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評價
開放獲取博弈與出版變局:2018年歐美學術出版發展評述
2019年10月08日 09:18 來源:《科技與出版》(京)2019年第2期 作者:任翔 字號
關鍵詞:開放獲取/學術出版/出版政策/數字科學/期刊/學術評價

內容摘要:學術出版產業面臨來自數字科學、開放獲取、顛覆技術和新興出版模式的諸多挑戰。

關鍵詞:開放獲取/學術出版/出版政策/數字科學/期刊/學術評價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學術出版產業面臨來自數字科學、開放獲取、顛覆技術和新興出版模式的諸多挑戰。無論以訂閱收入為主的出版商,還是已建立開放獲取商業體系的機構,都面臨著不確定的政策環境和激烈的市場競爭。本文以歐盟開放獲取S計劃為切入點,圍繞著出版商、科研基金、政府和學術共同體在開放獲取變局中的利益博弈,梳理2018年歐美學術出版的發展動態和創新熱點,分析新技術政策環境下出版商的核心價值,并探討中國在全球出版變局中的機遇與策略。

  關 鍵 詞:開放獲取/學術出版/出版政策/數字科學/期刊/學術評價

  2018年年初,學術出版巨頭Springer Nature宣布將在法蘭克福股票交易所上市,募資目標高達32億美金。這一雄心勃勃的IPO計劃,受到出版業、學術機構、圖書館以及開放獲取等各界人士的廣泛關注——被視為資本市場對學術出版經濟價值的重要評估。然而到了5月,Springer Nature突然取消上市,直接原因據悉是資本市場需求疲軟、預計股票發行價格遠低于預期;但深層次原因是投資人看衰學術出版的商業價值和發展前景。這一挫敗不是單一公司的個案,而是近年整個學術出版產業整體所面對的艱難變局的縮影。

  學術出版產業面臨著來自數字科學、開放獲取、顛覆技術和新興出版模式的諸多挑戰。無論以訂閱收入為主的學術出版商,還是在開放獲取轉型中建立了新商業體系的機構,都面臨著不確定的產業政策環境和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2018年9月,歐盟推出了激進的S計劃,不但要求公共基金資助的學術成果立即開放獲取,而且力圖大幅降低開放獲取出版的利潤空間。這一計劃反映了西方開放獲取政策的發展趨勢一開放方向更堅決,政策更強硬,措施更具體。另一方面,在傳統商業出版系統外,數字學術傳播和開放科學體系漸成規模。替代模式的崛起開始挑戰、甚至邊緣化出版商在產業鏈的主導地位,并可能終結學術出版長久以來的暴利模式。可以說,開放獲取博弈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學術出版產業走到了轉型變局的十字路口。本文圍繞著全球開放獲取變局中的利益博弈,梳理2018年歐美學術出版的發展動態和創新熱點,分析新技術政策環境下出版商的核心價值,并探討中國在全球出版變局中的機遇與策略。

  1 激進開放獲取政策引發激辯

  歐盟在2018年9月推出的S計劃,無疑是2018年度學術出版最熱門的學術出版話題。這一激進的開放獲取政策,可能從根本上改變出版商業模式和產業生態——不僅對出版商產生巨大沖擊,也會深刻影響科研機構和科研工作者。S計劃的目標是,自2020年1月起,所有由歐盟及成員國公共財政支持的科研成果——無論國家研究委員會還是各類科研基金,其出版物必須立即實現開放獲取。該計劃同時鼓勵學者在純OA期刊發表論文,并計劃大幅降低出版商對開放獲取出版的收費。

  早在“歐盟2020”計劃提出之時,全面開放獲取的目標已經被列在其中。然而,在近幾年的實踐中,開放獲取轉型進展緩慢。截至2017年,僅有不到20%的學術論文開放獲取;而在高影響因子期刊領域——尤其五大巨頭旗下的頂級期刊,OA發展面臨重重阻力。另一方面,以機構庫和學者自存儲為基礎的“綠色”開放獲取,雖取得了長足發展,卻受制于技術、法律和經濟因素——例如,一年時滯期(embargo period)和資源分散等,難以有效分享研究成果。總體而言,執行多年的強制OA政策(Open Access Mandates)并未達成學術內容開放獲取的初衷:期刊訂閱價格居高不下,科研讀者被隔絕在付費墻外。更糟糕的是,因為OA轉型,大學和科研機構支付給出版商的額外費用越來越高。所有這些問題都是S計劃推出的原因。

  在歐美,高昂的期刊訂閱價格已成為阻礙學術傳播的頑疾,引起各方不滿。2018年11月,美國加州大學宣布停訂愛思唯爾期刊——該大學2018年為約1500種期刊支付了1100萬美金的訂閱費用,占圖書館全部采購預算的25%。作為美國最大的公立大學——全美大約10%的研究論文出自該校,加州大學這一抵制舉措頗受關注。美國制作人Jason Schmitt在2018年推出了紀錄片《付費墻》,旨在揭露學術出版體系的諸多問題,并探討開放獲取運動的價值,該紀錄片已在100多所大學上映,并提供在線免費觀看。紀錄片采訪了眾多學者與專業人士,甚至包括《自然》與《科學》的代表,Schmitt認為,“出版商可以賺到35%~40%的利潤,這是沒有道理的,因為所有內容都是學者免費提供的……愛思唯爾對于開放獲取的影響就好比麥當勞快餐對健康的影響”[1]。相比而言,發表于英國《衛報》的文章言辭更加激烈:關于學術出版盜版,那些試圖沖破付費墻,讓科研內容可以對全世界開放的人是真英雄,而非竊賊;最大的竊賊(biggest rip-offs)恰恰是學術出版商自己——這是因為,研究是由公眾資金支持的,成果卻被出版商掠奪。[2]

  輿論批評和大學抵制雖轟轟烈烈,但必須通過科研政策,才能從根本上促進變革、解決問題。正是在這種背景下,S計劃以一種“一刀切”(one-size-fits-all)的激進方式,重申了歐盟既定的開放獲取目標,強調了實施開放獲取的原則,并針對轉型實踐中的問題,如時滯期、開放獲取出版費用(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后簡稱APCs)等提出了具體措施,以迫使出版商作出重大讓步。根據S計劃,即便是頂級期刊,如不采取價格合理的開放獲取模式,歐盟也不允許其資助的學者在那里發表文章。出版商對此反應激烈:Springer Nature預言,S計劃將破壞整個研究出版體系;愛思唯爾認為它將顛覆學術傳播,不利于研究者,并妨礙學術自由。

  有意思的是,學者中間也存在反對聲音。瑞典生物化學家Lynn Kamerlin組織了1000多名學者聯合抵制S計劃。其核心觀點是,這種強制性政策剝奪了學者的出版自由。他們在公開信中強調:禁止在非開放獲取期刊,或者混合模式期刊(hybrid journals)上發表文章,實際上將80%的學術期刊排除在列表之外。所謂混合模式,是指一本期刊有部分文章以開放獲取方式出版,出版商從作者方收取文章處理費(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后簡稱APCs);而其他文章仍以傳統方式出版,需要訂閱刊物才能閱讀。持反對意見的學者認為,這種一刀切的方式無視不同學科之間的差異;它違背了在美國、德國和瑞典已被廣泛認可的學術自由原則;這種對出版自由的限制會使歐盟學者難以開展國際合作,尤其是與其他國家學者合寫論文。

  科研基金對S計劃的回應總體積極,但也提出了很多意見和建議,其中以EU-Life的書面回應最具代表性——該機構是歐洲生命科學領域頂級研究中心的聯盟,代表超過7 000名科學家。EU-Life贊同S計劃的立場,即不應鼓勵混合期刊模式,該模式因獲利巨大而被廣泛采用,但大幅增加了學術出版的經濟成本。EU-Life同時指出,由于開放獲取期刊總體影響力較低,質量參差不齊,應該由研究資助機構和研究者共同制定評價標準,既要設法保留老牌頂級期刊,也要防止垃圾期刊乘虛而入。另一方面,科研基金支持學者們堅持出版自由的立場,并進一步提出了出版公平的問題——如果S計劃實施,獲得大量資助的學者會有更多出版機會,這對其他人是不公平的。

  包括EU-Life在內,專業人士對S計劃的憂慮還集中在兩個較深遠的問題上:全球化和學術評價體系。如果S計劃僅以歐盟為主,不但難以根本解決學術出版的問題,還會嚴重削弱歐盟科研的競爭力。所以,開放獲取政策必須是全球統一行動,尤其需要中美兩個論文超級大國的支持。目前,學術出版體系和學術評價體系互相倚重,幾乎所有大學和基金的評價體系都是建立在影響因子上的。在這種情況下,S計劃與頂級期刊的沖突,會讓整個系統崩潰。換言之,新的開放獲取出版體系需要新的學術評價體系配套才行。

  當然,S計劃仍在征詢意見階段,下一輪政策發布與討論要到2019年2月。目前只有英國、法國等11個國家簽署,而歐洲科研大國如德國和瑞典尚未表態加入;在歐盟之外,中國和美國的立場同樣至關重要。一般而言,如S計劃這樣的激進政策很難在實踐中全盤施行,但它所發出的強烈政策信號,對產業影響重大,這是其意義所在。S計劃會迫使出版商重新思考商業模式,鼓勵顛覆性競爭者的創新發展,以此打破由出版商主導的體系,促進利益各方重新博弈,并達成新的權利平衡。這是解決目前學術出版結構性問題,并建立合理的、可持續發展的新體系的必由之路。

作者簡介

姓名:任翔 工作單位:澳大利亞西悉尼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u=3801036075,2641038869&fm=27&gp=0.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