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論叢
中國傳統心理學的創造性轉化
2019年10月14日 09:3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劉昌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國的地域環境和生活方式造就了中國人特有的思維方式,并發展出中國特有的傳統心理學,成為明顯不同于西方心理學的一種獨特體系。通過心理學的中西交流,使“中國傳統心理學”創造性地轉化成“中國心理學”,是任何擁有文化自覺意識的中國心理學者都難以拒絕的使命。

  近幾年來,我一直在思考這樣一個問題:中國的心理學研究的突破點在哪里?表面來看,這是杞人憂天式的多慮,因為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2000年以來,中國心理學家們在國際上發表的研究成果數量逐年增加,呈現出一派繁榮景象。但站在國際的視野,可以看到能稱之為“中國心理學”(Psychology of China)的東西似乎還有待進一步發現,迄今為止更多的只是一種“心理學在中國”(Psychology in China)的研究。令人困惑的問題在于,既然心理現象是古今中外人類社會日常普遍存在的現象,難道擁有幾千年歷史與文化的中國就沒有自己的心理學嗎?

  過去七八十年來,我國老一輩心理學家張耀翔、潘菽、高覺敷、燕國材、楊鑫輝等人已經通過不懈努力,從中國文化典籍中陸續挖掘出了豐富的心理學思想。當然,他們一般認為中國過去只有心理學思想,沒有心理學,如高覺敷說,“在西方心理學傳入中國之前,我國是否就沒有心理學呢?不錯,我們沒有心理學,但有心理學的思想。”(高覺敷,1985)

  如果我們以上下五千年的視野審視東西方文化背景下的人類對自我心理的探究歷史,就會注意到,至少在1582年西方傳教士利瑪竇來華傳教之前(由此上溯至公元前551年孔子出生),文化迥異的中國與歐洲對人類自我心理的探究是各自獨立進行的。也就是說,在過去2000多年的時間里,中國古代思想家們對人類心理的研究是自成一體的,這就是在中國儒、道、佛等文化中所表現出的一系列心理學思想。因此,“心理學”雖然是一個舶來詞匯,但中國過去一直擁有自己的心理學是一個無可辯駁的事實。我們不妨稱之為“中國傳統心理學”(Chinese Traditional Psychology)。

  在西方心理學進入中國之前,中國以自己的話語在中國本土地域言說自己的心理學。因此,“中國傳統心理學”的話語體系與西方心理學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兼容的。但是,在中國事實上已經融入全球、西方心理學已經建立并傳入中國至少一百年的現實情況下,中國傳統心理學必須要在與西方心理學的對話交流中才能新生。幸運的是,盡管中國傳統心理學與西方心理學的話語體系在很大程度上不兼容,但普遍性的人性的存在以及多元文化的互補價值使心理學的中西對話交流變得不僅可能而且必要。

  顯然,中國傳統心理學是普遍性的人性在中國的一種重要表現形式,是人類心理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儒道佛作為中國文化的主要代表,其所表現出的一系列心理學思想和內容(如“仁且智”“致良知”“情志相勝”“禪修頓悟”等),有一些富有人文特色,也有一些富含科學成分。中國的地域環境和生活方式造就了中國人特有的思維方式(典型如《易經》中展示的取象比類的思維方式),并發展出中國特有的傳統心理學,成為明顯不同于西方心理學的一種獨特體系,有效地彌補了西方心理學的某些明顯不足。

  中國傳統心理學與西方心理學的對話交流事實上已經發生。當老一輩心理學家從中國文化典籍中陸續挖掘出心理學思想的時候,中國傳統心理學與西方心理學的對話交流便開始了,只不過這種對話交流的契合性還需要進一步提升,廣度還需要進一步拓展,深度還需要進一步挖掘,方法還需要進一步豐富。

  通過與西方心理學的對話交流,“中國傳統心理學”必將如鳳凰涅槃般浴火重生,最終產生“中國心理學”。這個過程,我稱之為中國傳統心理學的創造性轉化。考慮到世界心理學還在科學化的進程中,這種創造性轉化,就其本質而言可稱為“科學的心理學詮釋”。在這里,“詮釋”是指中西文化互釋,既包括“以西釋中”,也包括“以中釋西”。其具體的詮釋路徑應該是,在心理學科學化目標的指引下,先以西方心理學解析和批判中國傳統心理學,逐步達成現代中國心理學,再以中國心理學解析和批判西方心理學,從而逐步達成科學心理學。這樣由“以西釋中”到“以中釋西”,通過中西文化互釋以建立和完善中國心理學,最終與現代西方心理學一起,共同建立科學心理學的大廈。通過心理學的中西交流,使“中國傳統心理學”創造性地轉化成“中國心理學”,是任何擁有文化自覺意識的中國心理學者都難以拒絕的使命。

  “創造性轉化”一詞近幾十年來在中國思想以及中國哲學研究領域廣泛使用,就筆者目前所知,最早似源自于華人學者林毓生先生對中國傳統人文的探討。在中國的現代化進程中,如何面對中國傳統文化確實是一個十分復雜的難題。以儒道佛為代表的中國傳統文化,相比于從古希臘、古希伯來和古羅馬文明為源頭演化而來的西方文化而言,確實存在某些方面的不足。中國文化未能發展出抽象的形式邏輯,中國文化也未能發展出一套內在自洽的政治哲學體系,例如儒家提出的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一套內圣外王哲學并沒有內在邏輯上的必然性,但是,儒道佛中有關心身關系的自身實證(或曰“體證”,如禪修頓悟即是如此)研究存在著西方文化不擅長的一面。這一點,在當前中國心理學界依然只限于極少數心理學人的感同身受。中國的現代化必須植根于中國傳統,但是不能囿于中國傳統。因此,中國的現代化必須通過中國傳統的創造性轉化生發出來。同理,“中國心理學”也只能通過“中國傳統心理學”的創造性轉化生發出來。

  過去幾年來,我與羅勁教授(首都師范大學)、郭斯萍教授(廣州大學)就中國傳統心理學的創造性轉化問題進行了多次交流,并聯合羅非(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彭彥琴(蘇州大學)、應小萍(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舒曼(華東交通大學)、孫俊才(曲阜師范大學)等國內多位學者一起開展了有關中國傳統心理學思想的現代詮釋研究,已對有關“人貴論”“仁且智”“禪修頓悟”“信則靈”“情志相勝”等概念和命題作了初步的現代心理學詮釋,希望能在這方面有所作為,為中國傳統心理學的創造性轉化、為中國心理學的建立做一點初步的工作(我們已將這些成果編撰為《儒道佛與認知神經科學》一書,即將由科學出版社出版)。這些研究成果也許能讓我們窺見“中國心理學”的一鱗半爪,當然也可能是幼稚的、不成熟的,還需要深化,我們等待國內外同行的批評和建議。我堅信,無論是對于未來中國心理學的建立,還是對于科學心理學的發展,這樣的工作都是非常必要的,并且是價值重大的。

  (作者單位:南京師范大學心理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劉昌 工作單位:南京師范大學心理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阮益嫘)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