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哲學
唐文明:朱子論天地以生物為心
2019年10月12日 08:28 來源:《清華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作者:唐文明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On Zhu Zi's Theory That Heaven and Earth Regard Living Things as Their Heart

  作者簡介:唐文明,清華大學人文學院哲學系。北京 100084

  原發信息:《清華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第20191期

  內容提要:朱子在《仁說》中明確提出天地以生物為心的思想,但要充分理解這一思想,最好結合《太極圖說解》:周敦頤太極圖的五層圈實際上與《易傳》“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兇”直接對應,其中第四層圈“乾道成男,坤道成女”的確切含義即是以八卦命名的家庭人倫秩序;按照朱熹的理解,太極圖每相鄰的兩層都有天地之心的作用,也就是說,太極圖其實也可以稱作天地之心圖;朱熹特別重視天地之心的主宰含義,在其思想架構中,天地之心的理論功能是統合理氣,也就是說,與工夫論層面的心統性情相應,宇宙論層面則是心統理氣。

  關鍵詞:周敦頤太極圖/天地之心/統合理氣/心統性情/心統理氣

 

  

  《仁說》一文,是朱子中和新悟之后所作,對于理解朱子的思想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①《仁說》分五段,除最后一段只是一句寫作說明外,前面四段從結構上來說包括總論、拓論與駁論三部分。第一段是總論,提出一篇的核心觀點,即以天地之心說仁,具體內容包括三層意思:天地以生物為心;人物之生,各得夫天地之心以為心;心之德之總名曰仁。第二段是拓論,是對總論的進一步展開,包括兩部分內容:先講心之德,以仁包四德說明心之德何以總攝貫通無所不備;后講心之道,以即物而在說明道無非是天地之心的臨在與充滿,然后聚焦于情之未發已發引出圣賢工夫即在求仁,而歸之于克己復禮。②第三段和第四段是駁論,辯駁程門弟子在工夫問題上的流離與偏失。本文結合《太極圖說解》及《朱子語類》中的相關文獻記載,探討總論中的“天地以生物為心”。

  在現代以來關于宋代儒學的研究中,只有少數學者把天地作為單獨的主題加以探討。大多數學者在討論相關問題時往往聚焦于太極與天地萬物之間的關系這一主題。在這樣一個問題化的方式中,天地與萬物被合并在一起籠統言之,并不一定分開進行專門的討論。既然天地是萬物的創生者,那么,嚴格來說,天地不能被等同于萬物。因此,在理解朱子“天地以生物為心”的觀點時,首先將天地作為單獨的主題提出來是有意義的。

  然而,僅從《仁說》一篇并不能呈現出朱子對天地的深層看法。就朱子的思想體系而言,《太極圖說解》其實是進入天地主題的一個恰當線索。周敦頤的《太極圖說》以贊易作結,且在結尾處引用了《易傳》中的兩段話:“故曰:‘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又曰:‘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說。’”朱子在解釋這兩段引文時說:

  陰陽成象,天道之所以立也;剛柔成質,地道之所以立也;仁義成德,人道之所以立也。道,一而已,隨事著見,故有三才之別,而于其中又各有體用之分焉,其實則一太極也。陽也,剛也,仁也,物之始也;陰也,柔也,義也,物之終也。能原其始而知所以生,則反其終而知所以死矣。此天地之間,綱紀造化,流行古今,不言之妙。圣人作《易》,其大意蓋不出此,故引之以證其說。③

  將朱子這里的解釋與周敦頤所傳太極圖的五層圈對照起來看,我們能夠得到這樣的理解:太極圖中的第一層圈是太極,我們知道朱子以理言之;第二層圈是陰陽,對應于天道;第三層圈是五行,對應于地道,第四層圈是男女,對應于人道;第五層圈指向生活世界,對應于萬物化生之道。這個理解的要點首先當然在于朱子繼承周敦頤援引《易傳》來解釋太極圖,即以陰陽論天道,以五行(剛柔)論地道,其次還在于朱子以陰陽與五行分論氣與質,所謂“陰陽五行,氣質交運”,類似的說法也見諸《語類》:

  陰陽是氣,五行是質。有這質所以做得物事出來。五行雖是質,他又有五行之氣做這物事,方得。然卻是陰陽二氣截做這五個,不是陰陽外別有五行。④

  從這里“不是陰陽外別有五行”的引文可以清楚地看到,說太極圖的第二、三、四層圈分別對應于天、地、人之道,并非是在提出一種將三者隔絕的理解,恰恰相反,《太極圖說》顯然是要強調太極到萬物之間的連續性。但也恰恰是在連續性這一運思方向上,太極圖中仍有隱含的意蘊至今沒有被揭示出來。朱子明確說到了第二層圈與第一層圈、第三層圈與第二層圈之間的關系:陰陽無非太極,太極以動靜呈現于陰陽,所以,陰陽屬氣,太極具焉;五行無非陰陽,陰陽不分則不合,分而相合則有四,故陰陽之流行有五,謂之五行。那么,在第四層圈與第三層圈、第五層圈與第四層圈之間,是否也存在著類似于第二層圈與第一層圈、第三層圈與第二層圈之間的關系呢?

  答案無疑是肯定的,否則整個太極圖就會出現一種不應有的斷裂。第四層圈與第三層圈之間的關系,也就是“乾道成男,坤道成女”與五行之間的關系。那么,究竟該如何理解這里的人道與地道之間的關系呢?一個現成的看法似乎是,既然人得陰陽五行之秀氣而生,那么,分為男女不同性別的人類與前一層的五行就具有連續性。這個理解自然沒有錯,但并沒有把這一關系的全部意蘊揭示出來。既然周敦頤引用《易傳》天道、地道、人道來對應中間這三層圈,那么,第四層圈就不是簡單地說明人作為一個種類得陰陽五行之秀氣,而是試圖刻畫人道。于是問題就在于:究竟如何理解人道?朱子依據《易傳》解釋說:“仁義成德,人道之所以立也。”思考到這一步,答案或許就呼之欲出了,只要我們不會忽略仁義與人倫的緊密關聯。《孟子·離婁上》說:“仁之實,事親是也;義之實,從兄是也。”既然仁義之實是事親從兄,那么,人道無非就是人倫之道。回到太極圖,我們不難想到,第四層圈“乾道成男,坤道成女”的確切含義實際上就是在《周易》中以八卦命名的家庭人倫秩序:乾坤為父母,生養了長男、長女、中男、中女、少男、少女六個子女。其實,另一個理解的途徑是,周敦頤所傳太極圖實際上與《周易》中論及八卦的那段話是完全對應的:“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兇。”請注意這里的對應關系:兩儀對應于天道,四象對應于地道,八卦對應于人道。⑤也就是說,太極圖中“乾道成男,坤道成女”這一層圈對應于八卦,其切實的倫理含義即指向由夫婦、父子、兄弟共同構成的家庭人倫秩序,此即王夫之所謂“圣學為人道之本”。⑥

  第五層圈與第四層圈之間的關系,即萬物化生之道與人道的關系。⑦周敦頤《太極圖說》在說明這種關系時訴諸人極:“惟人也,得其秀而最靈。形既生矣,神發知矣,五性感動,而善惡分、萬事出矣。圣人定之以中正仁義而主靜,立人極焉。”朱子在解釋這一段時正是以天地之心論人極:

  蓋人物之生,莫不有太極之道焉。然陰陽五行,氣質交運,而人之所稟獨得其秀,故其心為最靈,而有以不失其性之全,所謂天地之心,而人之極也。然形生于陰,神發于陽,五常之性,感物而動,而陽善陰惡又以類分,而五性之殊散為萬事。蓋二氣五行,化生萬物,其在人者又如此。自非圣人全體太極有以定之,則欲動情勝,利害相攻,人極不立,而違禽獸不遠矣。⑧

作者簡介

姓名:唐文明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