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學 >> 藝術前哨
探討當代藝術的多元與共通 “立象與對話:當代藝術的東方世界觀”學術研討會在清華美院舉辦
2019年10月14日 10:5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胡子軒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國社會科學網訊(記者 胡子軒)2019年10月10日,“立象與對話:李禹煥 王舒野 & 杜大愷 劉巨德”藝術展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美術館開幕。展覽由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東京畫廊+BTAP、佩斯(紐約)聯合主辦,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美術館承辦,展至2019年10月31日。

  作為本次展覽的學術組成部分,“立象與對話:當代藝術的東方世界觀”學術研討會于當日下午在清華美院美術館舉辦。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院長、策展人魯曉波教授在發言中表示,藝術家李禹煥的作品帶給自己的震撼超乎想象。他期待與會學者在一個新的原點上打開新的維度,與參展藝術家展開深入對話。研討會由清華大學藝術史論系主任陳岸瑛主持。

  研討會現場 主辦方供圖

  當代藝術的東方哲學

  北京大學藝術學院院長彭鋒教授在發言中指出,本次展覽有力地回應了當代藝術中的繪畫終結論問題。他從東西方藝術史的角度對繪畫的發展可能進行分析,闡述了三種抽象類型的變化。他認為,所謂繪畫終結、藝術終結,是在西方敘事中的終結;但人類不僅是西方的,我們要考慮不同文化傳統對世界當代文化所可能做出的貢獻。杜大愷和劉巨德在國際大潮中堅守繪畫、堅持自己真實的表達,持續產生新的活力,這對我們思考全球范圍內的當代性是有幫助的。李禹煥從現象學出發探討的問題,體現了與中國古代哲學的相通,畫家通過自己的技法、手、身體去遭遇一些難以事先約定的獨特感受;這種“遭遇性”在劉巨德和杜大愷的作品里有很好的體現。幾位藝術家的表達是介于神秘與不神秘、表達與不表達之間的,他們用身體的行動幫助我們從可見的繪畫語言達到不可見的狀態,這恰恰也是繪畫在今天可以繼續存在的理由。

  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夏可君曾參與策劃新朦朧主義畫展,熟悉王舒野的創作狀態。他表示,在這個時間節點討論當代藝術的哲學基礎問題,是很有意義的。他從繪畫的現代性入手,討論了西洋、東洋和中國三種抽象繪畫類型,以及Nothing、Empty、Opening三者的區分。他分別對西方的空白畫布、日本“物派”的余白、中國的虛白這三個抽象藝術類型進行總結,指出西方的空白和日韓的余白把人文歷史的傳統懸置了,而中國的“虛白”把歷史的厚度從時間性中轉化出來。這個展覽所呈現的“余白”和“虛白”,顯示了當代藝術的東方哲學走向。

  北京電影學院教授劉旭光表示,李禹煥的到來是“物派”與中國美學的一個重要對話。他從李禹煥的創作入手,對“物派”其他代表性藝術家的成就進行了介紹。他提出,“物派”從哲學思想上是從藝術的本體問題出發的,它攀登的高度、聚集的能量是藝術創作及理論研究者們需要學習與思考的。他認為,本次展覽開啟了東方美學的對話,而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原中央工藝美術學院)老一輩藝術家的創作、教學,也體現了中國現代美學的成果。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藝術史論系教授陳池瑜從展覽主題“立象與對話”談起,指出“象”在中國哲學中的特殊地位。他認為,作為東方當代藝術家的代表,四位參展藝術家隔空對話東西方當代藝術。藝術可以超越國家民族,指向一種人類的共同性,達到某種共通的精神層面。莊子講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在天成象,大象無形;在地成形,生生不息。劉巨德和杜大愷的藝術創作,體現了中國人對象與形的深刻理解。中國古代的觀象方式和西方不完全一樣,我們要立足于中國和東方自身的藝術哲學根基來進行創作。同時,他還強調創新的重要性。那些基于東方的藝術哲學,加上現代人的情感,在筆墨上進行創新才是中國當代藝術的生命力所在。

  中國藝術迎來文藝復興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中國藝術人類學學會會長方李莉指出,這是一個具有深刻性和重要性的展覽。20世紀80年代,李山提出中國畫走向窮途末路的觀點,然而中國畫在今天不僅沒有走向窮途末路,而且還在復興,劉巨德、杜大愷的水墨畫創作即為一個明證。中國正迎來一場文藝復興,必將對世界產生深刻影響。

  北京798文化創意產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彥伶表示,第一次在798看到王舒野的展覽就被打動了。他認為,說繪畫死亡這是西方否定之否定的邏輯,中國哲學講究生生不息,而且追求禮樂社會、強調藝術的教化功能,中華文化經歷了現代化的激蕩,依然保持著強大的生命力,不斷適應新的環境,不斷開拓創新。這個展覽,體現了中華文化的生命力。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繪畫系黨支部書記周愛民認為,本次展覽及研討會對學習繪畫的學生將有很大的啟發和幫助,藝術家們終其一生都在尋找繪畫的意義。他表示,自己常常被杜大愷、劉巨德先生追求藝術的精神打動,對83歲高齡的李禹煥先生也是如此。他們思考的都是繪畫該何去何從的問題。年輕的藝術家們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

  東京畫廊+BTAP 總監山本豐津表示,本次研討會的嘉賓們都是學者、藝術家,作為一位畫商,雖然角度不同,但都在為好的藝術而工作。畫商致力于尋找好的藝術家、收集好的作品做展覽。好的藝術家與作品從哪里來?早在90年代他就來過北京,結實了很多中國藝術家。2002年東京畫廊在北京建立,是798藝術園區最早的當代藝術畫廊之一。他認為,中國不乏優秀的藝術家和作品,未來潛力無限。

  藝術家的全球視野

  李禹煥在發言中回應,他作品中的余白與無意識產生的空白不同,他的余白是有意為之的,是與畫布、與世界產生的一種積極的互動。他認為藝術不必分東西方、不必分地域。他不會用東方或亞洲去形容自己的作品,因為他在藝術中探索的是人類共通的東西。對于人們在他的作品中發現的東方,這當然源于他的身體中流淌著的古代東方思想的血液,但沒有必要刻意強調這一點。另外,他認為古今區分也無必要,不要把古代、現代、東洋、西洋等二元概念固化在思想中,而應面向未來討論當下的事情。如何在當今語境下進行全球化對話,如何在現代社會中生存。

  杜大愷表示,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存在著不同的生活方式,藝術的生長在不同的土壤中,受到當地環境的影響。人們生存的土壤以及民族、國家的特性,這些方面的差異在藝術中如何關聯,需要細分出來。另外,歷史對人的影響也是現實的。全球化是一個無法阻擋的趨勢,我們必須看到每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差異性也是藝術生成的土壤,我們不能漠視藝術與這樣的差異之間的關系。這也是未來一段時間內影響人類社會存在的一個重要問題的原因。

  劉巨德認為,好的藝術家理應有一種全人類的視野,具有與天地相往來的精神。我們在做中西文化比較時,應更關注共性。差異是看得見的,共性是看不見的。李禹煥用的是全球通用的語言,說的卻是家鄉話。故鄉融入身體和血液,是無法改變的。我們不可能與西方藝術隔斷,西方也不可能與我們隔斷。東西方文化是一個統一的、有機的生命體,我們不必強調任何一方而去否定另一方。無論是現代還是傳統,藝術在發生上沒有本質的分別。當代藝術需要時時返回人類藝術的源頭,體會藝術發生的動機和初心,才能夠更好地理解當代。東西方藝術在高峰上一定會相會,世界級藝術家一定是心靈相通的。

  主持人陳岸瑛在總結中指出,三位藝術家的發言闡明了各自的世界觀與藝術觀。正如劉巨德所說,藝術到達一定高度后,將是殊途同歸,藝術家的心靈便能相互感應。本次研討會圍繞“立象與對話:當代藝術的東方世界觀”這一主題,深入探討了繪畫何去何從、東西方哲學異同、藝術的當代性、全球化與地方性等意義深遠的問題,對于中國當代藝術發展具有啟示意義。

作者簡介

姓名:胡子軒 工作單位:中國社會科學網采編中心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田粉紅)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