戶的商品農產品增長與市場交易成本居高不下之間的矛盾等。正確認識和有效化解這些矛盾,是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的客觀要求和迫切任務。實現兩者有機銜接的關鍵是要遵循結構主義范式,按照“產權清晰可靠、生產安全高效、交易便捷順暢、收入持續穩定”的目標要求,全面推進產權制度、生產耕作制度、交易制度和收入分配制度等與小農戶經營相關的制度創新,以有效化解兩者有機銜接所面臨的諸多矛盾和體制羈絆,加快小農戶經營基礎上中國農業現代化的歷史進程。

  關 鍵 詞:小農戶/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突出矛盾/結構主義范式/路徑選擇/

  作者簡介:阮文彪,安徽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

  基金項目:本文是安徽省教育科研基金重點項目“皖北鄉村一體化進程中社區治理研究”(編號:SK2017A0290)的階段性成果。

 

  一、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的國際經驗和實證依據

  20世紀80年代初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改革創立了以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億萬小農戶成為中國農業的生產經營主體。截至2015年年底,經營耕地面積約為0.67公頃(10畝)以下的農戶多達2.1億戶,占全部農戶的79.6%;經營耕地面積為2公頃(30畝)以下的農戶有2.55億戶,占農戶總數的96.1%,所經營的耕地面積占耕地總面積的87%(魏后凱等,2017)。根據World Bank(2010)確定的“戶均耕地面積2公頃以下為小農戶”這一劃分標準,小農戶經營是中國農業的突出特點。

  黨的十九大作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大決策部署,提出了“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這一時代命題①。那么,能否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在小農戶經營的基礎上能否實現農業現代化、如何實現農業現代化,就成為理論研究必須回答的問題。有學者認為,“以自然分工為基礎的農戶家內協作,畢竟是前工業化階段落后的勞動技術組織形式,依托它是不可能形成高度社會化的現代農業的”(林崗,1989)。還有學者認為,“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實現形式是一家一戶的分散經營,其小規模生產的特征解決了農民的溫飽問題,但解決不了農民的致富問題,也解決不了中國農業繼續發展、提高其產業素質問題”,其“自身的固有局限性,也必然導致它只能是一個過渡性的”產業組織形態(張晶、程寶華,2010)。甚至有人直截了當地提出“農業現代化必須拋棄家庭經營”②。

  美國農業經濟學家Muikhoti(1985)通過歷史分析,總結出了3種可供發展中國家選擇的農業發展模式:①兩重結構模式,即大規模農場和小農場并存的農業發展模式;②單一結構的家庭小農場發展模式;③混合模式,即多種規模、多種組織形式并存的農業發展模式。Muikhoti認為,日本的經驗證明,推進作為發展中國家農業微觀組織主體形式的小規模農場現代化,可以同時實現農產品產出高增長、農民收入和有效需求普遍增長的發展目標;在發展中國家推行單一結構的家庭小農場模式不僅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它有利于吸引廣大農民參與技術變革,從而實現生產發展、就業迅速增加和新技術廣泛擴散,有利于促進農村基礎設施投資的增長和政府服務功能的普遍增強。事實上,小農戶與現代農業發展之間不存在實質性的矛盾,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在小農戶經營的基礎上實現農業現代化,不僅得到了發達國家和地區農業現代化發展的經驗支持,而且具有廣泛的實證依據。

  首先,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在小農戶經營的基礎上實現農業現代化,在國際上具有成功范例??v觀世界農業現代化發展的歷史進程,由于各國(地區)人地關系不同,農戶的經營規模不盡相同,但在小農戶經營的基礎上實現農業現代化不乏成功的先例。例如戰后的日本,由于人多地少和土改后分田到戶,普遍推行一家一戶的小規模經營,平均每戶農戶經營的耕地只有1公頃。20世紀50年代,日本農戶總數約為617萬戶,其中95%以上屬于小農戶。但是,小農戶經營并沒有妨礙日本于20世紀70年代實現農業現代化。隨著城市化的推進,日本農戶總數有所減少,但是,以小農戶為主的農業微觀組織主體格局沒有改變。2013年,日本全國戶均耕地面積為2.12公頃,除北海道外,其他都道府縣的戶均耕地面積僅1.52公頃(程郁、張云華,2015)。再如韓國,也是在小農戶經營的基礎上于20世紀90年代實現了農業現代化。韓國于1949年頒布的《土地改革法》規定,如果農戶的經營規模超過3公頃,所超過的部分由政府以低價收購,政府再低價租售給佃農。經過改革,韓國基本實現了均田制目標。到20世紀60年代初,經營規模為0.5公頃及以下的農戶占41.8%,經營規模為0.5~1公頃的農戶占31.5%,經營規模超過1公頃的農戶只占26.7%,約80%農戶的經營規模為1.5公頃以下(金祥波,2008)。在中國臺灣地區,農戶的平均經營規模為1.1公頃,小農戶經營是臺灣地區現代農業的典型特征。

  其次,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在小農戶經營的基礎上實現農業現代化,有著廣泛的實證依據。大量的實證研究結果表明,在經營管理適當的情況下,小農戶經營具有比大規模家庭農場和其他農業生產組織更大的生產率優勢(阮文彪,1998)。世界銀行對肯尼亞小農場和大農場的對比研究發現,經營規模為0.5公頃以下的家庭小農場平均每公頃的產量是經營規模為8公頃以上農場的19倍,前者的勞動力投入是后者的30倍(World Bank,1983)。在印度,經營規模為2公頃以下的家庭農場,其平均每公頃土地的純收入比經營規模為10公頃以上的農場高出一倍多;在巴西,平均每公頃土地的純收入隨農場經營規模的增加而遞減,經營規模不到1公頃的家庭農場平均每公頃土地的純收入比規模為1~10公頃的家庭農場高出幾乎兩倍,比規模為200~2000公頃的大農場高出30倍;科尼亞對15個發展中國家不同規模農場的各種投入、土地產出和勞動生產率所做的比較研究表明,農場規模與農業投入和平均產量成反比。羅伊·普羅斯特曼等(1996)利用117個國家的資料進行分析的結果表明,每公頃谷物產量最高的14個國家中,有11個是小農戶經營占主體地位的國家。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課題組(1992)對全國3萬戶農戶的調查結果顯示,農戶經營規模與畝均產量呈明顯的負相關關系。

  第三,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在小農戶經營的基礎上實現農業現代化,是由中國人多地少的基本國情和小農戶的組織屬性所決定的現實選擇。農業微觀組織的形成與演變有其自身的規律,一個國家和地區的農戶經營規模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這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地關系,即人均土地面積。從中國的情況看,首先,中國擁有1.2億公頃(18億畝)耕地、2.6億戶農戶,這一基本國情決定了中國不可能形成以大農場為主體的農業微觀組織格局。據農業農村部預測,到2020年,經營規模為3.33公頃(50畝)以下的小農戶仍將有2.2億戶左右,所經營的耕地面積約占全國耕地總面積的80%;到2030年,這類小農戶將降為1.7億戶,所經營的耕地面積約占70%;到2050年,這類小農戶仍將有1億戶左右,所經營的耕地面積約占50%③。其次,中國擁有13.9億人口,農民人數占總人口一半以上,無論是現在還是將來,農業微觀組織的選擇都必須以確保農村社會穩定為前提。不僅小農戶經營不失農業生產效率上的優勢,而且小農戶是農村社會的細胞,家庭穩則社稷穩,家庭安則天下安。堅持以小農戶經營為基礎,使土地牢牢掌握在農民手中,有利于避免農民大規模失地失業引發社會危機的風險。因此,依托小農戶發展現代農業,是中國人多地少的基本國情和小農戶的組織屬性使然,無法做出別樣選擇。換句話說,小農戶是新時代中國農業的微觀組織基礎,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是新時代中國推進農業現代化的必然選擇。

  誠然,中國小農戶經營具有諸如經營規模小且地塊分散、交易成本高、技術進步的內在動力不強等一些先天不足和缺陷。所以,改造傳統農業,實現農業現代化,必須采取切實措施,加快提升小農戶的經營能力,以適應現代農業建設與發展的需要。因而,黨的十九大提出了“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這一推進新時代中國農業發展的要求。

  另外,也應客觀辯證地看待中國農業微觀組織的演變規律和趨勢,正確理解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鞏固和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保持土地承包關系穩定并長久不變”④。這并非要從政策上固化中國現有的農業經營主體格局,而是要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過程中不斷優化小農戶經營規模結構、提升小農戶的生產經營能力、改善小農戶的經營環境和條件,形成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和現代農業發展相適應的農業經營主體格局。事實上,改革開放尤其是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黨和國家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和強農惠農政策,包括農村土地流轉制度改革、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農產品流通體制改革、農業科技推廣體制改革、農業社會化服務體制改革、農業農村教育體制改革、工商行政管理制度改革等,大大改善了小農戶經營的市場環境,提高了小農戶的生產經營能力和市場化程度,促進了農民收入增長。與此同時,農業大戶的比例和作用在逐步提升,合作農場、公司制農場等其他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也在不斷涌現,農業經營主體格局不斷優化,正朝著適應現代農業發展的方向演變。但是,以小農戶經營為主體的基本格局沒有改變,也不會改變。

  綜上所述,堅持以小農戶經營為基礎、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充分發揮小農戶在現代農業發展中的基礎性作用,是新時代中國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和推進農業現代化的客觀要求和必然選擇。

作者簡介

姓名:阮文彪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周三.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