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哲學 >> 哲人專欄
如何給中國文化定位? 它有什么樣的使命?
2020年01月10日 11:30 來源:《國際儒學論叢》 作者:黃裕生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黃裕生,清華大學人文學院哲學系教授。

  摘要:從世界史角度看,把中國文化定義為 “四大文明古國”或 “軸心文化”并未準確定位中國文化。中國文化與希臘文化、 希伯來文化、印度文化之所以具有開辟世界史的意義,在于它們是一種“本原文化”。殷商信仰體系里至上神的出現表 明華夏文化邁進了對 “絕對者”的宗教覺悟,而春秋時期對 道、仁愛的發現則表明華夏文化完成了對普遍性原則的自 覺,并開始了對普遍性使命的承擔。這兩方面突破使中國文 化有理由被視為奠定了世界史基軸的四大本原文化之一。本 原文化的相遇是世界史事件,因為這種相遇是人類普遍性原 則版本升級的契機。

  關鍵詞:中國文化 普遍性原則 本原文化

  原載:《國際儒學論叢》2018年第1期 總第5期

  我要講的主題是關于中國文化的本原性及其使命的問題。這首先是一個 在世界文化格局中關于中國文化定位的問題。關于中國文化的定位問題,是 中國學者都要面臨的一個問題。不管是學習中國傳統學問的學者,還是學習 西方學問的學者,都要面臨的一個問題。

  近代以來,中國人以及中國文化不得不面對一個強勢的文化世界,那就是西方文化世界。在面對這樣強勢的文化世界的時候,我們如何自處,如何 面對? 這是一個非?,F實的問題,甚至一直是一個很緊迫的問題。這個問題 自然會迫使我們去追問、去理解我們自己的傳統文化與傳統社會: 在強勢的 異域文化面前,如何理解、確立我們的傳統文化的位置? 這也就是給傳統文 化定位的問題。這可以說是所有的中國學者都要回答、回應的一個問題。所 以這個問題也是我自己在研究和學習西方哲學過程當中始終要面臨而被困擾 的一個問題。

  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定位問題,一般有一個說法,是大家都知道的,那就 是中國是四大文明古國。在這四大文明古國當中,中國與另外三個文明古國 是很不一樣的,因為其中有兩個都早已灰飛煙滅了,另一個也是時斷時續。 實際上只有中國的文明穿越了千年的苦難,長時段地延續了下來。在這點 上,其實它并不像另外三個文明古國,倒更像希伯來文化和希臘文化,因為 這兩個文化也是延綿千年而不斷。這里我想附帶提示一點,就是很多中國人 似是而非地以為,在古代文化中,只有中國文化延續了下來。這是一個錯誤 的提法,因為至少希伯來文化、希臘文化延續下來了,而且對這個世界有很 大的貢獻。

  作為四大文明古國,這是對中華文化的一種定位。還有一種定位,就是 雅斯貝雅斯的定位,大家也都很熟悉。按照這個定位,中國文化屬于人類早 期世界軸心文明或者叫軸心文化。這個定位比前面一個定位更準確。因為這 個定位能更深刻,也更準確地刻畫出中國文化在世界史上的真實作用和地 位。但是這一定位更多的是從后果的角度來完成的,也就是從一種文化的輻 射能力與輻射的后果來進行定位的。但這一定位并不能真正說明那些軸心文 明或者軸心文化何以能成為軸心文化。雅斯貝雅斯的定位沒能夠真正回答這 個問題。

  如果把中國文化放在整個世界史來看,中國文化之所以能夠成為軸心文 化,從哲學層面上來看,根本上在于它是一種本原性文化。正是它的這種本 原性,使它能夠成為軸心文化,成為軸心文明。也正是這種本原性,使中國 文化在歷史上能夠承擔起一種普遍性精神,并且能夠開辟出長時段的歷史。 在世界上最早的本原文化,只有這幾個,一個是以最早的一神教也就是猶太 教為核心的希伯來文化。大家知道,從它派生出基督教,包括伊斯蘭教這兩 大世界宗教。猶太人歷史上人數一直是非常少的,而且遭受的命運可以說是 所有人類群體當中最悲慘的,它的苦難是最長久的。但是它不但沒有被那些壓迫它、迫害它的那些民族所消滅,相反的,它穿越了千年的歷史,一直延 續到今天,并且為人類做出了巨大貢獻。相反,那些逼迫它、壓迫它乃至屠 殺它的那些強大的民族,在歷史上很多已經消失了,今天已經沒有現實意 義,只有歷史學意義和考古學意義。他們靠的是什么? 靠的就是他們的文 化,也就是以一神教為核心的希伯來文化。

  第二個本原性文化民族就是希臘,第三個是印度,第四個就是華夏。從世界史的角度看,這四個文化民族是最早的本原性文化民族。我們可 以說,世界史就開始于這四個本原性文化民族。那么,什么叫本原性文化民 族? 先簡單交代一下。從哲學層面看,或者說從哲學層面來理解的話,所謂 本原民族或者本原文化,就是對 “絕對者”有覺悟的民族,同時對 “普遍 性原則” 有自覺并承擔的文化,這是本原性文化的兩個標志。也就是說,對 絕對者的覺悟,以及對普遍性原則的自覺和承擔,是一種文化能夠成為本原 性文化的兩個標志。中國文化之所以能夠被稱為四大本原文化之一,也就在 于這兩個方面。所以下面我想簡單來討論一下從這兩個方面來討論中國文化 或者華夏文化為什么有資格能被稱為本原性文化。

  我們知道,今天說華夏文化,有文字記載的至少有三千年,就是從殷商 開始。在公元前 1000 多年,華夏文化就發現我們生活于其中的這個世界, 有超越的絕對者在。也就是說他們在一千多年前就發現了我們生活于其中的 世界是有絕對性的。正是這種絕對性或者這個絕對者,使我們生活于其中的 世界具有整體性,而不是一個零散的、眼前的、局部的世界。他們在相對性 的萬物飄忽不定的世界里,竟然發現有一個絕對者,這個世界竟然有絕對 性,并因而有整體性。所以在變動不羈的世界,竟然有可絕對信靠且不得不 加以信靠的力量,有我們必須心懷虔誠和敬畏的一個異在者,也就是所謂的 絕對他者。這個絕對他者在殷商的時候被稱為 “上帝”或者是 “帝”,這里 我要提示一下, “上帝” 這個詞,是我們的 “原初詞”,不是外來的,是我 們本土的,所以大家不要以為一提到上帝就想到基督教。 “上帝” 這個詞是 我們本土文化的原初詞。根據卜辭和金文傳達出來的信息表明,在商朝人的崇拜體系里,上帝已 經不再是自然神,而是超越于自然神的一個至上神。我們概括一下,這體現 在三個方面: 一個方面就是上帝是超越于像風神、雨神、雷神這些自然神之 上的一個至高的神。在卜辭里邊表現出來就是上帝雖然能決定風雨雷這些自 然現象的來去興滅,但是它本身不是風神、雨神這些自然神。相反,這些自然神是要完全服從于上帝的。所以自然神只是上帝用來實現其意志的一個工 具。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在殷商的崇拜體系里邊,上帝不僅最終決定自然現象的興滅, 而且決定城域的安危,決定人事,甚至決定君王的禍福。所以上帝的權能是 全方位的,遠在自然神之上。第三方面,殷商人心目中的上帝雖然具有至上的權能,但是卜子里表 明,殷商人不祭祀上帝,這是一個特別重要的宗教現象。殷人不祭祀上帝, 當然不是因為他不信任上帝,相反,他們是非常虔誠的,對上帝是非常敬畏 的。為什么殷人不祭祀上帝? 一些學者,包括甲骨文的一些文字學家,像陳 夢家,就認為是因為殷人與上帝沒有血緣關系。這個解釋實際上是不通的。 因為殷商人跟自然神也沒有血緣關系,但是他們祭祀自然神。所以殷人不祭 祀上帝,顯然不可能是因為殷人認為自己跟上帝是沒有血緣關系的。那么他 們到底為什么不祭祀上帝呢? 從宗教哲學這個層面來看,這是特別值得重視 的一個現象,也是非常有意思的現象。

  這里想提示一下,宗教信仰其實是人類自身基于其本性的一種存在方 式。宗教作為人不可避免的一種存在方式,它跟其他存在方式一樣,是有內 在層次的,有深淺之別的。這種內在的層次在歷史上就展現為深化、提升的 一個歷程。宗教信仰這種存在方式,實際上也有一個從淺到深的這么一個過 程。從從事人神交易的自然神崇拜或偶像崇拜,到切斷人神交易的至上神崇 拜,這是人類信仰生活深化和提升的一個歷程。所以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 說殷人之所以不祭祀上帝,實際上表明了殷人的宗教信仰達到了一個新的高 度。在這個高度上的上帝信仰里,上帝已經跳出了與人的交易關系。所以人 與神之間不再允許進行任何交易活動。所以在殷人的上帝信仰里,我們可以 說上帝的意志有了自己絕對的尺度和純粹的原則,它不會因為人的世俗愿望 或者世俗行為 (比如討好或獻媚) 而改變。正因為上帝意志的這種絕對性和純粹性,所以商王每次在占卜上帝的意 旨的時候,總是懷著誠惶誠恐之情。因此,我們可以說,在殷人信而不祭的 上帝崇拜當中,實際上表明了在殷人的宗教信仰里,已經達到了對上帝意志 的絕對性和純粹性的一種自覺,一種覺悟。也正是對這種絕對性和純粹性的覺悟,使殷人對上帝的崇拜區別于一切 自然神的崇拜。對這種絕對性與純粹性的發現和自覺,使殷人的上帝信仰在 根本上不同于自然神崇拜和偶像崇拜。因為在自然神崇拜和偶像崇拜活動當中,奉獻人間美物的祭祀活動始終是核心內容。 從哲學角度說,以奉獻人間美物為主要內容的這種人神交易活動,實際上是宗教信仰當中的一種低級階段,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謂的迷信階段。所以 超越人神交易的上帝崇拜,相比之下就是一種純然的信仰,一種更高級的信 仰。就是說,迷信雖然也是宗教信仰,但是是低級的、不純粹的宗教信仰。 因為基于人神交易的這種崇拜活動,在根本上包含著兩個核心觀念,我覺得 這一點特別值得我們中國人注意。這兩個核心觀念就是: 第一,神或上帝可 以被人間美物所誘惑、所驅動,所以神竟然可以被人類所敗壞; 第二,人可 以動用自己占有的世間美物來向神求得所需要或者所期待的好處,包括消災 除業。所以誰擁有更多的財富,誰就更有機會從神那里獲得額外的福利。不 僅如此,一個罪孽深重的人,只要你擁有足夠多的財富,就可以想方設法從 神那里獲得赦免。這兩個相關的觀念實際上可以歸結為一個觀念: 人間美物 或者財富可以影響乃至左右神的意志。實際上這等于說可信靠的終歸是人間 美物。這顯然是宗教意識的一種迷誤,一種錯亂。因為宗教意識本身原本是 指向現場物之外的非現場者,是訴求于在我們之上而無法由我們左右的超越 者。但是一切基于人神交易的崇拜活動它實質上恰恰退回到了現場物,以及 可由我們把控的現成物。所以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說,這是宗教意識在初 級階段的一種蛻化,一種錯亂。中國現在大量的民間信仰都背離了殷商人就 已確立起來的純粹信仰,而普遍墜入了人神交易的迷信之中,并沉溺于這種 錯亂的宗教意識里。

  通過這個分析,表明一點,就是說殷人的上帝信仰或者說天神崇拜,是 一種至上神的崇拜,它達到了對絕對性和純粹性的一種發現和覺悟。所以我 們說,華夏文化至晚在殷商就已經完成了向絕對與整體的突破,而跨進了本 原文化的門檻。

  這種純粹的信仰,到周代進入進一步強化。到了周的時候,上帝被轉化 為天,或者與道相結合而成了 “天道”。這個絕對者進一步成了普遍的絕對 者,也就是成了更具有超越性的 “一”。所以有 “皇天無親,唯德是輔”的 說法,這是 《尚書》里一個非常重要的說法。在這里,“皇天”的純粹性與 絕對性通過 “唯德是輔”得到進一步的凸顯。就是說,人們既不能憑借奉 獻更多的財富、美物,也不能單靠你的出身、地位、權力,來獲得上天的眷 顧,而只有通過虔誠以及基于虔誠的德行來尋得上帝的輔佑和共在。

  所以我們可以說,三代時期,像上帝、皇天、上天這些指引性的原初詞表達的都是一種絕對而純粹的宗教覺悟,或者說它們表達了“絕對的一” 在宗教意識里面的一種自覺。在這個意義上,三代文化在根本上乃是一種宗 教性文化,甚至可以說,它是一種典范的宗教性文化。具體我這邊就不詳細 闡述,在我其他作品里有詳論。

作者簡介

姓名:黃裕生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足球单场app